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天神花园,大美果洛

联盛畅想尼康影像 2018-06-12 02:23:34



美丽的果洛草原上,

雄伟的阿尼玛卿山,

是格萨尔王的寄魂山……

阿尼玛卿雪山则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

穿行于年保玉则的雪山海子之间,

惊鸿一瞥,

恍然中,格萨尔王的故事如此亲切。


坚强勇敢的果洛人

历史与神话赋予的色彩


这是一片被赋予了神奇色彩的草原,连同那寂静无声的雪山与湖泊,养育着世世代代的果洛人民。人们在此勤勉地耕耘,并对这片土地抱以纯粹的崇敬;他们也善于表达,只要是从口中讲出的故事,就一定带有传奇色彩。


“果洛”的由来


千年以前,在今西藏东部、四川西部有条“智龙阿”沟,居住着“智部落”一族人,即智·拉加家族。后来,智·拉加家族内部出现纠纷,其子智·阿本带领着五十多户人家迁徙,前往“多绕吉贡当保”和“给吉麻毛席多”等地另辟蹊径。

因这两地均属山沟,当地人便称他们为“格龙巴”——意即居住在格沟里的人。随着智·阿本统领的格龙巴部落逐渐壮大,周围的土著部落年则、夸热、哇来感到了威胁,他们相互商议,决定征服格龙巴。

格龙巴的头人智·阿本提前得到了消息,便率领部族成员积极应战,一举将年则、夸热、哇来打败,并成为了统治者。所以,智·阿本成为了“果洛”——“反败为胜的头人”。

此后,在智·阿本的统治下,各个部落不断繁衍生息,并在后来形成了昂欠本、班玛本、阿什姜本三大部落,被称为“三果洛”,通译为“果洛”,沿用至今。这便是果洛的由来。


被“神化”的部落


事实上,在果洛人心里,智·阿本创造果洛的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在更久远的传说里,那个叫做“阿本”的少年本是一个生活在年保玉则的牧人,一天,阿本从一条恶鹞口中救下了一条白蛇,后来才得知,那白蛇竟是年保玉则山神的三女儿。

山神为表感谢,将三女儿嫁给了少年阿本。阿本将居住在年保玉则附近的牧民聚集起来,渐渐形成一个部落。这个部落同样受到了周边几个部落的觊觎和威胁,但头人阿本打败了敌人,建立了“果洛”。

纵观整个果洛的历史,不难看出果洛人民对坚强勇敢之士的崇敬。根据史料,自北周以后,果洛一带的部落就以姓氏为号,各自分立,划地游牧,只有在吐蕃王朝期间有过短暂的统一。

吐蕃王朝崩溃后,果洛便又被互不统属的地方势力所割据。千百年来,果洛因环境阻隔、交通不便,因此长期游离于各大政治势力之外,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地区。


英勇的果洛人


一直以来,果洛人民就生活在各个部落的争端之下,赢者为王,败者为寇,也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果洛人民才如此崇敬英勇之士。一代又一代果洛人生活在草原和山川之间,在寂静无声的雪山和湖泊之中,震撼于天地间散发的神异光芒。

他们以游牧为生,也热爱游牧,往往行走于崇山峻岭,在难得的和平岁月里,尽情感受生命的绚烂,而每当动乱来临,他们也会变得强悍。

他们用古朴、厚重的性格耕耘着这片迤逦的土地,这片土地也同样赋予了他们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因此那些神话传说才如此精彩纷呈。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格萨尔王传》。

果洛人民认为格萨尔王是莲花生大师的化身,是惩恶扬善、抑强扶弱、普渡众生的救世主。自公元 11 世纪起,《格萨尔王传》的故事便由民间说唱艺人口授的方式广为流传,可谓家喻户晓,成为当地和整个藏区文化中最绚烂的篇章。


格萨尔王诞生地

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


果洛素有“河源之洲”的称谓,正好处在“玛域”——黄河源头的广大区域的中心地带。在广为流传的《格萨尔王传》中,有众多重要情节都与“玛域”有关。在今天的果洛草原上,到处都留有格萨尔王的足迹,也令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果洛人民非常自豪,因为这里正是传奇英雄格萨尔王的诞生地。


格萨尔王的传说


在阿本的故事中,年保玉则山神将自己的三女儿嫁给了除魔勇士阿本,山神是融上天神、中年神、下龙神为一体的精灵,其三个女儿分别是天女、年女以及龙女,因此,嫁给阿本的女儿,便是龙女。

在《格萨尔王传》中,格萨尔是神子下凡,其父为山神,其母为龙女,《格萨尔王传》是世界上最长的英雄史诗,共有 120 多部,2000 多万字,以大气磅礴的语言,将传奇英雄格萨尔王的一生记录了下来。


