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都市婚恋之妻子的秘密.

要悦读 2018-06-13 03:12:14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两会圆满谢幕,常雨泽的任务也终于顺利结束了。

 

两会期间,各地代表和国内外新闻媒体云集首都北京,为了维护首都的社会治安和良好形象,常雨泽和同事们每天都奋战在维稳第一线。公差之余,常雨泽也象参会代表那样认真听取两会的各项提案和领导报告,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两会代表,但他有着浓厚的参政知政议政的政治觉悟。

 

每年两会结束后,单位都会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贯彻两会精神的学习和会议,提前消化两会精神到时候容易写材料。

 

人大会议闭幕是在3月14日,常雨泽和他的维稳小组在三月下旬离京。会后十来天时间是他们的扫尾工作,把一切不可预料的不稳定因素和危险因素再全部清理一遍,不留一点隐患。

 

为了备战两会维稳任务,春节刚过常雨泽就驻守北京了,到现在近三十天了,想念娇妻和娇女日浓,今天能回家与妻女团聚自然令他精神倍爽。

 

下午四点多,常雨泽回到家乡归德市,一座座落在黄淮平原的充满活力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出差回来,路过北郊。前年,常雨泽和妻子徐虹都相中了北郊丽水家园的一套别墅,一个朋友开发建设的,给内部价,比较便宜,于是就买下了。

 

但别墅距市内较远,生活不方便,他和妻子很少过去住,房子大多数时间都处于空闲状态,其实,整个别墅区的入住率都很低。逢周末,常雨泽和妻子才会偶尔去一次,在豪华的大卧里共享浪漫之夜。

 

参加工作十几年,常雨泽和妻子通过辛勤工作和双方父母赞助购买了三套房产,一套是单位集资房,面积八十多平方,有点小,现在闲置;一套是一百五十多平方的商住房,四室二厅,他和妻子正在住用,是他们真正的家;另外一套就是北郊的别墅。

 

听局里讲,这些天省会城市和那些大城市为了响应两会召开,都加大了社会治安管理,一些社会闲杂人员都被分流到了中小城市。归德市地处三省交界处,交通便利,人口众多,历来就是商贸发达之城,自然吸引各类人士聚集。

 

听说近日归德市就分流过来几个流窜作案的惯偷,专找高档小区下手,丽水家园已经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常雨泽担心他的别墅也会被小偷光照,他家门外没有挂着警徵,小偷才不会区别“对待”。

 

他正好回家路过,就去别墅检查检查。这种事情常雨泽自然不会让妻子知道,更不会让她去别墅查看,妻子胆小,让她知道只会给她添堵。

 

按归德市的规划,北郊是城市休闲旅游区,北环附近都是大面积的待开发土地,里面种满了花草树木,形成一片绿色海洋。丽水家园就座落在绿海里。这里环境幽美,当车一开进小区,就有一种摆脱喧嚣都市的自然幽静和脱尘的味道。

 

常雨泽把车停在别墅前,先绕行检查一周,发现门窗闭合完好,接着打开房门,检查里面,客厅里的电器和摆设一切正常,没有小偷光顾的迹象。客厅的木地板光可鉴人,桌明几亮,室内还散发着淡淡的清洁剂的香味,看来别墅里刚刚打扫过。

 

检查完一楼的房间,常雨泽顺着旋转楼梯先走上二楼,先来到阳台,打开窗户,深深呼吸这混合着草木香味的新鲜空气。

 

常雨泽最后走进超大卧室,这是别墅里他最钟情的地方,充满浪漫和甜蜜的氛围。由于别墅远离市中心,他和妻子不打算长住,所以只是简单装修,只有主卧室进行了精心豪华装修。妻子定的色调和风格,有点欧式的宫廷装饰味道,窗帘和吊饰都是粉色的,豪华婚床也是粉色的。

 

每次他和妻子睡在这间卧室里,他总感到是在重温浪漫甜蜜的新婚之夜,这样的春宵美景总让他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夜太短。

 

卧室里挂着一张巨幅照片,他们结婚时拍的婚纱照,只有这间超大卧室才能尽显他和妻子恩爱无比的浪漫情怀。

 

