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史马话西游 | 猪八戒的真实形象——凶悍狡黠的猪妖

历史百家争鸣 2018-06-19 13:36:59

精彩提示


前文书说到,观音菩萨领途径流沙河,遇见一个妖怪冲撞,随侍护法惠岸行者便和那妖怪大战了一场。两下罢战叙话,观音方知这怪原来竟是被贬下界的卷帘大将,在此几百年吃人无数,并且九世金蝉子都死在他的手里。观音猜测他是道祖安排,便将计就计,恩威并施收了他入佛门,赐法号沙悟净,教他拜师保护取经人。


话说观音菩萨收了卷帘将,与他摩顶受戒,更赐法号,教他就在流沙河等候取经人,这才带了惠岸继续东行。惠岸回首看那沙悟净时,只见他端然跪送,神色肃然,直至不见,不曾怠慢,便欢喜道:“这卷帘大将倒是个厚道人,起先那般凶狠强悍,听了菩萨教诲后,竟又这般斯文有礼。可见是个有佛缘的!”


观音摇头道:“我看这厮却非厚道之人。他貌似憨厚,却行事凶狠,满腹心机,我甚厌之。若非投鼠忌器,我刚才便废了他也!”


惠岸问道:“师父所说投鼠忌器,想是说他背后的靠山了。却不知是玉帝还是道祖?”


观音微笑赞道:“你倒也长进了,遇事也会推敲了。我料主使这厮的应该便是道祖。不过这只是我所忌之一也。这流沙河的三千弱水不知如何而来,取经人决计渡不过去,我正要用这厮项下的九个骷髅来做摆渡。这九个骷髅是金蝉九世遗体,被这厮所害,入弱水而不沉,自是蝉骨轻盈,灵性不失,以渡后来人也。”


 


惠岸大悟道:“原来如此,师父果真是算无遗策!不过这厮若仍存恶念,毁却这九个骷髅,却怎生是好?”


观音笑道:“我谅他也不敢!这厮在这里作恶,乃是见不得光的事。虽是道祖主使,却难得道祖撑腰,我料他对道祖也未必忠心耿耿。待我从玉帝处讨得赦令,他更是骑虎难下也——若违了我的意,便是个忤逆玉帝的大罪。那时他怀德而畏威,便是不情不愿,也只得叛了道祖,皈依我佛门也。”


惠岸叹道:“所谓‘上者伐谋’,难怪我们极少见师父施展法力,出手降魔。凡事早有庙算,智珠在握,自然不必出手制敌了。”


观音嘉许道:“如此说时,你便是懂了!可知为何平日我为何不甚鼓励你苦练武艺,苦修禅功。不知用心时,便是事倍而功半,甚或南辕而北辙了。”


惠岸既感且愧,合十谢道:“多谢师父教诲,弟子谨记在心,知道以后该怎么修行了。”


观音甚喜:“善哉!善哉!凭此一事,我们此行便不虚也!”


言讫,师徒相视一笑,继续上路不提。


半云半雾地行了多时,约有几百里路上不见什么险恶之处,观音正自心喜,却望见前方一座高山,山上有恶气遮漫,料知难于步行。观音眉头微皱,却待驾云过山时,忽见一阵狂风涌起,风中闪出一个妖魔,恶狠狠地扑将过来。


观音一惊,定睛看时,却见那怪生得是:嘴似莲蓬,耳如蒲扇,皮若铁甲,目似铜铃;獠牙锋利如钢锉,长嘴张开似火盆;手中一柄九齿耙,神威凛凛赛天神。


 


观音正欲喝止,那猪妖早已撞过来举耙便筑。惠岸早有准备,挥铁棒架开钉耙,挡在观音身前大喝道:“什么成了精的畜生,休得无礼!且吃我一棒!”说着便猱身而上,挥棒直取猪妖。


