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吴承恩捉妖记》第二部 | 第五十七章 卑劣

不那么空 2018-06-19 03:23:47

京城千里之外,李家。

天色刚亮,一众执金吾已经梳洗完毕,早早地便奔着那天圆地方的会场去了。

半个时辰前,袁天罡带着半袖子血污回去换衣服时,众人便都知道事情在一夜之间有了变故。果然,一向不急不缓的大当家很快便下了一道死命令:

今日里,除特殊交代外,各个执金吾离了宅邸后需集体行动,切莫落单,以防万一。这个万一防的是谁、是什么,虽然没有明说,大家却也心里有数。看来狮驼国三雄,确实要赶在天蓬之前对李家发难了。

其实李靖这番话,是给袁天罡一个台阶下——唯一要担心的人,只有袁天罡而已。苏钵剌尼已经盯上了袁天罡,李靖却知道袁天罡的脾气,自然不能开口明说“你不能落单”,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众人不知究竟,只当是大当家稳妥。

幸好,昨夜之事,执金吾倒也没有吃什么大亏——当然了,李晋肩头的伤不算轻——不过也幸好伤得只是李晋,着实算不上什么大情况,不用当值留在院子里养伤就好。

“别出去丢人现眼。”袁天罡临出发之前,恶狠狠吩咐道——毕竟千百双眼睛都在盯着执金吾,现在重伤了一个,还是遭了自己人的毒手,传出去了岂不是贻笑大方?

李晋自然是乐于可以偷闲一天,老实点头。


大器忙里偷闲找到了六萬,要她抽空来帮李晋瞅上几眼。以大器和六萬姑娘的交情,这自然是小事。虽然这些天里,六萬姑娘不需要上一线执勤,却也是忙得很——毕竟水陆大会开幕之际,多了一个重伤的万蝗需要照顾。虽然万蝗这人有些心术不正,但毕竟他身上穿着执金吾的制服,六萬姑娘倒是尽心尽力。

凭着六萬姑娘手中的桃枝,那万蝗总算是恢复了心智,元气经得那桃枝照顾也大有精进,算是因祸得福。不出三日,他便能重新披挂上阵了。这万蝗早就打定主意,只要自己重新出山,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那个书生报仇血恨。

只是,这件事,似乎又没有那么着急。

一大清早,宅子里的执金吾便全部随着李靖出发了。万蝗也不管时辰,已然拿出了酒壶,一杯一杯自斟自酌,慢悠悠喝了起来。

隔壁房间里,却吵耳地厉害。一方面是李晋的哭叫,另一方面则是六萬的数落声,嘴里都是责骂李晋不该带坏了大器天天喝酒耍钱。李晋心里苦,但是疼得说不出。与其在这里遭罪,倒还不如拖着伤辛苦辛苦出去执勤呢。

“哮天你让开!”六萬嘱咐道。一阵银光后,哮天缩在了墙角,哆哆嗦嗦不敢睁眼看。只见六萬抬起桃木枝,一把扎进了李晋肩头的伤口。李晋一翻眼,不再吭气了。伤口总算开始愈合,里面袁天罡留下的真气顺从得融进了桃木枝中。

疗伤完毕,六萬擦了擦头上的汗,再将李晋的伤口小心包好,摸了摸哮天的脑袋后,这才起身出去,从外面关上了房门。

好了,还有一个需要照看的,就在隔壁……


六萬走了几步,转进了隔壁房间。里面的万蝗坐在太师椅上,一脸笑意:“来啦?”