在姹紫嫣红盛开的牡丹园里,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妻相偎相依,新娘子身着洁白婚纱,小鸟依人般偎在高大英俊的新郎怀里,新郎有力的大手轻环新娘纤纤细腰,一对新婚恋人侧身相向,深情注视,新娘俏脸略微上倾,红辰轻启,似乎在向爱郎索取蜜吻,但又有点害羞,脸颊飞满潮红。

 

这是常雨泽最喜欢的婚纱照之一,为了拍好这幅牡丹园里的精彩瞬间,牡丹园特意清场半个小时,好让摄影师抓拍最佳的镜头。

 

看着眼前百看不厌的画面,常雨泽不由得想起他和娇妻相处的每一个甜蜜夜晚,一股暖流开始在他的身体里悄悄涌动。

 

他和娇妻将近三十天没有亲热了,他是一个强健的男人,深爱着美丽的妻子,即便结婚多年,对妻子依然保持着热恋时的浓厚爱意,让她尽享人世间最美妙的乐趣,让娇妻时时刻刻绽放出最美丽的色彩。

 

他决定今晚就把娇妻接到这里,把他积聚多日的爱意和激情全部奉献给娇妻,如此一想,身上越发燥热,他收回视线,不敢再看下去。

 

  常雨泽走进卫生间,洗洗脸,给火热的念头降降温,然后惬意的躺到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床枕上似乎还散发着娇妻的体香,让他嗅之如醉。

 

初春的阳光异常明媚,即便透过薄薄的窗纱的依然明亮耀眼。常雨泽觉得窗外的阳光破坏了室内朦胧的意境,于是起身将里层粉色的窗帘再合上,就在拉动窗帘的时候,窗帘下摆遮挡住的一团白色手纸引他的注意,由于地毯是白色的,再加上窗帘下摆遮挡,同样是白色的手纸非常隐蔽。

 

他和妻子还是春节前在这住了一宿,记得当时曾把卧室仔细打扫一遍,怎么会漏掉手纸呢。他信手捡起,发现手纸有湿湿的感觉,这感觉让他非常不爽。他打开手纸,发现里面裹着一个套子,透明的套子里还残留着一些白白的象浓鼻涕样的液体,散发出恶心的腥臭气味。

 

常雨泽顿生不祥的预感,急忙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最里面的一盒套子。这盒套子是国外原装货,不同于国内贴牌生产,价格不菲,据同事介绍,这种款式是欧美商娱名流们的最爱。他用几盒软中华才从同事手里换来两盒,家里放一盒,别墅放一盒,想在哪用就在哪用。

 

其中家里的那一盒快用完了,别墅里的这一盒刚打开口,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用。一盒有十二个,现在只剩九个了,手纸里包裹的那个套子与盒子里的正是同一个牌子。这意味着有人在卧室里用了三个套子,另外两个扔掉了,这一个是刚巧被窗帘的下摆挡住,所以才留到现在。

 

常雨泽感到一阵眩晕,他不敢想象,谁会跑到他的卧室,在他的床上,使用他买回来的套子?谁用的套子他倒也不特别担心,但是用在了谁的身上才是他最不愿想最不敢想的事情!这个问题象尖刀一样猛的一下刺痛了他的心!

 

真他妈的,肮脏!

 

常雨泽心中怒骂一声,把套子和手纸扔进垃圾袋里,提着垃圾袋来到楼下,随手把它扔进门外的垃圾桶里,然后抽出几张面巾纸,拼命擦手,仿佛套子上肮脏的东西污染了他的手掌。

 

常雨泽不再犹豫,驾车离开,他要回家问问妻子,她来没来过别墅?或者其他人来没来过别墅?