猪妖浑然不惧,破口骂道:“好你个野和尚,竟然不知死活,敢对你祖宗动手!今天猪爷爷就拿你下饭了!”骂着便举耙迎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巨响,棍耙相交,溅出一片火花。惠岸听这声响,已知猪妖的钉耙乃是一件宝物,还在自己的混铁棍之上,只是力气却不甚大,还不如前番交手的沙悟净,于是畏惧之心尽去,抢上一步,把铁棒使得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向猪妖招呼过去。


却不料猪妖虽貌似粗笨,身手却是灵活异常,遮拦挡架,尽能抵挡得住,百忙中反攻两耙,反逼得惠岸手忙脚乱。


惠岸久攻不下,暗暗焦躁起来。原来自从当日败于孙悟空之手,惠岸知耻后勇,在这条铁棒上下了狠功夫,自恃武艺更较往日精进了一筹,却不料此刻在这个妖怪手里占不得半点便宜。


惠岸自知武艺上赢不得猪妖,但力气却大过对方,便故意卖个破绽,眼看猪妖中宫直进,挥棒使了一招“横扫千军”,要逼得猪妖硬拼。


猪妖知道对手神力惊人,眼看他这一棒横扫,腰臂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料想难以招架,情急之下,一个懒驴打滚滚到一旁,堪堪避过了这一棒。随即一骨碌爬起身来,头也不回地便跑。


惠岸没想到自己居然一招制胜,不由大喜过望,眼看对手要跑,便不假思索,乘胜尾追而去。


观音此时早已腾云立在半空观战,看猪妖逃得蹊跷,还没来得及出声提醒,惠岸已经追到身后,挥棒就去扫猪妖的双脚,想要生擒拿问。却见猪妖便如脑后长了眼睛,陡然向旁边一闪,回身一耙倒打过来。惠岸全然没料到猪妖有此一招,自己铁棒正全力攻出,自是无法收回,正面门户大开,眼看那明晃晃的九齿钉耙直奔面门而来,不由心中一寒,暗叫一声:“我命休矣!”


猪妖正喜得手,却忽觉眼前一亮,一朵莲花从空中落下,不偏不倚正中钉耙,只听“当”的一声脆响,猪妖只觉虎口一热,吓得连忙退后几步,定了定神叫道:“叵耐这和尚,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武艺不怎么样,却会弄什么‘眼前花’的把戏来唬我!”


惠岸死里逃生,知是师父出手相救,顿觉胆气壮了起来,想到猪妖狡猾凶残,又不禁大怒,破口骂道:“你这肉眼凡胎的蠢货,有眼不识泰山!我是南海观音菩萨的徒弟,这莲花便是我师父抛下来的。连这宝物都不认得,说什么‘眼前花’?!”


猪妖闻言,失惊道:“你说的可是那扫三灾救八难,大慈大悲的落伽山观世音菩萨吗?”


惠岸心中得意,冷笑道:“不是她还有谁?你这厮也知道我师父的大名吗?”


猪妖也不答话,“当”的一声抛掉了手中钉耙,把惠岸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又要偷袭,刚立个门户,却见猪妖早已纳头拜倒,大声道:“行者老兄,刚才恕我无礼。敢问观音菩萨在哪里?能否相烦你引见引见?”说着又连连拱手,态度甚是诚恳。


惠岸见他前倨后恭,心中颇感诧异,但也敌意大减,便仰面指着半空道:“那不是我师父?”


 


猪妖抬头一看,早认得云端中的那位丽人正是观音菩萨,心中暗骂自己孟浪糊涂,没看清楚就动手,好在脸皮甚厚,只是脸颊微微一热,便望空高叫道:“菩萨,老猪一时眼拙,没认出菩萨,有所冲撞,还望恕罪啊!”


(本文节选自长篇连载小说《大圣心猿》第三十六回:福陵山惠岸战天蓬,取经路观音收悟能)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作者信息***

【作者简介】

史马广彧,加拿大BC省中文协会会员,温哥华大华笔会会员,温哥华至善中文学校教师;微信自媒体“国学微讲堂”公众平台主讲人;著有《史马老师讲国学》系列丛书,获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作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