六萬笑了笑,转过身去,将房门关上——这是规矩,毕竟每个执金吾都各自有秘密,有些本事也不想被别人看到,哪怕是同门手足。

六萬照规矩做着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把自己送进了火坑。

万蝗色胆包天,借着酒劲儿从后面一把搂住了毫无防备的六萬柳腰。六萬心下一惊,还未来得及开口责骂,万蝗的双肩已经迸出了两根半爪半手的物件,死死捂住了六萬的嘴巴。

“别怕……早就知道你对我的一片心意了,嘿嘿。”万蝗说着,将六萬搂在怀中,眼瞅着嘴巴就要凑到六萬的脸蛋上:“我也打听过了……你一个姑娘家,守活寡多年,也是辛苦啊……是不是之前的青梅竹马没什么指望,这才找准我受伤的机会主动凑上来投怀送抱吧……嘿嘿,你是不是也知道,大当家对我另眼相看,知道我未来飞黄腾达?其实,我不介意……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诱人的身材,我怎么能不愿意呢……你次次关门,我早就知道你暗示的心意,只是一直都人多眼杂,我才忍耐至今……”

说话间,万蝗搂在六萬腰间的双手开始向上摸索,嘴巴也朝着她的脸蛋凑了上去。

六萬并不擅长于搏斗,尤其是被人近身之后。她本能地摸出了桃木枝,却不知如何发招。眼见万蝗的双手越发不像话,六萬心一横,双手握住了桃木枝,朝着自己的腹部便是一刺。桃木枝贯穿了六萬的肉身,直逼身后的万蝗——万蝗没有料到,这女人竟然第一招便是打算同归于尽,急忙一把将其甩开。

六萬姑娘摔在了墙角,登时便晕了过去。


“妈的,装什么。不想着荣华富贵了吗?我可怜你,你倒是来劲了。”万蝗气不打一处来,随即自己转身锁好了房门,这才一边迈着步子,一边宽衣解带……

一道银光,从门缝里泄了进来。

哮天一口便死死咬住了万蝗的脚踝,同时死命地向后拽。万蝗哎哟一声,低头见是那只一直不喜欢自己的看门狗,顿时怒从心起,裤腿处涌出了数只巨大的蝗虫,爬上了哮天的后背开始啃咬。这些妖虫与吴承恩收拾掉的不大相同,都是血红色的外骼。哮天吃不住疼,低低呜嗷一声,松开了嘴在地上前后打滚,想要甩掉身后那几只吸血吃肉的虫子。

万蝗看了看腿上的伤口,已经见骨。这份伤痛,令万蝗终究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当即释放妖气,整个人变作一丈高矮,虽然勉强还是人形,却已经是蝗虫模样,四肢变作六肢不算,筋肉也是异常粗壮,嘴巴更是顺势变作四瓣不断咀嚼着。

“咬我!?”万蝗抬起粗壮的腿,朝着哮天最柔软的肚皮便飞起一脚。小腿不仅弹得凶狠,上面也是挂满了细细的倒刺。一踢下去,哮天只是贴着对方的腿部被掀翻,却没有办法飞出去,肚皮上也多了一层层伤口。但是,哮天却没有出声,只是紧盯着眼前的万蝗咬牙,从牙缝里挤出呜呜的威胁声响。

万蝗见状,只是冷笑,他俯下巨大的身躯,用两只同样充满了倒刺的前爪一把捏住了哮天的脖子,送到了自己的嘴边:“狗肉入口应该不错吧。看看你到了我的肚子里,是不是还敢这么瞅我!”


是的,万蝗知道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好在今日特殊,宅子里竟然不见任何身影;这样一来,只要吃了这只狗,再把晕在旁边细皮嫩肉的六萬一并吞进肚子,便能死无对证。日后有人追问起来,自己便一问三不知——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名声,以便未来可以顺顺当当走到执金吾大当家的位置……

脑海之中美梦未醒,万蝗忽然惨叫一声——哮天不管不顾,朝着万蝗挂满倒刺的胳膊用尽力气便是一口,毫不畏惧,嘴里面登时流了很多血。

门外,传来了李晋拍打房门的声响——他听到了不对劲的声音,又闻到了血腥味,这才猛然惊醒。只是,李家的门闩并非一般材质,只要上锁,便坚如磐石。

万蝗哪里有哮天的骨气?听得有人敲门,他慌乱地一把甩开了哮天,捂着已经折断的胳膊怒从心起。只见万蝗的双腿渐渐便得细嫩了几分,倒刺虽然不见了,却化作了两把锋利唐刀的形状。万蝗一步一步垫着脚走到哮天面前,猛然抬腿,朝着哮天的肚子下了死手——