最长的英雄史诗


相传在很早以前,岭国出了一个穷孩子,名叫“觉如”,他与母亲相依为命,终年漂泊在外,生活得相当贫苦。逆境中的成长,让觉如练就了一身的本领。当时的岭国,有着“赛马选王”的传统。刚满 16 岁的觉如,毅然来到英雄云集的岭国,决定参加“赛马选王”,经过一番鏖战,他力挫群雄,得胜称王,尊号即为“格萨尔”。

格萨尔王的一生波澜壮阔,他不仅带领族人南征北战,驱逐了掳掠百姓的侵略者,为岭国赢得了自由与和平,他还接受天命,除暴安良、斩妖除魔,镇服了邪恶的妖怪。在邪恶势力面前,他奋起抗争,毫不妥协 ;面对弱肉强食的现象,他同样会不遗余力予以铲除 ;在抑恶扬善的同时,他又致力于弘扬佛法,传播文化。

在《格萨尔王传》诞生的年代,各个部落之间为了争夺控制权,彼此征战不休,在长期残酷的战乱中,人民不断遭受苦难,因此,他们心中极度盼望能有一个爱护百姓、英勇无畏,能够外御强敌、内修政务的贤明君王出世——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格萨尔王传》应运而生。


永远的格萨尔王


格萨尔王的英雄形象,深深植根于藏族人民的心中,早已成为藏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美丽的果洛草原,拥有许多与格萨尔王相关的遗迹。

在达日县吉达尔黑土沟,格萨尔度过了苦难的童年,玛多县阿玉迪,据许多格萨尔学者考证,正是格萨尔“赛马称王”的地方,从阿玉迪到格拉杂,赛马路径一览无余。

格拉杂山脚下的宝座依稀可辨,如今当地人对“上玛域十三岳”、“下玛域九圣山”的称呼,更是沿袭了史诗中的叫法,千百年来不曾更改。

秀美清澈的扎陵湖、鄂陵湖、卓陵湖,据说正是格萨尔王的寄魂湖,而雄伟壮丽的阿尼玛卿,则是格萨尔王的寄魂山……总之,在果洛这片土地上,格萨尔王的遗迹比比皆是。


阿尼玛卿

英雄格萨尔王的“父亲”


在藏区人民心中,高原上的众山之中,有一类尤其特殊,它们卓尔不群,高不可攀,是连接“人”与“神”的阶梯,被称为“神山”。在果洛,有两座神山的地位最受尊崇,一座是“三果洛”的发源地年保玉则,另一座,就是孕育了藏族英雄格萨尔王的“父亲”——阿尼玛卿。


千万年来的阿尼玛卿


阿尼玛卿雪山又称“玛积雪山”,位于果洛州玛沁县雪山乡境内,主峰海拔 6282 米,山势巍峨,气势磅礴。在数亿年地质运动的作用下,阿尼玛卿地区形成了断裂、褶皱和风化沉积、冰川运动等地质遗迹,并以其独特的奇峰怪石、奇异的冰川世界等千姿百态的地质景观,展现了大自然的神奇秀美,呈现出千变万化的地质历史。

“阿尼”在藏语中意为“先祖”,也含有“美丽”、“幸福”或“博大无畏”等意;“玛卿”意为“黄河源头最大的山”,也有“雄伟壮观”之意。

在藏民的心目中,阿尼玛卿雪山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与西藏的冈仁波齐、云南的梅里雪山和玉树的尕朵觉沃并称为“藏传佛教的四大神山”,并名列首位。阿尼玛卿雪山巍峨雄伟,黄河流经此地,拐了一个 180 度的大弯,然后浩浩荡荡向东南流去,主峰玛卿岗日正处于这个大拐弯的中央。


阿尼玛卿山神的传说


在青海藏区,经常可以看到阿尼玛卿山神的画像 :白盔、白甲、白袍,跨着白马、手执银枪,藏民们相信他有无穷的智慧、慈善的心肠,可以震慑人间群魔,永保四方平安。

在果洛最重要的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中,阿尼玛卿山神是“战神大王”,与英雄格萨尔王有着极深的渊源——格萨尔是阿尼玛卿山神与龙女果萨拉姆梦合而生,因此被称为“英雄之父”。

