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夫妻冷战,男人竟然是这样想的,妻子一定要好好看看!

免费看点视频 2018-06-19 15:39:23

陈松林大学毕业后,毅然回到了自己的老家玉秀镇上开了家小诊所。

清晨的温和日光穿过窗户洒在了小诊所里。这里是一个山村小镇,四面青山绿水。

比起那些山村野路子的医生来,他这个正规医学院毕业的到来,毫无疑问,深受大家的欢迎。

“咚咚!

一直有人在敲门,声音虽然很轻,但陈松林还是被吵醒了。艰难的爬起身,他揉揉惺忪的睡眼,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整理一下衣服,他去开了门:谁啊?一大早的也不让睡个好觉。

“松林哥,是我……”

门外,小姑娘上身穿着t恤,下面清凉的牛仔短裤,倒也出落的挺标致,她含羞低着头轻轻喊了一声。

“倩倩,这么早,什么事啊?陈松林困意未消,打了个呵欠,神情之中有点不耐烦。

陈松林认识这个上门的小姑娘,她叫陆倩,和陈松林同村,今年刚刚16岁,才上高一。山村里讲究个辈分。按道理说陆倩应该喊陈松林一声小叔,不过陈松林很反感这个,一直都不许她这样叫。

“这个……那个……”

陈松林朝里面走去,道:什么这个那个的?进来说吧。

“这个……”陆倩俏脸一片红晕,我想,我想……”

“咕噜咕噜!

陈松林坐到床边上,喝了口水漱漱口。

陆倩走进去,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按在了办公桌上。陈松林擦擦嘴,看着桌上的药盒呆了呆。

“邦尔洁纳米银抗菌水凝胶?这是什么?

“这个……”陆倩抬头看他一眼,立即又低下去,小手扭捏在一起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松林哥去说起这件事。

陈松林翻到盒子背面一看:适用于抗菌消炎、修复再生,主要用于各种妇科炎症的治疗……”

陈松林顿时笑意盈盈的看了眼陆倩,然后起身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并反锁,回来坐下后,他拿着药盒对陆倩笑说:你个丫头,拿这个过来干什么?

陆倩害羞地说:我,我不知道怎么用,想,想松林哥……帮我一下!

陈松林睡意顿时大消,翻看着药盒,他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有炎症?倩倩,你啊!唉,你要我怎么说你?刚刚才上高一,你就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陆倩顿时大窘,扭捏在那,轻轻一跺脚,嗔道:松林哥,你说什么呐!

“和男朋友一夜多少次?

陆倩瞪圆了眼看着陈松林:“……”

“我,我没有男朋友!陆倩含羞道。

陈松林也不知真假,或许她是怕自己回村里乱说什么吧。摇摇手,陈松林说道:你自己用不就好了吗?

“我……我不会,也,也不敢!陆倩露出一丝害怕的神色。

陈松林刚要说话,陆倩又低下头小声说:我怕碰自己,碰自己下面,所以,所以……”

“靠!

她这是要干什么?

陈松林堆上微笑,心里的那一丝邪恶悄然附上了自己的灵魂,不要怕,这里又没外人。其实你也没必要如此窘迫,没多大点事儿。

陆倩叹口气,苦道:我怕被人笑话。

陈松林轻笑道:没事,来,有松林哥在,将窗帘拉上,我来帮你。

陆倩怔怔的看着陈松林,娇羞道:人家只是想松林哥能教我怎么用……”

陈松林拉上窗帘:什么?

陆倩害臊着跺脚:松林哥,你真坏!

陈松林翻翻白眼,我勒个去,这是哪跟哪?我哪就坏了?

陈松林低声笑道: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妇科炎症不是只有那些经历过性与爱的女人才会得的。女人不光要应对每个月的那几天,还要和各种妇科杂症抗争着。这也就告诉我们大老爷们,要更好的去怜惜女人。

“松林哥,你真是个好男人!陆倩甜甜笑道,像朵花儿。

陈松林笑说:所以啊,就不要太在意那些,没什么的。

陆倩低着头略有犹豫,想了半天,还是将话说了出来:我就是怕被其他同学嘲笑,所以才来找松林哥你的。下面有时候很痒,我想摸一摸,却又被怕其他同学看到,所以才想找你帮我看看。

“这个牌子的药是正品,得到ccav认证过。陈松林笑道。

陆倩嘴角微微上扬,美眸中闪闪发光:真的?那就是有用咯?我下面很痒,恨死人了!

“嗯,用过的都说好。陈松林干笑着掩饰过去,那你回去吧,让燕姐帮你不就行了?

陆倩接住药盒,却没有走。见陈松林一直看着自己,她才说出缘由来:他们都去城里打工了,现在又暑假,村里的小姑娘也都出去了。

“这样啊!陈松林点点头,试探性的问道:那松林哥帮你?

“啊?陆倩一惊,这怎么行?不行,不行,你是男的!