 

当他开车经过小区大门时,小区保安向他敬个礼,常雨泽把出入卡递给保安,随口问一句:“小区的监控装好没有?”他记得刚买别墅时,物业承诺小区会有本市最完善的监控系统。

 

“正在装,老板,很快就装。”保安毕恭毕敬的回答。

 

常雨泽知道这是物业的托辞,只要房子卖完,后续的事情就难办了。再说,小区内住户稀少,少有人对此在意。再说,监控系统除了防范坏人外,也会干扰那些不愿隐私被人发现的人,这些人对此更不关心,甚至暗地里还会抵制。

 

常雨泽右转,离开丽水家园,向回家的方向驶去。

 

前行三十米,路左一根高高的电线杆引起常雨泽的注意。

 

高高的线杆高挂着一个摄像头,乌黑发亮的外壳就象某个魔兽的眼睛。

 

常雨泽心有所动,急转方向,掉头向市交警支队开去。

 

来到交警支队,常雨泽径直走进路况监控中心,值班的小王见常雨泽进来,赶紧给他让座,倒茶,下班时间领导来示察工作,让他很感动,也很紧张。

 

常雨泽看出小王很紧张,就微笑说:“没事,我是有点私事想让你帮个忙。”

 

小王站得笔直回答:“领导请指示。”

 

“丽水路上的监控头启动没有?”

 

小王赶紧坐回工作台,调出丽水路上的临控头,在显示屏上,丽水小区的大门上“丽水家园”四个烫金大字一清二楚,“领导,好着呢。”

 

“这一个月的监控记录都有吧?”

 

“一个月的应该没有删,再早的肯定没有了,我查查。”小王埋头从电脑上查找监控记录,小心亦亦的问一句,“领导,有情况吗?”

 

“前段时间,我一个朋友把车停小区门口了,不知道让谁的车给剐一下,这车主也不是东西,吭也不吭一声就开走了。其实就剐掉一块漆,修修也花不几个钱,关键是偷偷溜走了连句话也不说让人生气。”

 

“那就是。领导,找到了。”小王调出丽水路的监控记录,欣喜的问,“领导,你朋友的车是什么时候被剐的,我把那一天调出来。”

 

“我朋友的车停得时间长了,他也记不得是哪一天。要不,你从二月二十二那一天开始查吧,你调出来,我自己看行了,你该忙你的事忙你的事,别耽搁你的工作。”

 

常雨泽是在二月二十二日离家去北京的,那天是正月初九。三六九,出门走,正是出门远行的吉利日子。

 

常雨泽盯着显示屏,仔细辨认进出丽水小区的每辆小车,由于摄像头距丽水小区大门太远,无法看清车内的情景,到了晚上则只能看见车牌号。终于,常雨泽看到一辆非常熟悉的小车!

 

录像显示:在他离家的第六天,二月二十七日晚,一辆车牌号五个七的红色马自达来过小区,晚上十点钟进来,早上六点钟离开,此时天还未亮,也就是说红色马自达在这里过了一夜。

 

这辆豪华板的红色马自达是妻子的爱车,前年年底买的,车牌号是从老桑塔纳上换下来的,这么牛的号码当然是常雨泽利用他的优势搞到的,否则即便花上十万八万也买不到。

 

二月二十七日是星期六,星期六星期天,女儿不用去幼儿园上学,经常去她外婆家住。也就是说,在这两个晚上,妻子是自由的,她不用在家陪女儿。可是,常雨泽非常肯定,妻子不会单独住在别墅,每次都是跟他享受夫妻乐趣时才入住别墅,那怕是去别墅收拾房间她也不会独自去,总要带上小保姆,她说里面太大,太空旷,一个人进去就害怕。

 

  可是,为什么妻子会在他仅仅离家六天的时候就独自去别墅睡觉,她不是害怕吗?难道说是她的朋友借了她的马自达,又借用他的别墅睡了一晚?可是,那个肮脏的套子也怎么解释?不会是她的朋友临时借用的吧?太多的不确定,太多的巧合,这些因素加起来,说明一个问题,那个肮脏的套子一定有大问题!