叮的一声。

“打狗也要看主人的面子,自古是这么个道理吧。”不知何时,被拒在门外的李晋已经蹲在了哮天面前,右手抚摸着哮天的脑袋,脸上都是讪笑——同时,他背着身,抬着左手两指,夹住了万蝗迎面踢来的腿刀。


门闩不知何时断做两截,叮当落在地上。

哮天看到自己的主人后,终于委屈的呜呜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李晋的手心。

唔?看门的那个李什么来着……万蝗看到突然出现的李晋,心下一惊,却又随即平静——只因为他四下扫视一番,确定来这里的人只有看门的一个人,其他执金吾都没有露面。算你倒霉,看来今天自己手上,又要多一条人命了——

万蝗打定主意,准备收腿回来再次发招,一并将一人一狗同时弄死。但是,万蝗用了力气,却发现被李晋用双指夹住的腿刀一动不动。这小子果然是个下人,力气倒是挺大——万蝗见自己抽身不得,即刻换了思路,原地单腿腾空而起,横着朝着李晋的脖子劈出去了另一条腿——

但是,一声脆响,李晋的二指已经捏碎了万蝗的腿部外骼。万蝗一声惨叫,被李晋用双指夹着摔在了地上。

“卷帘虽然为人阴险,却也素来不肯犯下这等恶心事。他手底下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玩意……”李晋依旧没有回身,只是蹲在地上无可奈何地搔搔头。同时,他伸出手,哮天便化作银光,附在了主人身上。银光散尽,李晋站起身来,却有些立不稳,他抚着肩头的伤口,嘴里依旧嘟嘟囔囔:“执金吾真是缺人,连你这种玩意都能进来,至于么。”

身后的万蝗早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一个数落的字,直接张开四瓣大嘴,振着背后的翅膀本能地顺着李晋肩头伤口的血腥味扑了过来。四瓣口器,皆是黑得发亮,看得出里面凝着厚重妖气。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万蝗清清楚楚看到,李晋确实是缓缓转过身来,不紧不慢地揉了揉了自己的肩膀,然后脸上还露了一个疼的不得了的表情,之后,他才伸出一只手,凭空那么一握——万蝗只觉得一切都是走马灯,画面永远是一幅一幅,慢得让人想要打哈欠。但是一套动作下来后,万蝗又觉得仿佛什么都还没有发生过——

一瞬间,万蝗的双翅、六肢和一只眼睛都被什么东西一把捏碎,下半身的脊骨也一并变成了粉末。万蝗那庞大的身躯,却如同别人手中的蛐蛐一般被轻易悬在了空中滴血。

李晋攥着拳头,面无表情,嘴里面的牢骚却没断过:“前几天,那青玄和吴承恩怎么不顺势把你杀了呢,当时也是够拖泥带水的。唔……难不成,他不能杀生吗……”

一边说着,李晋一边缓缓松开了拳头。悬在空中的万蝗一下子跌在了地上,元气大伤,再也反抗不得。李晋急忙跑到晕过去的六萬身边,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摇晃着她的身子。

这个时候,万蝗才听到外面有什么人落了下来。


紧闭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大器急急忙忙冲了进来,被门槛绊得摔了一跤,简直狼狈。进来之后,却见到李晋怀中抱着的六萬不仅晕了过去,而且衣冠不整。另一旁,则是那倒在地上的动弹不得的万蝗。

“怎么回事!?”大器大声吼道,同时抬起胳膊褪下了身上的外袍,批盖在了六萬的身上。

“你来得正好……”李晋一脸疼痛难忍,开口说道。

“你来得正好……”一旁卧坐在地上的万蝗,也挣扎着开了口:“他,看门的……想要非礼照顾我的六萬姑娘……我伤势未愈,虽然拼死相搏,却没有保得姑娘周全……”

