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非遗说】老粗布:时间洗不掉的简单色!(内含视频)

文化商河 2018-06-12 01:56:16

一场漫长的相遇

   凡是被称作文化遗产的

     都是在和时间的斗争中赢了的


      六月来临,春季彻底走向了终结,蚊蚋、炙热、汗衫、粗布凉席,胡同里的蒲扇,老屋里的新空调,田地里的棉花苗,啤酒、烧烤,藿香正气水,老与旧,新与欣,回忆开始繁盛起来。

      大风吹过,千里风沙,历史滚滚而来,从洛阳到希腊罗马,千帆略过,万里波光,时代层层推去,从东方到西方,财富与文化碰撞,梦想与现实集聚,沉入海底的古钱币,埋入黄沙的古纺车,一带一路,改变了中国也改了世界,改变了大国格局也改变了人们的日常起居。

       随着棉花引入中国,从观赏到实用,从纺线到织布,黄道婆的纺织技术从南到北,由东向西,普通大众的麻衣换为棉衣,千千万万的乡间家庭唧唧复唧唧,节奏畅快而鲜明,一尺尺老土布,书写着一部部大河文明的千年变迁史,展示着一轴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恬静淡雅的长幅画卷。

       地势平坦,秋季少雨,日光充足, 为商河老粗布传统纺织技艺提供了丰富的原料,明清民国时期老土布纺织更是达到鼎峰,在商河民间逐渐形成了女子14岁纺线,16岁织布的传统习俗。由于工艺的复杂,每人每年只能织布500尺,每家每户姑娘出嫁,家里都带上多者40余床,少则20余床的粗布,摆在姑娘的新房里,引众人围观。在物资极度贫乏的年代,这成为了姑娘最为自豪的嫁妆。

一朵棉花的奇遇记

          千百次的出走,故事长满了天涯海角,

                       包括你和你的故乡。

       深夏初秋,日头还烈,阳光香味的棉花,草帽底下的汗珠,棉骨朵尖上的或苍老或稚嫩的手,身影后慢慢拉长的棉田,等着时光催着开,慢慢摘。

       将摘下的棉花晒干轧弹取籽,棉绒轻若烟云,细如丝绢,将它轻轻搓成一股一股的秧子,随后用筷子搓成布基,一条一条,一筐一筐,一蓬一实,各自出发。

       将搓好的布基一头连在纺车尾部的纱锭杆上,右手轻轻摇动纺车,左手悠悠地向后拉去,一扬一收,将抽出棉线有序地缠绕在纱碇杆上,不急不徐,挥洒自如,看似简单的工具简单的动作,却有着不简单的力道,才使得粗细均匀,经久不断,老式纺车的吱吱声成了那个时代的“最强音”。

       待线纺好加染料染好,接下来就是经布。这是一个创作过程,需要各种线子颜色搭配,更需要巧思构想,不同花色条纹的选择让每次经布的过程各不相同。经布需两端有几根扎进地里的木棍,用来挂线,两头得各有一人接线,中间一人来回走动送线,按花色条纹,分工配合。

       刷线卷圣子是织布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左邻右舍齐上阵,前面的人需刷得仔细,还需细心检查每根棉线的粗细,断了的结上,后面卷圣子的人卷得过程需夹根细棍子,卷的过程要拉紧,以达平整。

       卷好圣子就该上机织布,把线头一个一个穿过缯的每一个间隙里,再一根根固定在织机上,挣紧,缯与织布机头等宽,是高约20厘米的长方形线刷,缯下方通过引绳连接两个踏板,轮流踏下踏板,缯便分出高下,均匀穿过细细缯眼的经线便被分为两层。

       坐在织布机上,将有色的线放进梭子里,织布梭子从两层经线中间穿过,带领纬线与经线交错,双脚放在踏板上下交替,双手轮换着操纵机杼和梭子,通过机杼的挤压便形成了布匹。穿梭往返,日复一日,在枯燥辛苦的劳动中,在“哐当、哐当”声响中,织布机上粗布一尺尺增长,清晰的纹路条格图案一厘一厘的增长,色泽或鲜艳,或素雅,古朴稚拙,带着日子的模样。

       布织出来后,熏布,捶布,珍藏在柜里,然后又一针一线变成了身上的衣裳,床上被褥,肩上的书包,脚下的棉鞋,越穿越舒服,愈穿愈暖和。

生活是她传授的生活

           什么都可以过时, 但是爱却永远时兴

       那些年人们没有太多抱怨,冬天一碗热汤面,夏天一壶大碗茶,粗衣淡饭,不紧不慢,等大雪纷飞,也盼春暖花开,活在大自然的恩惠里,无比满足。

       在随心转换的织布声中,在粗细韵脚不同的纹理间,在高度局限的空间里,灯下,屋外,田地,脚下的踏板,手中的木梭,她们把自己的青春织进这一帧帧的布里,把对爱情的期待,孩子的关爱装进夜如白昼的辛劳中,把对贫瘠生活的丰富想象填入这红蓝绿紫的经纬相间中,融入孩子的英雄梦想中,唧唧复唧唧,生活是她传授的生活。

      粗布棉衣,粗布书包,粗布棉鞋,粗布床单,粗布窗帘,一针一脚,一梭一梭,从少女到老妇,苍老就像水消失在水中,任谁都察觉不到;’一尺一尺,一天一天,日子长满皱纹,爱却又了依存,时代有了标记。

       她们是是中国千千万万个母亲的缩影 。待时光远去,我们把粗布衣衫放回衣柜,把时间和化学反应锁在外面,我们抱着色彩斑斓的梦去追赶星辰大海,月明星稀的时候却突然怀念起黑白色的童年。我们簇拥着光怪陆离的奇异世界,在半夜岑寂得再也没有声响的时候,却从远方传来吱吱呀呀的织布声,那是一代代人心里的依恋。

       时至今日,织布的声音慢慢远去,它像是一首千年古诗,人不同,景不同,时代不同,却在不同光景下,在复杂的时代情感中嗅出某种共通的味道。   

久别必将重逢

   一路走过繁华和苍凉,你在,我在,便是最好的时光

       那些年人们没有太多抱怨,冬天一碗热汤面,夏天一壶大碗茶,粗衣淡饭,不紧不慢,等大雪纷飞,也盼春暖花开,活在大自然的恩惠里,无比满足。

      在机器化大生产的当下,化纤,细棉,钢筋水泥,隔断了与自然的相遇。满是现代的味道,却没了旧时的滋味,在追忆的童年里,在返璞归真的大潮下,无污染、透气性好、吸汗、富有弹性、柔软舒适的老粗布重新归来。

       因冬暖夏凉、不起静电、调节新陈代谢、抗辐射、肌肤亲和力强等特点,使得老粗布成为织布中的新“网红”,坐垫、旗袍,加入现代感的审美,走上现代化的舞台。

       夏季凉枕,小凉席,花枕头,线粗纹深,形成无数个按摩点,这是数载光阴慢慢酿成的醇厚绵长的舒适感。

        正如照片不会终结文字,人工智能也无法终结手工技艺,远离浮华的虚拟背景,接近生活的本质体验,爱是高定,是时间积累下的陪伴,即使久别也必将重逢。

小编有话说:

未完待续......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会陆续奉上商河非遗项目,敬请大家关注!

觉得不错

点个赞哦↓↓↓

更多内容请登陆商河文广新局网站查询

http://www.shctb.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