 

常雨泽把这段监控录像拷到他的U盘里,故作轻松的给小王说声谢谢,离开监控室,离开交警支队,支队的交警见了他纷纷打招乎,他视若未见,茫然离开。从监控室出来,常雨泽感到双脚仿佛悬在空中,脚底下柔绵绵的,眼前的景像光怪陆离,他也不知道自已是怎样昏昏沉沉走回车内的。

 

他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他最疼爱的宝贝娇妻会与那个肮脏的套子有关系!他和妻子相恋多年,婚后非常恩爱,他是局里的模范丈夫,妻子是局里评定的模范警嫂,他和妻子是局里那些青年夫妻们的楷模。

 

妻子美丽贤惠,大学学历,律师执业资格,工作待遇优厚,出身权贵,没有沾染庸俗女人的那些爱幕虚荣、贪图小便宜、作风轻浮等坏毛病。

 

常雨泽自信即便天下女人都偷人了,妻子也不会偷人,那比随便机选一注就百万大奖还要难上千万倍。

 

常雨泽甚至开始幻想一定是那几个流窜过来的惯偷溜进了别墅,并且进来的是一男一女雌雄双偷,他们溜进别墅,没有触动门窗,没有动用里面的高档电器,没有乱翻抽屉和衣柜寻找财物,只是在他的卧室里胡天黑地的办事,办事时用了他的套子,办完事又把卧室收拾得干干净净才离开。可是,那辆实实在在的红色马自达一下粉碎了他可笑的幻想,让他必须接受现实,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

 

那个肮脏的套子,就是物证!

 

常雨泽踩开油门,疯狂的驶回丽水小区,返回别墅,从那个垃圾桶里捡出那个垃圾袋,垃圾里正装着那个肮脏的套子。他把套子和手纸从垃圾袋里取出来,放在车内仪表盘的上面,浑身无力的冷冷的打量着它。

 

洁白的手纸以极慢的速度展开着,就象一朵正在绽放的洁白无暇的雪莲花,那个肮脏的套子从花心慢慢钻出来,向人展示它那精美的象皮肤一样透明柔嫩的薄膜,薄膜深处隐藏着浓浓的白色浆液,这毒液似乎已经成熟,随时都会从薄膜里溢出来,那无法形容的令人作呕的腥臭味慢慢弥漫出来,很快狭小的车厢内都是这令人作呕的臭味,这真是他妈的天底下最丑陋最肮脏的东西!

 

那肮脏的套子就象一颗燃烧弹,猛烈的燃烧起来,在他心中冲起滔天的火海。他猛的按动喇叭,小车发出刺耳的鸣叫声,然而小车一动也不动。他想立刻赶回家去,抓住妻子,大声质问她,为什么?为什么!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最后就……是呀,最后怎么样?狠狠揍她一顿,和她一刀两断?离婚,这个字眼太可怕了,想都不敢想的字眼,已经超出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不敢想象这样可怕的结局。

 

常雨泽陷入深深的痛苦中,他不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他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他该如何处理如此可怕的现实。就象往日出差回来一样,他会直接回到家,做上一顿丰盛的饭菜,和妻女共享温馨的晚餐,然后在卧室搂着娇妻说不完的情话,做着永不知疲倦的美妙运动。他早已经把回程时间电话告知了妻子,妻子一定买好菜,等他回去掌勺。妻子不会做饭,他出差时就由保姆在家做饭。

 

公安系统盛行大男子主义,都是警嫂给警察老公做饭,而常雨泽恰恰相反,他喜欢做饭,并且手艺不错,他不愿妻子洁白细嫩的小手被粗糙的果蔬磨砺,看着妻子美滋美味的享用他精心做出的饭菜,他心中洋溢着幸福的成就感。虽然局里许多同事因此对他颇有嘲讽,但是他毫不在意,我爱我妻,美丽娴淑的妻子就是我的最爱!

 

这个突然出现的可恶的套子却一下打乱了他的计划,破坏了他的心情,他不敢回家,不想回家,他害怕看见妻子,害怕面对那个可怕的问题,害怕听到她的回答。如果从她的热情里看出虚伪,他会非常非常伤心。

 

他还没有想好,如果真是她做的事情,他该怎么处置她,狠狠骂她一顿?从谈恋爱至今他没有对她说过一句难听话;狠狠的揍她一顿?他更下不了手,平日里他宠爱她还不够。

 

但是,他不会当缩头乌龟,他要当面揭穿她,斥责她,让她后悔,让她忏悔,让她给他一个理由,如果她解释这是一个误会呢?不可能,套子是实实在在的套子,马自达是独一无二的马自达,你还有必要再去怀疑的你判断吗?