“啊?”大器听到这里,眼睛登时瞪得要裂了。

李晋听到这番话,也是一愣:他万没想到,那万蝗会来这么一手。随即,李晋同情地摇头——他明白,失去理智的大器,会做出什么事。

万蝗心中清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只要能引得二人动手,自己再悄悄除掉一旁毫无防备的六萬,这件事便算是万全。日后追问起来,想必大当家一定会替自己说话,死无对证之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万蝗脑海中的想法,永远定格了。只因为大器已经一脚踩了过来,像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将万蝗的半个脑袋踏破,一命呜呼。大器脚面不断摩擦,直到万蝗的脑袋连点渣都不剩。

“本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你诬赖我兄弟,不打自招!?”大器眼神迷离,嘴角露出疯狂的笑容——李晋即刻抬手,捂住了已经晕过去的六萬双眼——光着膀子的大器蹲下身子,从口器开始不断徒手撕扯,直到万蝗的尸首血肉模糊,才被挖出来了那枚精致内丹。大器抬起手,笑呵呵地将内丹放进嘴里,上下牙齿一并用力,将内丹嚼碎后又吐了出去。地上的残渣不断腾起妖气,大器随即掏出一枚骰子,重重砸在了内丹的残渣之上。登时,所有妖气都被镇住,残渣便消失不见,骰子上的六面花色,略微鲜艳了一些。

事毕,大器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李晋面前,顺势将骰子在腰布之中收好,同时看着李晋身上的纹身,开口说道:“哮天,做得好。”

哮天不解的嗷呜一声,却被李晋示意不要多说。

“你怎么回来了?”李晋问道,对大器突然回到宅子有些不解。

大器蹲下,说道:“二当家说我衣服太脏,让我回来换一身再过去。我心说自己的衣服都拿去当了,肯定不能让二当家知道,这才想让六萬帮我粗洗一下作数。”

“人家姑娘凭什么替你洗衣服?”李晋撇撇嘴,觉得大器倒是没把六萬当外人。

“如何?”大器自觉自己粗手笨脚,不敢再靠前了,只是盯着六萬一脸担心。她的腹间一直在流血。

李晋站起身来,捧住了六萬:“不大好,一定得找大夫。”

大夫……大器看着六萬,心中只是叫苦:执金吾之中,已经没有了会医病救人的人选。六萬是上一次执金吾内斗之后,唯一能够担此重任的独苗,所以大当家才如此重视于她。类似于今日这种有可能会恶斗的场面,都会刻意安排六萬避开。

只是万没想到,执金吾里竟然会有此等变故。

大器揉着脑袋,思来想去,看了看时辰后终于下了决心:“水陆大会里,有几位宾客素来都是咱李家的人,负责一些闲杂事务。其中一个叫‘来世仙’的,精通医道。看时辰,今日大会还未开始。我现在便去抓他。”

说罢,大器头也不回地甩门而去。

“是请不是抓,是请人家!”李晋在身后大声提醒道。


是的,天圆地方里面,此时出席的宾客还寥寥无几。家主一会儿会直接走宅子走风水路来此,自然不必担心安危。李靖带着一众执金吾都集中于此,怕的就是有人会被狮驼国三雄偷袭。

昨夜凌晨,自从白象离去,狮驼国三雄便一直没有回登天塔。他们三个,能在哪里落脚呢?

