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欧洲小记》陈佳葆——欧洲法选修课系列征文之六

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 2018-06-12 02:01:56


人的想法和心智总是在变的,而这种变化总是依赖于各种偶然或者必然,依赖于所谓在路上的身体或思想。不管我们是否发现,这种变化是无时不刻随时随地都在发生的,但在人生中的某些节点,这些想法会格外细密或冲击。而于我,欧洲游学之行或许可以算作一个。


不懂变通的愚蠢或许才是生活的智慧

降落意大利博洛尼亚的那天,是个星期日。蓝天白云,阳光微风,天气甚好。






路上偶尔会有几辆小车擦肩而过,每过几个公交站台会有一个两个等公交的人,路边的商店都大门紧闭,上面挂着链锁,或有防盗卷帘门。好像外面这个世界和他们毫无关联。从北京到博洛尼亚,初来乍到的我们对此感到诧异和疑惑,甚至开始抱怨无法买到最基本的日用品,“有钱不赚?果然傲娇。”


由于工作日都在上课,到达巴黎时,又是一个周末。据说当前只有德国、奥地利和意大利对节假日商店开门的时间限制比较严格。意大利的商店周一到周五22点,周六21点应该关门。周日不允许任何买卖,非常依赖旅游业的地区除外。而法国的店铺关门时间是相对自由的,每家商店可以自己决定开放时间。即使在周日和节假日,这里也可以买东西。虽然为了保护雇员,也有一定的限制。巴黎这样一个必然在欧洲清单之列的存在,一定是另一番景象了吧,我这样想着。






然而眼睛看到的却又是另一番了。早上9点,巴黎地铁几乎成了我们的专列,路上稀稀疏疏地开了几家店。“大概巴黎市民周末都在家睡觉休息吧。”我们玩笑道。接下来塞纳河边的长跑长队和巴黎圣母院满座的礼拜告诉我们这确实只是一句玩笑而已。




站在塞纳河上的新桥上,忽闻由远及近好像有着有节奏的欢呼声,原来是长跑活动。只有不到10度的天气,上千人穿着相同的文化半袖衫和短裤,一边跑一边忘我的欢呼,气氛感人。巴黎圣母院内,人们无需刻意流露的虔诚让游客们都不自觉放轻了脚步,没有人再发出声响,也都略有所思。


政府的开业时间限制只是一个方面,而人们对自己休息时间的掌控才是生活的智慧。资本和物质横流的时代,我再也找不到小时候一到春节和家里的小孩子到大街上撒欢的相似场景了。那时候,一到年二十九,大小商店就要高高兴兴地关门回家过年了,他们嘴里叨念着, 干了一年了,也总该歇上一歇了。到了大年三十,路上也就只剩我们这些跑出来撒欢的孩子在街上横着走了,家长们也不会再唠叨看着车注意安全,因为没有车。人们都在家里陪着父母孩子,和兄弟姐妹唠着家常,享受着一年中最安宁踏实的时光。如今,大年初一我照样陪着妈妈超市买菜,“现在真方便啊”,人们感叹着。我却在心底默默怀念着和爸爸妈妈姐姐大包小包准备年货的快乐,我觉得并没有太多不便,而那才叫生活。而现在,别人家开门做生意你不做,不赚便是赔,也没人在意是否也该歇一歇了。

当一个国家的人民不再被一点小盈小利牵着鼻子走,人们不再因为工作碾压自己的身体和私人生活的时候,这个国家才算是真正强大吧。


一个国家的气质体现在老人身上

每天早上,从公寓到博洛尼亚大学,总要穿过几条小路,一个小型菜市场,几家咖啡馆, 一个教堂。在这几条路上,总会看到几对年轻人搀扶着老人。一开始没有注意,天天都能遇到,就经了心。有一位老人,80多岁的样子,深色风衣搭配稍过膝群,紧身长袜,英伦方头鞋,浅色丝巾或围巾。每天的搭配会有改变,但风格稳定。我好像看不到她满头白发,也看不到她身形佝偻,只觉她神清气爽,很有气质。还有一位老人,每天早上手持报纸,衬衫笔挺,红色领带,米色风衣,帅气逼人。




