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吴昌硕即使胡涂乱抹也比齐白石好,却为什么卖不过齐白石?

海派书画艺术馆 2018-06-12 02:33:55

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

微信号:shhpshysg


新朋友

点击标题下面“海派书画艺术馆”快速关注

老朋友

点击右上角转发或分享“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


2017年12月17日晚上保利拍卖中最疯狂的一幕!齐白石十二条屏8.1亿落槌,全球最贵中国艺术品诞生!


齐白石巨制《山水十二屏》以9.315亿元成交  创中国最贵艺术品世界纪录

 

而齐白石的老师吴昌硕同样是《十二屏》却以2.093亿元的成交只相当于他学生作品价值的四分之一。


吴昌硕《花卉十二屏》,成交价:2.093亿元

 

说起吴昌硕,总有种复杂的情绪。

数年前,曾跟一位藏家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我看吴昌硕的画,有些画看了五体投地,有些感觉就是胡乱抹一下。

他说,对,但即使是胡涂乱抹,也比齐白石好。

为什么?

因为吴昌硕有文人气。

那怎么吴昌硕卖的不如齐白石?

因为懂的人少。


吴昌硕


作为海派后期的大师级人物,在近年来艺术市场的疯狂膨胀增值背景下,吴昌硕的作品市场价格也算高昂,但却不如齐白石耀眼,更不符合他在艺术史上的地位。这个嘈杂的市场中,新晋藏家习惯于瞩目齐白石和张大千,而老一辈藏家却常惋惜于吴昌硕不敌齐白石。这是因为后者因衰年变法而一举成名,但这变法很大程度上是学了吴昌硕。

 

吴昌硕竹石图,齐白石添绶带鸟

 

虽然在业内,眼光较高的藏家普遍认为齐白石在艺术上的成就不如吴昌硕,齐白石也曾自言一生没有画()过吴昌硕。但观察齐白石成名以后几十年来的市场表现,学生反而比老师要高。个中原因,有几种说法,一是认为吴昌硕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好的太好,差的太差;另一种则认为他活跃画坛的时间较短且距今久远;此外还有一个令人尴尬和惋惜的原因,是他作品中的文人气质和内涵不为大众所理解和欣赏。

 

而我们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一个人在历史长河中的命运,就像漂浮在大海上。若顺洋流而走,可能到达大洋彼岸,但也不能排除暗礁沉船风险;但若逆势而上,则一定不敌天数。当我们观察吴昌硕的艺术生涯,在他和时代的变化中找这最后一代文人画复兴和终结的原因时,发现他的成功在于顺势,而如今相对的落寞则缘于他固守自己艺术信念的静止。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之玉兰和牡丹

牡丹:微风细雨娇魂艳,澹月轻云粉魄新。安得青莲吟妙句,一弓菭映赭红春。丙辰人日,饮癖斯堂,以酒和墨作此。吴昌硕。印文:俊卿大利、鹤寿

玉兰:晨钟未报楼阁曙,墙头扶出玉兰树。南邻老翁侵晓起,持赠一支带晓雾。卷帘遥望忽却步,疑来蜀后宫中遇。贞白无惭静女资,浓薰乍觉芳兰妒。妻孥指点画不成,明月欲满光难铸。感翁画重索我深,借使春风开绢素。愿从日日花下游,一日看花三百度。丙辰初春,吴昌硕。印文:吴俊卿印、昌硕、勇于不敢


生于激荡时代

 

吴昌硕少时贫困,但他的父亲吴辛甲是一个读书人,喜欢治印,虽然落魄,却一直教儿子读书和篆刻。所以吴昌硕的金石功底从小就开始奠定,并在长达几十年的练习中渗透进了艺术生命的血液和基因里。

 

少年成长时期,吴昌硕尚处在封建社会中,还考取过秀才,虽然仅仅做过一个月的官就解甲归田,但旧时代在他身上的印迹是很明显的,他用了五十多年的时间试图去做一个文人士大夫,当不得已要以卖画为生时,他对传统文化尤其是金石文化复兴的执着贯穿着整个艺术生涯。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之紫藤

紫藤:吴下拙政园一古藤,虞山邹巷一古藤,相传皆明初时所植,予曾摄影一过。乙卯岁杪,吴昌硕。印文:大聋、虞中皇

兰:不生空谷不当门,漫寄山家老瓦盆。伴读离骚灯影里,一丛香草美人魂。谁识当年王者香,满山荆棘满天霜。孤根欲结无盘石,采撷何人供玉堂。丙辰元宵,呵冻作,七十三叟吴昌硕老缶。印文:俊卿之印、昌硕、虞中皇

