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周末悦读】我们还能拥有父母多少年

河南省教育厅 2018-05-15 02:25:04


  半月前的一个周末我在家打扫卫生,突然门铃响了。等我去开门,外面却没有人。然而我刚关上门没一分钟,门铃又响起来,我又去开,还是没人。如此反复,好几次,真是奇怪了。

 

  于是我悄悄地站在门口儿,等门铃第一声响起,我“噌”地一把拉开了门,结果,门外依然是什么也没有。

 

  这大白天的,可真是奇了怪了,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于是,在门外仔细查看,才发现,贴在墙上的门铃不见了。而门口地垫靠墙边那里扔着一张叠成四方块儿的一元钱。

 

  这是一块钱买我的门铃?

 

  接下来门铃依然断断续续地响起。

 

  这样的电门铃可控距离顶多一百米,所以,我可以断定,门铃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猜想,定是哪家的调皮孩子,摘了去按着玩儿。

 

  隔着窗户往楼下瞅了瞅,楼前的路上一个孩子都没有,只看到小区阿胖他爷爷的背影,从东往西,不紧不慢地移动着。

 

  门铃的丢失成了一个迷。

 

  然而,就在本周六的下午,我和儿子从外面回来,却意外地见到了我家的门铃。

 

  在小区角落里的一个车库门口儿,阿胖的爷爷正倚在一张破椅子上,眯着眼,他手里攥着的,正是我家的门铃。

 

  那个车库,是阿胖爷爷的住所。自从两年前,阿胖的爷爷从乡下来到城里,就住在这间车库里,车库门朝西,只有下午的夕阳能够照进去一会儿。

 

  车库卷帘门后面,装了玻璃门。我散步时,隔着门见过,里面有一张旧床,一张旧桌子,屋里堆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区里的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据说是儿子家两室一厅太窄,住三代人太不方便,老人便以腿脚不方便为由,自已要求住到了车库里,不肯上楼。

 

  话虽这样说,但是大家都知道,因为儿子一家并不欢迎父亲上楼,儿子儿媳妇很少光临车库,只有阿胖经常来找爷爷玩儿。


  住在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没有人喜欢去管闲事儿,更何况是家务事儿。


  只是,许多好心的老阿姨会拿一些吃的东西给老人送去,邻居们也主动把一些废品给他,攒多了,他会换一点零花钱。

 

  我们站在那里时,有一个阿姨走过来,见我们看他,就说:“这老头儿,也怪不容易,有点糊涂了,跟个小孩儿似的,不知道哪弄个门铃来,攥了好多天了!”

 

  儿子说:“妈,我想起来了,阿胖家的门铃,跟咱家的一样!我同学家住他家对门儿,我见过!”

 

  “哼!等阿胖他爸妈老了,走不动了,也让他们住车库!”儿子突然加了这么一句。

 

  我不忍再看,拉着儿子走了。

 

  老人的脑子糊涂了,而他的心,却跟明镜似的,他的腿拒绝上楼,而心则一直在楼上。

 

  不知道,等他的孩子明白这个道理时,是不是已经到了后悔的时候。

 


 


  本地有个电视栏目,专门调解农村家庭纠纷。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三个儿子,可是老母亲的房子夏天坍塌后,就一直住院子里搭的简易棚子。

 

  天已冷,可三个儿子没有一个肯将母亲请回自己家,电视台来介入调解,三个儿子个个将理由讲得头头是道。

 

  大儿子说自家房子小,老伴还有病。二儿子说,他们儿子刚结婚一年,又添了一个孙子,四世同堂实在没法住。老三倒是宽房大屋,孩子们也不在家,可是他不接老人的理由是,他们都不接我为什么接?

 

  负责调解的“帮大哥”道理讲了一箩筐,三个儿子依然是一遍遍找理由。一直心平气和的大哥,突然拍起大腿,对着他们几个大声吼:“你们都摸着良心想想吧!你娘把你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供你们吃穿,送你们上学,给你们成家,现在八十多了,你们还能有这个娘几年?”

 

  大哥越说越激动,那三个刚刚还在各说各有理的儿子突然沉默,一言不发。最后,在大哥的调解下,弟兄三个最终达成抚养协议,老娘也顺利地从简易棚子里搬进了儿子温暖的家。

 

  小时候,父母是我们的全部,渴了饿了我们喊爸喊妈,受欺负了我们到他们面前哭泣,遇到困难了我们向他们寻求帮助。可是当我们长大了,离开他们,可以独挡一面,有了自己的家,我们不再需要向他们要吃要喝,不再需要在他们的翅膀下躲避风雨。于是,我们也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在外面听到一个笑话都要向他们学一遍。


  不再愿意听他们的唠叨,不再愿意坐下来静静地跟他们聊一聊天。


  每天我们各种忙,甚至把回家看他们的时间一拖再拖。或者,我们来去匆匆,他们有多少要说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下。


  他们一次次看着我们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不舍。





  我生活过的那个小村,七十岁的王老伯儿子有出息,一家三口去城市里做生意,只留下老人自己照看着家里七间宽敞的房子,儿子很孝顺,给他许多钱,吃得好穿得好。

 

  他走在街上,村子里的老哥们儿都夸他有福气,可他长长地“唉”声,像冬天里被冷风从树尖上撕扯下的落叶,凄凉而又令人心痛。

 

  他说:“唉!幸福不幸福,自己知道哇!”

 

  是的,长长的七间房,空阔的院子,他一个人,每日里,出出进进,进进出出,形单影只。

 

  我回家时,在他门前过,看他端着碗,坐在大门口吃饭,旁边,陪着他的是一只大黄狗。跟他打招呼,他激动地站起来,热情地跟我说话,他说,好啊,好啊,常回来,多好!跟母亲提起他,母亲说,他经常在门口吃饭,说嫌家里太清静,一个人不容易啊!

 

  有个朋友,她的丈夫已经做到了处长的位子,在外面叱咤风云,硬汉一个。可是婆婆去世后的那几年,她却发现,有好几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丈夫会毫无征兆地抽泣起来。

 

  她吓得问他到底是怎么了,他昂着头,盯着天花板,极力控制着情绪,只是毫无表情地吐出几个字:“我没娘了!”

 

  你根本从这四个字里听不出冷暖,听不出他内心的波澜,可分明,就有一股寒意,渗透得整个屋子都充满酸楚与凄凉。

 

  后来我回家,经过王老伯的门口,他们家正在装修临街的配房,老人看见我,欢喜地跟我说,儿子一家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他的声音欢快得婉如一个得了宝贝的孩童,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泛着幸福。他的儿子从超市里出来,也来和我说话,他说,爸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了,我也想好了,赚多少钱,也比不上陪老人重要。这不,我在家开个超市,虽然没在外面赚的多,但是一家老小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强。那一刻,王老伯脸上皱纹灿灿,眼睛笑成了两道迷人的月牙儿。

 

  时光一天一天过,父母一天比一天老去,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能拥有父母多少年。

 

  而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趁着我们还是有爸有妈的孩子,多给他们一些爱,多陪在他们身边,让他们可以常常看见我们,听我们说话,与我们聊天,和我们一起欢笑。

 

  他们要求的不多,可是一定要记住,你千万不要给的太少,假如有一天,你后悔了,再想回头,就会发现,已无路可走!


来源 | 闻敬(ID: wenjingdby)

作者 | 闻敬,业余撰稿二十年,杂志、公众平台签约写手

编辑 | 发强

浩男

责编 | 翠轩

河南省教育厅

河南最权威教育信息发布平台

 微信号:henaneducation


喜欢这篇文章就点个赞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