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董雄专栏】想起平家弄的清晨——《虎斋》2018年第36期(总第1124期,2月19日)

虎斋 2018-06-12 02:42:38

 董雄专栏 

想起平家弄的清晨

 

平家弄是老城区古老的小弄,早在元明的地方书籍中就有此弄的名字。现在的平家弄东起少年路,西接禾兴路,275米长,5米多宽。近几年,街巷两侧的企业和多层住宅的底层,纷纷破墙开店,经营服饰、鞋帽等生活用品。和少年路的品牌服饰店不同的是,这些店大多随季节更换商品,春到,开始张罗经营凉席、短袖、凉鞋等夏季用品;秋末,大多数店挂满了濮院、洪合过来的各式艳丽的羊毛衫,几乎成为羊毛衫一条街。弄西段北侧已拆迁的围墙边,点缀着好几家鞋包、毛衣的修理小店小摊,方便,价廉,平家弄成了平民百姓的购物街,下午和傍晚相当热闹。

嘉兴城墙没有拆除的年代,平家弄地处古城西北偏僻的地方,史志上这里没有大户人家居住的记载。千百年来平家弄和弄南侧静静流淌的倾脂河,携手连接嘉兴城里天宁寺、楞严寺两大古寺,留下无数高僧、香客和文人墨客的足迹,还流传许多诗篇和故事。

1927年嘉兴拆城修筑环城路,1932年苏嘉公路筑通后,平家弄便成为城里通往城北的捷径,行人渐渐多起来了。解放后,环城北路陆续办起锅厂、油厂、粮机厂、工量具厂和豆制品厂,上下班的时候,平家弄有点拥挤。上世纪六十年代,倾脂河填平后,平家弄南侧菜地上先后建起针织厂、环卫处的车间和办公室,靠西段是面粉厂生产筒面的晒场和加工场。

平家弄给嘉兴老百姓记忆最深的是平家弄的清晨。当嘉兴的城市还在沉睡的时候,平家弄中的环卫处灯火早亮了,三三两两的工人拉着垃圾车、粪车从平家弄走向大街小巷。平家弄回荡着的木板粪车、垃圾车声响和工人简短的问候和谈笑声,这些黎明前的咏叹调,熟睡在梦乡的市民很少会听见。但平家弄西端豆制品厂雾气中的灯光,机器声响,还有清晨平家弄运送豆制品的三轮车、拖车,牵挂着全城排队买豆腐的孩子们的心。

认识平家弄是在我读小学学雷锋的年代。我同学家住平家弄中间南侧,宽畅的平房前有块白场,是我们少年之家快活玩耍的地方。她家三代工人,父亲是环卫处的头,她成为学校少先队大队委员。学雷锋做好事的时代,她央求其父亲,带我们扫一天大街。记得她父亲想了好久才同意,就让我们从平家弄扫到少年路。第二天一早,我们七八个孩子赶到环卫处,没见一个人,问传达室的老人,说都去干活了。好久,她的父亲满头大汗地赶来,说我们来晚了,少年路、平家弄早已扫干净,让我们跟他去出垃圾箱。我们就在环平里、环北弄,每倒一只垃圾箱,他拉着垃圾车铲垃圾,我们将垃圾箱及边上扫干净。垃圾不多,她父亲就让我们认真清扫,没多久我们都出汗了,累了,但很高兴回去可以写作文了……过了几天才知道,这几只垃圾箱一清早也清扫过了,里面的垃圾都是居民后来倒进去的。她父亲只是让我们尝试一下,也让我们知道了环卫工人的辛苦和劳累,每天凌晨三四点钟就开始清扫大街,出垃圾,倒马桶了。

领略平家弄早市的热闹是排队买豆腐的年代。那时豆制品是家中价廉的美食,凭票供应每人每月10块豆腐,也可买其他豆制品。每家豆腐店每天豆腐的供应量有限,要赶早排队,这大多是我们这样的男孩子承担的事。常常我揉着眼睛,踏着晨雾,拎着篮子、盆子赶到建国路豆制品门市部,门没开,篮子、锅子已排得很长了,人站在边上,等着,盼着。营业员来了,门一开,一阵噪动,很快,大家拿了篮子排好长队。送豆制品的三轮车一到,排队的首先盯住豆腐有几板。大家看着营业员验货,有时排在前面的帮助搬。等买到了豆腐,拎着篮,哼着歌走,买不到只好垂头丧气看着匾内的豆腐干、油豆腐,不知买什么好,就这么几张豆制品票,只有豆腐最实惠,酱油拌豆腐就可以是一顿小菜了,于是下决心明天再早一点来排队。