 

他的青少年时代恰逢鸦片战争,太平天国的动乱使他颠沛流离,丧失骨肉家园。51岁时,吴昌硕还随军北征过一段时间,国破山河在的满目疮痍让亦他心里有种不屈的复兴传统中华的心志。

 

种种际遇,集合成吴昌硕的矛盾心理。他渴望成为士大夫而不得;终于有随军报国机会时,却已垂垂老矣;他喜爱金石艺术这种古典文化收藏中的高雅门类,但却要以卖画这种当时士大夫不屑为之的行为来养活家庭;他生时清廷尚在,长于国破之际,成名于西化的上海,虽然心中坚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有力挽狂澜之气概,却不敌时代大势。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之和松

梅:倚虬枝,寄遐赏;山荒荒,月初上。丙辰新春,吴昌硕时年七十三。印文:吴俊卿印、昌硕、小名乡阿姐

松:似发毵毵绿,如龙点点斑。一株凝黛色,残雪玉华山。丙辰元宵,吴昌硕。印文:昌硕、半日村

 

顺势而昌

 

70岁后的吴昌硕达到了一生的顶峰,虽然大器晚成,但成名速度却令人惊叹。从60岁自定润格卖画开始,仅仅用了十数年,吴昌硕就成为后期海派开山级的人物。

 

而早期的海派,在几种力量的作用下,呈现较为分裂的形态。传统的因袭,使得院体画和非正统文人画成为基础;新文化运动的通俗趋势,使早期海派吸收了民间艺术乃至杨柳青年画的风格;西化的上海文化氛围又导向了对部分西画因素的吸收。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之石榴

荷:白荷花开解禅意,点缀不到红蜻蜓。丙辰人日,吴昌硕。印文:俊卿之印、缶翁、雄甲辰

石榴:仙人醉剥青紫皮,东老壁上曾题诗。累累子劈红玛瑙,不须更问鲜荔支。丙辰初春,吴昌硕。印文:昌硕偶学雪个,尚不失古拙不平之概,悬壁自赏,欢喜久之。大聋。印文:缶翁

 

吴昌硕以金石书法笔意入画,创立金石写意风格,在艺术中复兴古典的审美,拒绝柔美纤弱之气,顺应了国难之际人们的心理需求。吴昌硕的大写意花卉作品,面貌上笔力遒健,生命力旺盛,那些经历了家破国亡,丧失民族自信心的人们需要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生命和力量。

 

而吴昌硕一方面迎合了市场,将自己的艺术进行合理的改动,一方面也引导了市场,将色彩浓重的民间审美文人化,以古拙典雅,而又生机朴茂的风格,重新恢复文人画的旧日风光。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之和白菜

菊:秋鞠灿然白,入门无点尘。苍黄能不染,骨相本来真。近海生明月,清淡接晋人。漫持酤酒去,看到岁朝春。丙辰元旦清晨,画此美意延年之品。吴昌硕年七十三。印文:吴俊之印、吴昌石、禅甓轩

白菜:菜根长咬坚齿牙,脱粟饭胜鲜胡麻。闲庭养得秋树绿,坐拥卷轴根横斜。读书读书仰林屋,面无菜色愿亦足。眼前不少恺与崇,杯铸黄金糜煮肉。丙辰元宵,炙研成之。安吉吴昌硕。印文:俊卿大利、昌硕、芜青亭长饭菁芜室主人

 

他融合了文人趣味和金石美学的作品充满了中国传统文化意象,或者说其本身就是一个完整丰富的中国文化浓缩版本。这一点对于吴昌硕的日本市场异常重要。因为日本人自盛唐始,千百年来向中国学习的历史过程中,民族基因中认为真正珍贵的东西,不是具体的某种技法或艺术门类,而是这种整体的文化意象。吴昌硕的作品有唐人的豪放,有金石的高古,有文人画的清雅,在内核上已经诗书画印一体,受到海外追捧,也是必然。