道路两旁的商店,除了食品超市、日用品店和药店,居多的还有一类,便是老年人用具专卖店。这些商品在大街上很常见,电动可控方向的轮椅,老人们使用起来轻车熟路,快速穿行,丝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这些精神气,倒叫我汗颜和仰望。意大利的日子里,每次给妈妈打电话,我都会说起早上那个穿裙子的老人。


欧洲那么“大”,城市那么多,你最爱哪个

巴黎,罗马,佛罗伦萨,比萨,热那亚,米兰,威尼斯……在欧洲的日子里,我没有了原则,变成了见一个爱一个的人。

巴黎,单单一个名字就承载了太多。浪漫之都、梦幻之乡,邂逅圣地。夜游塞纳河,是我在巴黎短暂停留中快乐兴奋的顶峰。夜幕渐渐降临,游船马达一声轰鸣,心里也为之一震。 河水拍打着船身,夜晚的凉风也肆意乱吹着头发和衣襟,我瑟瑟发抖着,心情却是无法按捺的火热激动,即使冷得发抖,也忍不住到甲板上,船舱里看外面的景色总是不尽兴的。两岸的景色像一幅幅画向后移动,接近桥拱时人们开怀呐喊余音阵阵,船上的人和岸边的人互相挥动手臂大声呐喊仿佛挚友一般。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心中澎湃,难以自抑。



若是非要让我说出一个最最喜爱的地方,或许我会选择佛罗伦萨,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精致而孤傲。佛罗伦萨是一首诗,而且是下着蒙蒙细雨,于是,在这情意绵绵的诗样情怀里,徐志摩便把它叫做“翡冷翠”。刚好我们去的那天,是雨中的翡冷翠,好像更高贵了几分。



静静漫步在佛罗伦萨的街巷,发现这座城市的美是世界独一无二的。马车经过,留下的清脆铃声在那条石头铺就的古街上回荡,像是进入了一座充满浓郁宗教色彩和古老文化气息的中世纪城堡。



街道两旁到处是面积窄小的小店,灯光昏暗。从小店门前走过,就像走过漫长的历史。这些店面看起来极普通,但却代表了佛罗伦萨的前卫的行业精神,在每一个工匠的眼睛里,都可以看到艺术家的高贵和浪漫。我们走进一家手工皮具店,老板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店里的包从设计到制作都是他自己的作品,他极其热情地向我们细数着他的宝贝,这个皮质很细腻很软,这个设计的很好,这个是上等的牛皮……强调着不买也没有关系,你们随便摸随便看,他的眼睛里放着艺术家的光芒。




静静地走在雨中的佛罗伦萨,舍不得离开这座城市,深深迷恋着这里的气息。

 

威尼斯就像童年渴望的一本童话书,色彩斑斓。





她虽像一本童话,却又是那么接地气。从熙熙攘攘的主河道随便拐进一个小巷,都是五颜六色的小屋,人们洗衣做饭晒太阳喂鸽子,安静的生活,好像外面的喧闹并不存在。





风景,要两个“疯子”一起看才美

有人曾说,旅行,是一个人的朝圣。是的,一个人或许并不妨碍路上的思考,甚至可以思考更多,但却少了分享,少了两个人的嬉笑疯狂。



三言两语总觉说不清道不明。在异国他乡总被不一样的风景所吸引,心里念的却仍然是家乡,落地的那一刻在心里想着,哦,到家了。但欧洲之行每每回忆却像一坛陈年老酒,愈发醇香。


作者:陈佳葆(中欧法学院2014级双硕士)


 


Ding~Ding~~Ding~~~(づ ̄3 ̄)づ╭❤~

小编要提醒大家~欧洲法征文活动正在举行,欢迎2014级同学继续和我们分享你们在欧洲法选修课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还有丰厚的奖励可以拿哦~~

具体链接请大力点击:中欧法学院欧洲法选修课征文大赛通知

       


cesl-at-cupl


长按图片,加入中欧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