迷人的传说使阿尼玛卿雪山更具神圣、神秘、神奇的色彩。每逢佳节,人们总是拿出柏香、炒面、酥油等贡品,向山神煨桑敬礼 。

到了朝拜时季,前去虔诚转山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他们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人数众多,尤其是每值神山的本命年——藏历“马年”,转山者更是多达几十万人。香客们携带简单的行装、灶具、食物,顶风冒雨,以顽强的毅力绕山瞻拜一周,才算尽了虔诚膜拜之心。绕山一周,徒步一般要 8 天,骑马要 5 天,若是一路磕长头行走,则需要 60 多天。


果洛人心中永远的神


藏族的先贤们曾经这样描述阿尼玛卿山的功德 :“只要我们以至诚之心供养,我们心中所有美好的愿望就都能实现,所有的不顺利都能远离我们。”这种虔诚的信仰之心,一直在果洛人民心中代代相传,对于他们,朝拜阿尼玛卿无疑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事情。


对于所有人,阿尼玛卿都是一个憧憬,在藏民心中,阿尼玛卿神圣不可亵渎,它是观音菩萨的道场,有求必应,即便对远道而来的朝拜者也是庇护有加。

在户外爱好者心中,它是藏地四大神山之首,只有朝觐过阿尼玛卿,生命才能达到新的高度 ,一旦从那里归来,跟朋友聊天时,言辞里似乎都闪烁着神光……


年保玉则

青藏腹地“天神的花园”


如果说,阿尼玛卿是英雄格萨尔王的“父亲”,那么,年保玉则,则是“天神的花园”。阿尼玛卿山逶迤境北,巴颜喀拉山绵亘南部,其最高峰年保玉则高耸东南,如此封闭的地理环境,将无数外来者的脚步阻挡在崇山峻岭之外,也将单纯而原始的绝美风光珍藏在高原深处。在果洛,即便是独自上路,也不会觉得孤单,因为,仅仅是那雄伟的雪山,已经足够夺去你每一瞬间的心神,带来无穷无尽的震撼和惊叹。


天神的花园


在果洛州久治县境内,耸立着巴颜喀拉山的最高峰——年保玉则,藏语中,年保玉则意为“险峻的绿松石一样的山峰”,又称“天神的花园”。它海拔 5369 米,顶部由 3 个常年积雪的山头组成,山体则由好几条山脊和相应的峡谷构成,从高处俯瞰,整个山峰仿佛一朵圣洁的雪莲花。

山峰自西往东绵延 40 多公里,宽 25 公里,峡谷中分布着无数高原冰川,在壮观的冰体映衬之下,鬼斧神工般陡峭的山岩更加令人震撼;山间有众多溪流从山岩中穿过,在乱石中翻滚,吐出无数洁白的浪花。

一些悬崖边上,一道道瀑布似白帘般垂落,仿佛来自天边,又宛如银河洒落人间。每当夏季来临,部分冰川融化,在周围的山谷中汇成点点湖泊,雪山与镜湖交相辉映,静穆秀美,无比壮观……年保玉则,正是以重峦叠嶂、雪岭泛银、严冬打雷、盛夏飞雪、风吹石鸣、月明星灿而闻名,那无数隐藏着的神秘和绝美的景观,令探险家心驰神往。


变幻莫测的神山

年保玉则山上变幻莫测的天气,堪称奇观——人们一天之内,可以领略到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无常。清晨可见满天星斗,却又有大雪纷飞,寒气逼人,即便是在七八月间,依然冷如寒冬。

随着红日冉冉升起,整个山体被浓雾弥漫,刹那间,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温暖如春;有时,山间浓云密布,倾盆大雨说来就来,但到了正午时分,云开雾散,阳光重新炽热起来,一下子又到了酷暑季节。

下午,可能前一秒还晴空万里,转瞬间便狂风四起,阴云密布,风从山口吹来,发出凄厉的啸声,像是野狼的嘶嚎,使人毛骨悚然。

到了傍晚时分,夕阳西下,风停云散,山上的峰峦和山下的草原又完全恢复了宁静,年保玉则也揭下神秘的面纱,在金色余晖里婷婷玉立,婀娜多姿,慈祥、和蔼的面容又展现在人们面前。

在果洛的传说中,年保玉则山下有360 个湖泊,有人说它们是山神大战恶魔负伤后的血滴溅落而成,也有人说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时扳倒了瑶池,池水落下而形成。其中,位于西北山脚下的两个美丽湖泊最有名,它们像一双清澈的眼睛,以河为纽带相互沟通。

较大的那汪湖叫“仙女湖”,据说牧羊姑娘如果经常用这湖水洗脸、梳妆,就会变得更加美丽,宛如仙女下凡 ;较小的叫“妖女湖”,传说是由当年被杀死的恶魔的血液汇聚而成,湖中常有妖怪幻化成美丽少女,上岸迷惑年轻男子……