吴昌硕《花卉十二条屏》水仙和竹

竹:平生喜画竹,弄笔春起早。研池水溶溶,窗纸日杲杲。万竹岂云多,一枝不嫌少。竿矗如矢直,叶横若剑扫。风晴兼雨露,滋润杂乾燥。纵横破古法,与可何足道。堂名题墨君,作记笑坡老。天机活泼泼,此意有谁晓。恍惚游潇湘,扁舟傍幽筱。我心比竹虚,岁寒节同抱。世事纷乱麻,何日见羲皞。丙辰人日,安吉吴昌硕。印文:俊卿大利、昌硕、勇于不敢

水仙:溪流溅溅石㟏岈,菖蒲叶枯兰未芽。中有不老神仙花,花开六出玉无暇。孤芳不入王侯家,苎萝浣女归去晚,笑插一支云鬓斜。丙辰春王正月,客沪上,安吉吴昌硕老缶。印文:俊卿之印、昌硕、禅甓轩

 

贵人和机遇

 

吴昌硕70岁时,王一亭投拜他的门下。王一亭有三个身份,书画家,工商家,以及日本商社大买办。

 

吴昌硕60岁到70岁这十年,居苏州,在上海卖画,经常苏州上海两地跑。他迟迟不肯定居上海的原因是担心上海开销太大,卖画不能负担。王一亭非常欣赏吴昌硕,认定他若到了上海,一定能够坐拥地利人和,成为画坛的重要人物。在王一亭的劝说下,吴昌硕70岁这年定居上海。一开始,有过卖画不利的时候,王一亭甚至叫人偷偷买下,以安慰吴昌硕,听上去像是一种专属于旧时光的温情的人际关系。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江上人家》

题识:愁心山色一千重,径绝斜横桥板通。江上人家炊断灭,闲游犹有此衰翁。乙丑中秋后制,画十二幅之一并题,借山吟馆主者。

  

王一亭本身是上海工商界的重要人士,又兼具日本商社买办和书画家的身份,因而他的话在日本有不少影响。他的大力推介,加之吴昌硕作品本身具有丰富的诗书画印综合的文化意象,日本书画市场开始重视吴昌硕,以至于发展成为一种潮流,东瀛之岛,得先生单缣片纸,珍若璆碧。以至今日,拍卖行征集吴昌硕作品,日本都成为不可绕过的一个重镇。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 石岩双影》

题识:密树浓阴绕地云,石岩双影虎同蹲。是谁留著秦时月,抛在(亦作上)长天照近人。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二并题,濒生

  

19141921年这7年中,吴昌硕的画价倍增,高过张大千、吴湖帆以及溥心畬,日本人来上海求购吴昌硕一幅作品,开价100两银子。他被人们与虚谷、蒲华、任伯年并称为海派四杰,还被推举为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日本雕塑家朝仓文夫倾慕他的书画,为他塑了铜像,立在西泠印社小龙泓洞内。有老妇以为这铜像是佛像,合掌跪拜。吴昌硕看到此情景,则惊呼道:啊哟,我头好疼。

 

沉默的结局

 

而当时的齐白石寓居北平,尚未成名,为求吴昌硕为他写润格,而写下流传至今的走狗诗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轮转来。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板桥孤帆》

题识: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三,杏子坞老民。钤印:白石山翁

 

这样的追捧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1922年,东京府厅工艺馆的中日绘画联合展览会上,齐白石作品卖出220银元的高价,这样的天价却没有发生在更加资深的吴昌硕身上。此后,齐白石的价格扶摇直上,声名鹊起。

    对于这件事,吴昌硕选择了沉默。不仅他本人缄口不提,此后的文字资料,年表,传记中都难以查到只语片言的记录。但后来,他说过一句话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竟成大名,这句话几乎是直指齐白石。而齐白石也借石涛的一句诗老夫也在皮毛类,刻成印章来回应。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柏树森森》

题识:风光何处异人间,柏树森森生夏寒。我欲结邻居岭上,喜看山色少遮拦。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四并题,白石。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远岸余霞》

题识:非画人情山水在,馀霞犹似昔时红。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五,阿芝题旧句。钤印:木居士


抛开两人的恩怨不谈,相比吴昌硕,齐白石的画的确更有民间色彩,更富于装饰性。画面结构也相对简单,细部的处理不够丰富,因而作品表面形式背后所蕴藉的内容就不如吴昌硕厚重。但,这一切都是基于传统时代的评价体系而言,如果换做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所流行的评价体系,齐白石的作品则更加鲜活,更加通俗,更加具有现代性。这也许是齐白石无意中顺应了他的时代。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松树白屋》

