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很多人都是离婚后,才明白这些道理.

活力相册 2018-05-15 01:46:34


第一章 碰一下都是奢望


淡雅别致的百合花窗帘迎风摇曳,淡淡的烛光映照着简乔那双柔情似水的大眼,她静静地望着自己身边的龙北辰,痴痴地凝望着他迷人的俊脸。

上帝一定是在制造他的时候特别细心,才精心打造出这样一个完美精致的艺术品。简乔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抚上龙北辰的脸,如玉的手指好像洁白的蝴蝶一般在那蜜色的肌肤上荡起淡淡的涟漪。

只有此刻,他才属于简乔自己的。

也只有此刻,简乔才能迈进他的卧室,才能在他昏睡的时候亲近他。

想着想着,简乔那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痛苦之意,珍珠般的眼泪从她那美丽的眼眸中一颗颗地溢出……

简乔,你到底是有多悲哀,嫁给龙北辰一年有余,你只能靠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才能成为他的女人……

就在刚才,简乔在龙北辰每晚必喝的红酒中投放了迷药,在那琥珀色的液体中撒下那淡白色的粉末的时候,她的心是颤抖的。其实简乔自己都有点瞧不起自己。

但是今天是她的排卵期,如果想要个同龙北辰的孩子,她只能这么做,因为,平时,她连碰一下他的手指都是奢望。

他给予她的,只有冰冷的眼神。

所以,她只能这样卑微“无耻”。

“瑶瑶,我爱你……”低低的声音从睡梦中的龙北辰喉咙中溢出,简乔的泪流的更凶了。

龙北辰,我也爱你啊!可是,你口中叫的,却是别人的名字……

第二天早上

“下贱!竟然用这种无耻的方式……你就这么恶心?”龙北辰一脚将简乔踹下床,清醒之后,他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简乔竟然用这种方式骗他,这让龙北辰好像是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怒不可遏。

简乔冷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清晨的曙光透过窗帘淡淡地照射在她的身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来。

一想到这里,龙北辰更加生气,这个让他厌恶憎恨的女人,他本来是碰都不想碰一下的。

“下贱?我是你龙北辰名正言顺的妻子。”简乔强忍着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和身体的疼痛,她优雅地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衣,将自己裹住,“倒是你龙北辰,昨天还喊着简瑶的名字,算是什么意思?”

龙北辰轻轻地皱起了剑眉,这个贱女人竟然敢倒打一耙。

“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说,我爱的永远都是简瑶,而你这个总是使用阴谋诡计的女人,我永远都不屑于碰一下。”龙北辰冷冷地说,他的话,好像是一颗颗尖利的冰锥,狠狠地刺进简乔的心脏中,简乔的心脏骤然收缩,似乎流出了鲜血来……

简乔强忍着心中的痛苦,理直气壮大声地喊,“龙北辰,你想为简瑶守身如玉?不可能了!我是你的妻子,这是我的权利,她简瑶,没有这个权利!你是我老公,我就是要这样对你!”

“肮脏的女人!”龙北辰彻底地被激怒,他跳下床来,逼近简乔,一个有力的耳光扇过来,简乔被狠狠地打在地上,嘴角溢出血丝来。

“简乔,和你这样的女人成为夫妻,是我龙北辰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的耻辱!”冷冷地撂下这句话,龙北辰看也不看简乔一眼,快速换上自己的衣服,他离开了房间。

是的,不但同简乔结为夫妻是他的耻辱,甚至,同简乔在同一个空间中呼吸同一种空气,都是他的耻辱。

简乔趴在地上,嘴角的血丝和眼泪,一滴滴地落在那洁白的地毯上,龙北辰,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只是想要一个属于我和你的孩子啊,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却只相信简瑶的话?


第二章 简瑶的邀约


之后的一个月,龙北辰都没有再回家,因为他一见到简乔都会觉得反感,恨不得离简乔远远的才好。

孤单的简乔只是在报纸上,电视上,时尚杂志上才能再次见到自己老公那潇洒倜傥的身影,可是,每次他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他的臂弯中,却总是小鸟依人般地依偎着另外一个美艳多姿的女孩——简瑶。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简瑶才是龙北辰最爱的女人,而简乔,不过是一个设下卑鄙陷阱抢夺自己养父母家的妹妹心上人的恶毒女人。

简乔的存在,代表着肮脏、虚荣、狠毒和忘恩负义,几乎所有人都恨不得龙北辰立即将简乔甩掉娶了玉女明星简瑶,在他们的心中,那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龙北辰已经数次向简乔提出了离婚,可是,简乔咬紧牙关,就是不离!