最后的一片净土


在果洛藏民心中,年保玉则还有非比寻常的意义——它是果洛诸部落的发祥地,传说在年保玉则山神与恶魔那场激战里,一位年轻猎人舍生忘死地帮助山神,打败了恶魔,山神为表感激,把自己的三女儿嫁给了这位勇猛的猎人。

多年后,猎人的 3个孙辈带领部落成员,创下了今天常说的上、中、下“三果洛”。在年保玉则旁边,耸立着一座酷似神女的小山峰,据说那就是年保玉则山神的三女儿的化身……

每年 7 月,是年保玉则最美的时光,仙女湖畔繁花如锦,真正成了“天神的花园”,花朵含笑摇曳,鱼儿嬉戏于碧波绿水之间,山鹰在高空吟唱,岩羊在山间欢舞,众多卵石积累成了山谷溪水间的天然石桥,每一块卵石的顶部都凝结着滴滴露珠,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虽然历经岁月变迁,但年保玉则依然如一块未被现代文明浸染的净土,保持着千万年前的洪荒与古朴,美丽如初。

经幡山的信仰

烈烈风马旗上的祈盼


果洛海拔高、氧气稀缺、气温低、辐射强、昼夜温差大,一度被称为“青海条件最恶劣的地方”,但藏民们相信,随风而舞的经幡每飘动一下,就代表着一次诵经,因此经幡在不停地向神传达人们的愿望,祈求神的庇佑。


最后一处雪山秘境


即便在过去,除了交通长期不便,果洛的生态环境并不恶劣,在那些起伏延绵的山脉之间,泉水交错,湖泊众多,溪流蜿蜒,灌溉着无数被称为“梅朵塘”的草滩,无数珍稀动植物在当地自由繁衍。也正因为这些山峰的存在,才让果洛有了“最后一处雪山秘境”的美称。

在果洛,除了这些挺拔的自然山峰,还有另一种形式的山——经幡山,虽然没有雪山那样高耸挺拔,却同样代表着虔诚的信仰。

在果洛州玛多县城附近,就有一座闻名遐迩的经幡山,山坡上插满了风马旗,风马旗上印满了经文,无数五色的旗子随风飘扬,在风的吹拂下,那些经文仿佛立刻被赋予了灵性,随风飘向远方,保佑人们平安……


神圣的经幡


经幡是连接神与人的纽带,经幡所在即意味着神灵所在,也意味着人们对神灵的祈求所在。凡有藏民之处,都会有经幡飘舞,即使是在人迹罕至的绝地,也不乏飘扬的经幡。

一位常年行走藏区的资深户外探险领队说 :“看到经幡,就不会感到孤独,环境再严酷也会

平添几分温情,那种视觉冲击令人震撼,因为它来自心灵最深处。”

一处村落,除了每家房前屋后高扬的经幡,村后的山坡直至山顶往往也经幡密布,迎风招展。翠绿的草地,悠闲的牦牛,湛蓝的天空,洁净的空气,飘动的经幡……活脱脱地呈现出世外桃源的景象。

经幡山附近,往往还有或大或小的玛尼石堆,这些石头是附近的转山人垒起来的许愿石,当他们经过的时候,往往会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对着石头吹一口气,好像是赋予了其灵魂;或是以石为供品,放到石堆顶端,再跪地而拜——日积月累,玛尼石堆变得越来越高大,最终成为一座小山,成为藏民心中的另一种寄托……


深入骨髓的信仰


果洛藏民对神山的信仰可谓深入骨髓,在班玛县境内的一些地方,农牧民们世代居住于山顶,他们修建的藏式碉楼民居颇具特色。这些民居一般都建在高处台地上或山顶上,建筑材质以石块为主,木料为辅,石砌高墙,易守难攻,也有保平安的用意。

墙体、门窗、天棚、独木梯均为本色,不刷油漆,建造时由藏族专门的石匠修建,在建筑过程中,不吊线、不绘图,全凭经验,信手而成,但墙壁却能达到光滑平整、不留缝隙。

在今天看来,这种在山顶居住的行为似乎并不符合自然规律,但这些民居历史悠久,有的已经存在了数百年。在果洛这片灵秀的土地上,能看到藏区最普通的一面,但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奇异的地形地貌,变幻莫测的气象,清溪的潺潺水流,银河落地的瀑布,各类珍稀动物游弋其间……这一切,似乎是神赐给藏民们的礼物。只有走进果洛,游遍云端的牧场,踏进天边的草原,才能感受那听不完的传说,看不够的美景,沉醉在大自然的奇美壮丽之中。


备注:此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