 

应该是没有必要了,完全不必了,常雨泽心里想着,狠狠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小车似乎不堪重击,颤抖一下,套子从仪表盘上滑落下来,掉在脚下的皮垫子上,肮脏的浓白的液体似乎要从套子里流出来。

 

国外的东西真他妈质量,已经二十多天了,这些肮脏的液体还没有蒸发完。

 

  常雨泽又小心亦亦的把套子重新包好,放进小抽屉里,这是确凿无疑的物证,判她有罪的物证!他英俊的脸庞痛苦得抽搐着,双眼冒出愤怒的火花。如果真的是她,他不会骂她,不会打她,可绝不会轻易原凉她,绝对不会!

 

太阳落山了,淡淡的夜色很快笼罩大地,归德市华灯初起,错落有致的高楼和车水马龙的街道都掩映在光与暗交织的迷离景色中。

 

常雨泽开着车,茫然的游荡在熟悉的大街上。他温暖的魂牵梦萦的家今晚是如此的陌生,他甚至害怕回家,他不打算回家吃晚饭了,他只想喝酒。市内朋友很多,喝酒的地方自然也多,常雨泽正拿不定注意找谁时,手机铃声响了,手机显示快没电了,估计刚能接这个电话。

 

治安支队队长王成立打来电话:“兄弟,回来了也不吱一声,哥这杯酒还给你留着呢,别说不想喝哥的喜酒。”

 

常雨泽刚进市局时跟着王成立跑过一阵子,王成立比常雨泽大十几岁,业务能力很强,工作上很照顾他,象老师又象大哥,是个好哥们。

 

王成立早年当兵,他老婆在农村种地。后来,王成立转业到公安系统,他工作能力强,官升得很快,由地方派出所到市局再到支队长。他地位高了,眼界开阔了,五大三粗的农村老婆看不上了。他开始结识其他女人,都是年轻漂亮女人的,固定的有几个,临时的短期的更多。

 

去年,他老婆得急病死了,其中的小四立即升为正房,王成六已经四十挂零,小四才二十多岁。

 

小四原先是大酒店的领班,长得非常漂亮,嘴巴又甜,深得王成立宠爱。王成立投资给她开了一家饭店,乡缘酒店,农家风味为主,菜味正,价位适当,服务又好,在市内小有名气,再加上王成立的人脉,酒店生意很好,不提前预订很难临时找到包厢。

 

其实大家都明白,在单位做事,工资是死工资,而乱七八糟的花销很多,要想活得舒服些,职位升得快些,就得想法弄钱。现在国家查得严,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受贿发财,大多是通过打擦边球的方式赚钱,借用亲属的名字投资入股或者开办公司。

 

常雨泽也在市内拥有一家洗脚城,挂在亲戚的名字下,起初他只是投资入股,后来合作方撤资不干,他就独自把店面盘了下来。洗脚城名为玉洁足疗保健中心,有四十多间包房,不大不小,在市内同行算中等,店面不大,口碑不错,每月有五六万的纯利。

 

这就够常雨泽一家花销了,他从不指望在商界混,更不想成为千万富翁。

 

上礼拜,王成立和小四结婚,已经他是二婚,并且原配去年才去世,局里怕影响不好,不让他大操大办。王成立就私下小范围的办了婚礼,捧场的都局里的同事和他圈子里的朋友。常雨泽刚好在北京出差,没能出席他的婚礼。王成立听说常雨泽今天出差回来,立即打电话让他过去喝酒。

 

“王哥说哪去了,我这不刚进市区嘛,连家还没回呢,说,去哪。”

 

“还能去哪,来我家,乡缘酒店。”

 

常雨泽结婚时王成立给他封了三千元的红包,这几年物价涨得厉害,常雨泽给他回了五千元。不并乎钱多少,感情最重要。

 

常雨泽来到乡缘酒店,酒桌上的人都到齐了,除了他这个“贵客”。陪客的人常雨泽都见过,有娱乐场的老板,有做生意的老板,也有在单位混事的,都是王成立的战友和朋友,女人只有一个,王成立的新婚姣妻孙丽娜。