其实,三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通往天圆地方的那一片无尽的海棠花林之中,便是三人落脚的地方。

白象不断朝着青毛狮抛洒着药酒,酒壶已经空了。靠在树上的青毛狮只是苦笑:“别倒了,两百年才攒了这么多,都给我,岂不浪费。留一点,给老三应急。”

“闭嘴。”白象不耐烦地说道。青毛狮登时缩了身子,委屈地将尾巴尖含在嘴里,自言自语道“我伤这么重了你还凶我”。

“凶你?我还打你呢你信不信?”说话间,白象用鼻子缠住酒壶,作势就要去砸青毛狮的脑袋。青毛狮本能一挡,却没有东西砸下来,他便得意起来,说就知道老二舍不得打自己。

说真的,要不是舍不得自己的酒葫芦,白象早就真得砸下去了。

一旁站着的苏钵剌尼不发一言,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双眼始终瞄住那条通向天圆地方的唯一小路。几个身影已经走过去了,苏钵剌尼都是没有反应。

直到另一个身负重盔、背着十几样兵器的身影快步而行。一直张望的苏钵剌尼望了望,开口问道:“二哥,是他吧?”

白象抬起头,随即点了点:“没错,一直帮李家铸造兵器的第五代兵修。”

苏钵剌尼双翅一展,眨眼间便站在了兵修的面前。白象远远望去,只见苏钵剌尼同对方交代了几句,之后那个兵修大怒,双手一抬,背后的兵器呼应着自己的主人一并蓄势待发——

下一刻,苏钵剌尼已经落在了白象面前,将那兵修的尸首丢在了地上。

苏钵剌尼撒下一枚羽毛,将兵修的尸首托起。白象打开酒壶,顺势将其吸了进去。

“还有谁?”苏钵剌尼打了个哈欠,一宿没睡的他显然有些困乏。

“还有三个人,必须除掉。”白象摇晃着酒壶,里面的颗粒声响渐渐化作水声:“酒壶里的这个是替李家铸造、修复兵器的,三代和四代一时间都来不了;另外要紧的,还有给李家筑城的精工鬼道、负责管理祈雨祈福的大白散人,以及……李家的御用太医,来世仙。除掉他们,咱们便可放手与李家一搏,他们便没有能力再有再起东山的本钱。尤其是这个行医的,医术与那二十八宿的麦芒伍不相上下,一定要除。否则打起来,李家也能慢慢削去你我实力。只要杀了来世仙,整个水陆大会之中,便不再有人能扶救伤兵,你我伤一个,便死一个。”

苏钵剌尼听不进去那么多,只是继续望着那条小路。


而在海棠林子的另一边,客房之内,吴承恩这才刚刚起身。青玄早已经收拾妥当,正准备和吴承恩一起去找李棠——一旁帮着做了早饭的玉兔姑娘,却传来了几声咳嗽,看来是身子抱恙。这也难怪,昨夜里袁天罡发威,空气中原本蕴含的真气大乱,惹得一般人经脉也是不稳。加上玉兔姑娘本来身子就虚弱,此时便感染了风寒。

说来好笑,玉兔明明自己才是冰天雪地的中心,却依旧会染上这等病疾。

而青玄虽然精通于恢复之术,却对一般疾病有些束手无策——青玄只会恢复内外之伤,并非医病。幸好,这房间里还有一个得了麦芒伍些许真传的关门弟子在场。

“倒是不碍事……”吴承恩有模有样地替玉兔号了号脉后,揉搓着冻僵的双手不断哈气:“一会儿见了李棠,请她带我出去采几味草药便可。”

只是片刻接触,吴承恩的手指已经结了一层厚重冰霜。

玉兔姑娘自然是推脱,不想麻烦二人为自己操心;言语之中,还是咳了几声。看着吴承恩有样学样的沉稳,倒是让玉兔心情好了不少:这举止,像极了那不喜欢说话的伍太医。

只是,吴承恩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出席那水陆大会。因为李棠昨夜已经告知,今日李家要处理的事务,便是南疆地盘一事。提及于此,吴承恩便一定要去替小杏花讨个公道了——待到一会儿采了草药,自己便……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门。吴承恩急忙奔过去,心说李棠来得倒是挺早。打开门后,门外站着的人,却并非李棠。


“吴公子,得罪了。”铜雀笑脸吟吟,对着毫无防备的吴承恩,伸出了自己没有戴鹿皮手套的手。



本篇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