题识:吟声不意出帘栊,斯世犹能有此翁。画里贫足(居)夸耀,屋前屋后数株松。(贫字下有居字。)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六并题旧句,老齐郎。

 

 

静止而成传奇

 

时代在向前,吴昌硕却保持静止。新文化运动将一切变成大白话,吴昌硕坚守着石鼓文。当别人都已经成为职业画家,他还在凭吊文人士大夫的理想。他的不能被人理解,也可想而知。在此后近百年的艺术市场中,吴昌硕的市场价格一直和他的艺术地位不符。这不是特殊个案,而是时代发展的趋势所造就的市场取向和传统艺术水准之间的自生性矛盾。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杏花草堂》

题识:中年自唤老齐郎,对镜公然鬓未霜。儿女不饥爷有画,草堂不漏杏花香。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七,寄萍堂叟并题。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杉树楼台》

题识:三峰如角世非稀,木末楼台未足奇。何处老夫高兴事,桂林归后姓名低。(姓字本画字。)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八并题,齐大。

 

在今天这个越来越粗鄙的时代中,收藏市场上崇尚谈论的是尺幅,天价,明星拍品,升值空间,炒作者想要通过热门话题制造马太效应,投机者想要搭上顺风船捞一把清货,人们总是齐白石云云,张大千云云,而谁又真的读懂齐白石或张大千,遑论吴昌硕的文化内涵?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烟深帆影》

题识:烟深帆影乱,潮长海山低。余旧题海山烟舫图五言律中句也。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九,木居士。

 

然而对缶老来说,这未必不是好事。吴昌硕七十成名,半生坎坷,坊间的名声对他也许并无什么作用。即便声名鹊起之时,也是住在吉庆里的弄堂房子里,并不贪念花园洋房。人们与他讨论篆刻刀法,他也没有更多的花头卖弄,说我只晓得用力刻。吴昌硕所在意的,不是当世之名,而是自己心中那个学古而化,复兴传统的信念。起码在他自己的艺术实践中,他坚持着这件事。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山中春雨》

题识:不教磨墨苦人难,一日挥毫十日闲。幸有杨枝慰愁寂,一春家在雨中山。八砚楼主者乙丑中秋后作画十二幅之十,时居京华。上题之诗旧句也。白石。

 

人不顺势也许不会成功,但一份内心的坚守,会成为一个纯净的传奇。所以即便不是被大部分人追捧,不在市场上创造天价,但总有人一直高度认可吴昌硕,将他的画放在心里,真诚地欢喜。即便那些粗头乱服看似糊涂乱抹的作品,过二三年回来看,都会感到说不出的好。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红树白泉》

题识:三百石印富翁乙丑中秋后制十二幅之十一。空中楼阁半云封,万里乡山有路通。红树白泉好声色,何年容我作邻翁。三百石印富翁又题。

 

晚年号大聋的吴昌硕,声称耳聋,来客说话,一概不答言。但好笑的是,家人低声说到缶翁贪吃,他必声辩不认多吃。1927年,吴昌硕84岁。有人送他十包家乡的麻酥糖,子女们担心甜食对他身体不好,只给一包,剩余的藏起来。不料被他看到,半夜私自起床取食二包,梗在胃中,无法消化,遂至不起。他的故去,像是跟世界开了一个玩笑。


齐白石《山水十二屏》《板塘荷香》

题识:少时细雨总难忘,欲构凉窗坐板塘。难得那人含笑约,隔年消息听荷香。乙丑中秋后制画十二幅之十二并题老萍。钤印:木人。


文章来源:青藤艺术

图片来源:雅昌艺术网和大象视野


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静安书画培训中心
地址:上海市西康路709号(近余姚路路口)
联系电话:621 51611
联系人:赵老师(130 6172 3737
QQ: 1279185966 
赵老师

培训地址:上海市静安区业余大学(胶州路601号)

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普陀书画培训中心(刘海粟美术馆分馆)
地址:上海市铜川路1869号2楼(近真光路路口)
联系电话:6215 1611
联系人:秦老师(150 0089 8752
QQ: 2579735458 
秦老师


上海海派书画艺术馆长宁书画培训中心(长宁区民俗文化中心内)
地址:上海市北渔路95号(近天山西路路口)
联系电话:6215 1611
联系人:赵老师(130 6172 373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