有次轮到我,正好豆腐没有了。营业员看我呆愣的样子,提醒我,快到平家弄,那边豆腐供应多,还来得及。我恍然大悟,拔腿就跑,后面还跟着几个一起去。还没有到豆制品厂,就见送豆制品的三轮车都陆续回到平家弄。平家弄豆腐店就在厂西弄口,这里居民少,排队的人也不多。当我看到柜台板上还放着几板豆腐,兴奋的我早忘了脚酸和肚子饿。那次经历后,我知道了在平家弄豆制品厂边上的店,豆腐供应多,以后宁可多跑点路也要赶到平家弄来,邻居知道后,相约赶早到平家弄买豆腐。

春节期间豆制品供应增加,平家弄西段便成了热闹早市。路灯下,装豆制品的三轮车进进出出,豆腐店灯光映照一张张瞌睡的脸,排队的人隐在路边的暗处。店对面新开一家小吃店,灯火通明,煮豆浆的热气,炸油条的香味,刺激着早班工人和排队买豆腐人的肚子。买油条也排队,不长。靠东一点是制面工场的米粉加工场,也供应干面,买豆制品的人顺便也可买点面,加工点米粉。清晨也有孩子带着锅、桶加工炒米粉,条件好的炒米中加了芝麻,炒米加芝麻的香味弥漫在加工场周围。天快亮时,骑自行车上班的铃声此起彼落,平家弄的清晨生气勃勃。

在计划经济年代,豆腐和肉、蔬菜以及煤的供应一样,是当官亲自抓的一号工程,豆腐供应也一直是市民关注焦点。改革初期,商业局起用豆制品厂青年职工,首先推广承包制,豆制品不仅满足计划供应,还有议价豆制品。豆制品厂还利用厂房建造了浴室,在改善工人福利的同时,还对外开放缓解了当时的“洗澡难”,为政府分忧。平家弄的豆制品厂成为家喻户晓的先进典型,平家弄也迎来了参观取经的人流。

环卫处边上的环平里,连通城北路,是居民聚集区,有传统江南民居,有苏北自建的房子,也有天宁寺和尚住的庙堂建筑。在低矮的平房中,一幢青砖清水砌成的楼房格外醒目,那是五六十年代的机关宿舍。沈如淙等一些老领导曾住在这里,“文革”中揪走资派时,这里也折腾一阵,文革后期老干部都陆续搬走。那时环卫处的职工政治地位高,待遇好,每逢节假日领导都来慰问,常常有机关企事业的领导参加扫地之类的公益劳动。上世纪七十年代,环卫处在平家弄先后建起两幢六层楼的职工宿舍,给平家弄带来现代气息,之后房管处和机关在弄东面先后建造几幢多层住宅,平家弄成了市区早期改善住房条件的里巷。

新世纪开始,工具量具厂、环卫处的车间和豆制品厂陆续拆迁,现成为停车场。环平里的民房大部分已拆迁,一些摊贩和修理鞋包、五金的小摊在拆迁的空地上设摊,方便老百姓。一位修理鞋包的摊主感叹说,我从环卫处车间刚停工时就租门面房摆摊,如今还摆在围墙边,六年多了,看着平家弄两边的住宅、单位敲窗破墙开出一家家小店来,看着平家弄一天天闹猛起来。

平家弄位于市区核心地段,要求改造的呼声不断,当局和市民相当关注。2010年,平家弄至勤俭路的整块地块,采用保留重修和新建方式,规划建成集传统文化和商业为一体的休闲购物街区,后来没有了声息。2012年初,平家弄北侧工具量具厂,环卫处地块准备新建成高档住宅区,沿平家弄,环城北路,少年路建成环状商业楼,现在正在对尚存的几幢住宅楼住户进行摸底调查评估。

现在平家弄的清晨静悄悄,偶尔一只猫从空旷的房子废墟里窜出来,伏在关着门的小店边上,停车场的围墙上,画满了规划住宅区的蓝图和宣传政策。太阳出来了,沿街小摊开始设摊,小店拉起了卷帘门,有几个居民搬出凳在弄边喝茶,话题最多的是拆迁。居民议论说,这下政府是动真格的,这地块肯定会赚钱,于是纷纷在商议,返回居住呢,还是拿拆迁款,还要仔细核算,讨价还价,增加拆迁款。毕竟这儿是黄金地段,毕竟是平民百姓。

 

2012年5月5日


讲述老嘉兴的故事

聆听老嘉兴的回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