所以,与其说简乔和龙北辰是一对夫妻,倒不如说是一对怨侣。

简乔的心中好像是针扎,龙北辰,如果,如果你爱的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我可以放手,可是,你知道简瑶是一个多么坏的女人嘛?她欺骗了你啊,所以,我绝对不会将你让给她!

你知道我爱了你多久,我为你做了多少事吗?为什么我辛辛苦苦地种下桃树,却被那个心思歹毒的简瑶偷摘了胜利果实?

简乔一边流泪,一边轻轻地抚摸着龙北辰的照片,照片上的英俊少年,阳光一般灿烂,清泉一般温柔,一如初见……

“铃铃铃……”简乔的手机响了起来,简乔将手机拿过来,屏幕上是她不想看见的名字:简瑶!

简乔皱眉,但是还是接通了手机,语气清淡:“你找我什么事儿?”

电波中简瑶的声音依然是风情万种,娇媚动听:“我亲爱的姐姐,你还好吗?”

简乔握着手机的手锁紧,她咬着牙说:“你觉得我会好吗?”

自从生了简瑶,养父母对简乔完全没有了疼爱,恨不得丢出去,而简瑶,从小对简乔也是极尽欺辱之能事。骄横的她从来没有将简乔当做姐姐,可是在龙北辰的面前,她永远是那样温婉可人、娇柔善良的模样。

只有在没人的时候,特别是在简乔面前,她才会恢复原有的尖刻和阴险。

“我当然知道你过得不好,因为你的男人,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呢,你怎么可能过得好呢?每天独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简瑶银铃般的声音在简乔听起来,好像是来自中世纪的巫婆,“你过得不好,我才开心,不过,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龙北辰的心不在你的身上,你还这么无耻地拴着他,我真是替你感到害羞呢!”

“无耻,你才是无耻,你弄哑了我的嗓子,欺骗了龙北辰,在他失明期间,明明是我照顾的他,可是你却说是你。”简乔气愤得浑身颤抖,她现在的声音十分低哑暗沉,同以前娇嫩的少女声线完全不同,所以,龙北辰已经认不出她的声音了。

“呵呵呵,你说我欺骗我就欺骗了?北辰相信我,他还认为是你欺骗呢!”简瑶毫不知耻地说,“算啦算啦,我懒得跟你斗嘴,北辰在我这里喝醉了,你把他接回去吧!我腰酸腿疼的,都怕了他了,人家要好好地休息休息呢!”

简乔的心里一阵痛,原来,龙北辰昨天和简瑶在一起,龙北辰,你真是太过分了。

“把他接回去吧,没准儿趁着他喝醉,你还可以占点便宜,要不,你哪里有机会啊?别说我不想着你这个姐姐哦……呵呵……”简瑶那肆无忌惮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简乔实在忍无可忍地挂断了电话。


第三章 最后通牒


本来不想去接龙北辰,可是简乔心疼他,喝那么多酒对肝不好,龙北辰,你为什么不心疼自己的身体?

他对简乔那么不好,但是简乔依然想对他好。

于是,她想将龙北辰接回来,亲手给他做醒酒汤。

于是,简乔驾车从家中出发,来到了简瑶那豪华的公寓。

可是,当她走进简瑶的家中时候,她却并没有看到龙北辰的身影。只有简瑶优雅坐在那漂亮的露台中悠闲地品茶。

“我老公呢?”简乔瞪着打扮的好像一朵行走的水仙花一般的简瑶,娇艳迷人的她,真是可以轻易吸引所有男人的眼光。

可是,谁知道这样美丽的外表下,却藏着那么丑陋的心肠。

“龙北辰啊?我送走啦。”简瑶轻轻地眨动着长长的假睫毛,冷冷地审视着面前的姐姐简乔。

简乔虽然没有化妆,但是却是那样清丽脱俗,好像一条从绿森林中流出的东方小溪,脉脉流香,完全同靠名贵化妆品才装点出美丽的简瑶不同。

所以,简瑶从小就嫉恨简乔。因为,自认为美丽绝伦的简瑶还是没有简乔漂亮。

父母真是多事儿,收养这个丫头干嘛?要不,现在也不会这么麻烦!

“送走了?”简乔轻轻地皱眉。

“是啊,他说不想见你,就自己回去了,”简瑶淡淡地说,“姐姐,正好我们姐妹好容易见面,就好好地谈谈,你到底什么时候跟龙北辰离婚?”

原来她是来逼自己离婚?!

简乔冷笑一声吗,轻蔑地看着简瑶:“我不会跟他离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绝对绝对不会将龙北辰让给你这样的女人。因为你配不上他!”

她这样说,简瑶那修得细细弯弯的柳眉顿时竖了起来,她“腾”一下站了起来。

“你不离婚?我还就要让你让出龙太太的位置了,”简瑶一边说,一边将手机掏出来,拨了几个号码,她惊恐地冲着手机尖叫起来:“救命啊,北辰哥,姐姐跑我家来要杀了我!她要将我从楼上推下去,来救我啊!”