陈松林翻翻白眼,道:“臭丫头,你这样侮辱我的医德么?城里那些妇科大夫有几个是女人?接生的、开刀的,不都是一些男医生吗?我是医生,你不要看待我的性别,不就行了?在我的眼里,天下女人其实都一样,我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是身体好的人,再者就是病人!算了,你回去吧!自己学着用就是!”

“松林哥?陆倩抬眼看着陈松林,你生气啦?我没有要侮辱你的意思啦!好啦,好啦,你是医生,你说了算嘛

陈松林站起身,点下她的额头,笑骂道:你个鬼丫头,小时候在河边还不是哥帮你搓的澡?

“松林哥!陆倩俏脸微红,娇嗔着跺下脚,不依了。

“好了,好了,来这边。陈松林笑道。

陈松林收住笑脸,郑重其事的指了指她的牛仔短裤,脱下来吧。

陆倩时不时用余光看下陈松林,就算知道他是医生,但还是有点娇羞,还好窗帘都拉上了,房间中并不是非常明亮。她慢慢的褪下牛仔短裤,露出那雪白的小可爱内内。

“卡哇伊!

陈松林为了呈现自己正经医德的一面,一双眼也没有一直盯着她的下面看,时不时的用余光瞄一眼,足矣!

陆倩见陈松林没有盯着自己,而是走到前面去,也就松了口气。

“咕噜”一声,陈松林轻轻吞了口口水,心里面,他已经流了一盆哈喇子。刚刚那一幕还盘旋在他的脑海里,倩倩那挺翘的小屁股,让人真的非常想上去捏一把。

“这个……”陆倩寻望四周,犹豫了。

陈松林朝着四下看了一眼,十几平米的小诊所,除了一张办公桌外,就是病床了,而病床晚上就是陈松林的床铺。上面乱七八糟的,感觉许多天没有洗过了一样。陈松林的小诊所很简陋,他回到玉秀镇也才十来天的时间而已。

陈松林将办公桌上的书本搬到椅子上,笑道:就这里吧,病床上今天还没有消毒,不是很卫生。女人的私处可是要小心翼翼的保养的,不然的话,问题会很大。

“这里?陆倩傻傻的眨巴下眼睛,看着陈松林。

“就这个桌子好了!一会儿的功夫就好了!陈松林看了下桌子,又将上面擦拭了一下,留下大半个空位来,倒也足够陆倩躺到上面了。

陆倩这个小身板,现在最多也就是16的样子,不需要太多的空间。

陈松林的眼神中尽是关怀之意:乖,躺到这里。

说完,陈松林立即扯开药盒,将药剂针管安装上,再从里面取出消毒的纸巾,将针管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

“我,我自己来吧。陆倩的脸上浮上一团红云,娇羞之极。

陈松林哑然失笑:害羞什么?来,先躺下来。

在陈松林的催促下,陆倩轻轻挪着屁股将半边坐在桌子上,陈松林走出一步,轻轻按着她的后背让她躺下去。陆倩的两腿紧紧交叉在一起,脸上红通通的,洁白的牙齿一直咬着下唇,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当陈松林刚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陆倩突然道:松林哥,这件事千万不要传出去啊!不,不然的话,人家就没脸见人了!

陈松林故意发出一声叹息,佯怒道:傻丫头,哥哥是医生,而且,又是你哥,不是么?你的事情哥怎么会到处乱说呢?再说了,你看哥是那样的人么?我可不是村里的三姑六婆,天天嘴呱呱的。好了,乖乖躺下去。

将针管放到消毒纸巾上面,陈松林慢慢伸出两手的手指探入内内里面。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陆倩的身体,小丫头顿时叫了起来。

陈松林顺着桌子朝前走了一步,瞪着陆倩,斥责道:想不想下面不痒了?想不想早点完事?你个丫头再这样的话,那就你自己去弄好了。从现在起,你不要把我当哥哥来看,我是你的主治医师,知道吗?

“嗯。陆倩咬咬牙,闭上眼,哥,我怕痒,你别碰我的肚子!

“咯咯咯!

陈松林刚刚碰到陆倩的玉腰,她就忍不着咯咯咯直笑。陈松林却顾不上这些了,他两手慢慢的探入内内里面。

陈松林咽了口口水,干这样的事情,他却是大姑娘出嫁头一遭。

以前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到办事的事情,她们总是要将灯给关上。能够像现在这样的,陈松林从未有过。

陈松林有点难以自制了,他整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他在医学院里学的可不是什么妇科,也不是什么临床。

“松林哥,能快点吗?陆倩羞涩道,松林哥?

陆倩侧过脸朝着前面看,却只能看见陈松林的一条腿。她刚刚要抬起头,陈松林却起身朝她的肩膀上一按,道:别乱动!我快一点!

“嗯。陆倩应了一声。

陈松林索性一次将它拉下来,直接将白色内内彻底脱到了陆倩的两条小腿上,使得陆倩的腿因为内内的关系而无法使出大动作。

“啊

陆倩惊呼一声,急忙伸出双手将下面捂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