 

她穿着一件大V字口的薄红毛衣,胸口一片雪白,一颗亮闪闪的钻饰挂在细白的脖颈上。她着淡妆,红唇欲滴,双眼顾盼生情,在大酒店做过经理,眼神把握得恰到好处,热情而不娇情。二十多岁的女郎充满活力和朝气,再加上新婚燕尔,地下转到地上,所以神情举止十分的幸福和自信。

 

“弟妹怎么没有来?”王成立见面就埋怨说。

 

“她晚上有事,脱不开身。”常雨泽推辞说。

 

“这是我的好兄弟市局控申科科长常雨泽。”王成立开始给他的朋友做介绍。

 

常雨泽与他们纷纷握手,这几个人常雨泽以前也都见过或听说过,归德市就那么大,圈子里凡是有点名气的人几乎都能扯得上关系。

 

王的几个女人常雨泽都见过,对她更不陌生,恭维说:“嫂子真漂亮,要是上电影,就没有范冰冰混得了。”

 

“常科长真会开玩笑。”孙丽娜笑了起来,一笑更漂亮,没有女人不喜欢听恭维话。

 

“老弟更会说,弟妹没有来,弟妹那才叫漂亮,李嘉欣见了弟妹还不羞得钻地下。”以前,常雨泽经常听到朋友夸赞徐虹的美丽,说她象某某电影明星,徐虹确实有明星气质,并且她的这种优雅气质是天然生成不加雕琢修饰的。常雨泽经常为娶了一位漂亮妻子而骄傲,但是今晚听到有人夸赞妻子,兴致全无,反倒象嘲讽,开始落座喝酒敬酒。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常雨泽心情很差,但是,这毕竟是朋友的喜酒,心情再差也不能流露出来。常雨泽把酒言欢,酒杯流转,不多时就下去一件梦之蓝。王成立是局里有名的海量,他的朋友也都是如此,一件酒他们喝得最多,常雨泽虽然少些,也有七八两。

 

在家,徐虹给常雨泽立下几条禁令,烟不抽,酒少喝,不赌不嫖。禁酒这一项,不是要求滴酒不粘,而是要适量少量饮酒,不能酗酒。平时常雨泽都很听妻子的话,今天心情不好,忽视了妻子的禁令,喝得有些多,其实离他醉酒的上限还差四五两,但是此时已经尽显醉态。

 

  王成立很高兴,常雨泽在酒场放得开,说明他是真兄弟。看看已经一点半了,王成立担心徐虹抱怨他,出差回来还没进家门就把人灌醉了,所心亲自开车把常雨泽送回家。来到楼下,王成立想把常雨泽送进家门,常雨泽坚持不让,说喝这点酒上楼还不成问题。

 

出差回来第一天上班,常雨泽先给领导市公安局局长刘逢东汇报工作。刘逢东非常重视控申(信访)工作,刑侦、治安、交通等工作都交给分管副局长,只有控申工作由他亲自抓。

 

两会圆满结束,归德市到北京的上访纪录为零,这说明常雨泽他们信访维稳小组所做的工作是很成功的。只要工作做好了,汇报起来就简单多了。刘逢东随口表扬常雨泽几句,说他长期在外出差很辛苦,给他放两天假,回家多陪陪妻女。

 

常雨泽谢过领导,说先安排好单位里的工作再说休息的事情。现在全局各科室正在学习两会精神以及部、厅两级领导讲话以及市领导关于落实两会精神的工作安排。这些会议无非是会上念念上稿子底下画画本子,没有多少实质意义。

 

常雨泽回到他的办公室,先翻阅近期下发的各项文件通知等材料,大致了解局里和市里近期动向,然后召集科室成员开会。控审科是一个小科,不象刑侦、治安等大部门,科小事情也少,常雨泽出差期间也时刻了解科里局里发生的事情,所以他很快就把今后几天的工作安排下去,会议很快结束了。

 

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常雨泽静下心来,把U盘插在他的电脑上,把监控录像慢慢放出来。常雨泽仔细查看录像里一个个车牌号码,重点时间是红色马自达进出小区的前后几十分钟。突然......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