然后,她狠狠地将手机摔在脚下,那漂亮的手机顿时四分五裂。

就在简乔愣怔着看那被摔碎的手机时候,简瑶冲了过来,她一把掐住了简乔的脖子,用她那经常跑健身房练就的有力手臂,狠狠地将简乔推到露台的边缘。

简乔没有简瑶力气大,她完全被简瑶压住,简瑶将她的上半身使劲地往下压,简瑶的公寓,位于春江公馆的十二层。

“不想离婚是吧?你想拖着我是吧?那我就让你去死!你死了,还怎么跟我抢龙太太的位置!”简瑶好像疯了一般,想嫁给龙北辰好久了,龙北辰也喜欢自己,可是,这个简乔就是挡住了她嫁入豪门的路。

她今天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让简乔死!她也相信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让简乔死!

所以,她发狠地要将简乔摔下楼去。

人在危急时候,总是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简乔虽然娇弱,但是此刻也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力气,她绝对不能让简瑶如愿,所以,她拼命地挣扎着,撕扯着简瑶,两人的身子在露台的边缘滚来滚去,一会儿是简瑶将简乔制伏,一会儿是简乔将简瑶制伏。


第四章 坠楼


楼下的人很快发现了,她们一边呼救着,一边打电话去找消防员。

“去死吧!”红了眼睛的简瑶狠狠地将简乔一推,一把搬起了简乔的腿,向上猛地一送,简乔被推出了露台边缘,而在简乔的身子翻出露台那一刹那,求生的本能让她一手抓住了露台边的铁质护栏。

而简瑶呢,由于用力过猛,在将简乔推出去后,她也失去了身体重心,身子也完全扑了出去,吊在护栏上的简乔见状,一把拉住了简瑶,要不是她这一拉,简瑶就会直接摔下楼去,摔得腿断胳膊折。

反应敏捷的简瑶也一把拉住了护栏,两个女人的身子都悬在了高空中,下面是一阵阵的惊呼声。

毕竟是女人啊,女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她们能坚持多少时间呢?

简乔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已经麻木了,她不知道自己会坚持多长时间,也许,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她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她的手不停地抖动着。

简瑶也是一动都不敢动,她双手紧紧地拉着护栏,咬着牙关……

“瑶瑶、瑶瑶……”随着一声关切的呼唤,简乔和简瑶听见有人冲进了简瑶的公寓,那熟悉的声音,是龙北辰。

他接到了简瑶的电话,以为简乔要蓄意的伤害简瑶,所以,他火速赶来了。

简乔的心都在流泪。

龙北辰冲到露台,看见露台边缘吊着的两个女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赶紧大声说:“坚持住,别松手!”

“北辰哥,快救我,我没有力气了。马上就要掉下去了。”看见龙北辰奔到露台来,简瑶好像见到救星一般,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简乔张了张嘴巴,又闭上了。

她知道龙北辰厌恶自己,他恨不得自己去死,他能救自己吗?

她那双如水的眼睛认真地盯着龙北辰,虽然没有那么自信,她的心里却依然充满了期待……

可是,她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简乔本来就身体娇弱,没有简瑶有力气,悬挂了这么长时间,她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她的手指在不停地发抖,她已经快要抓不住那护栏栏杆了。

她好想说:龙北辰,你救我啊,我真的抓不住了。

此时的龙北辰,已经一把抓住了简瑶的手,简瑶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她有点得意地瞟了简乔一眼。

哼,在关键时候,在龙北辰的心目中,还是我简瑶是最重要的。

简乔,你等着死吧!

看见龙北辰抓住了简瑶的手,简乔的心,碎了,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竟然是救的简瑶。

龙北辰,你就这么不喜欢我吗?我是你的妻子啊!

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不想看见这令她伤心的一刻。

可是,她不知道,就在她闭眼的瞬间,龙北辰将另外一只手伸出,去抓简乔的手臂,他也想将简乔同时救上来的。

他看得出,简乔,也坚持不了几秒钟了。

就在这个时候,当简瑶看见龙北辰又去拉简乔的手的时候,她赶紧剧烈地挣扎起来,她一边喊着:“北辰哥,我要拉不住了。”

一边借助着身体往露台上爬的动作,一脚狠狠地蹬在了简乔的手上。

闭着眼睛的简乔感觉到手臂一阵剧痛,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她松开了手。在龙北辰还没有来得及抓住她的手的时候,她松了手。

随着下面围观的人的一声惊呼,简乔的身子,呈现出自由落体状态,从十二楼的高空中落了下来。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