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诗歌现场 I 我是风的千分之一 I 芷妍的诗 I 总第128期

意渡诗界 2018-01-27 19:25:50
诗歌高端。点击意渡诗界快速关注



 

导 语 

 呈现诗意的哲思
   一一读芷研的诗
   文/古道西风铁马

拿到这一组诗,读了一遍,第一件事是为文本的写作风格断代。人们习惯性地将现代诗划规了几个时代。尽管各种断代概述难以统一,但大致几个时代是可以确定的。

第一代是现代诗启蒙时代,从五四时期开始,到文革结束。

第二代是朦胧诗时代,从文革之后兴起,直到80年代中期的那些诗人群。

第三代是先锋派诗群,从时间上看是指自80年代中期(1986年底深圳青年报和诗歌报联合举办“现代诗”大展为标志)迄今为止活跃在诗坛上的一代青年诗人群体。

第四代所谓中间代:是一个新造的概念,指60年代出生,80年代没有出名,90年代才出名的诗人。

第五代指70年代诗人已经有一批优秀诗人了,但还未被同意分析命名,胡乱被归类着。
第六代80后,90后也有笋尖冒出。

作为70后的诗人,芷研有自己的风格。
平实安悯的文字中,蕴含着大量对生命的感悟。这种思考是哲学式的,渗透在诗意中,呈现出生命的本真。

文本中,诗人没有过多地选用纷繁的意象,这样,诗歌基本好读懂。但绝不平直,很耐读,这需要一定的表达功力。

有人给这种写法定过义,叫极简主义。其特征是从简从真,直达事物的核。文字简练,形式精练,内容凝练。大多是剪除一切无用的枝节,保留生活最本真、最纯粹的部分。自然、内敛、纯粹,无需一分过度和矫情。极简主义可以追溯到抽象主义艺术家蒙德里安和俄国构成主义等前辈艺术家,甚至还可以联想到包豪斯的美学观。

本期主持人:古道西风铁马  

诗人简介 

芷 妍

芷妍,河北唐山人,作品见于《诗刊》《诗潮》《绿风》《中国诗歌》等,2015年《诗人文摘》年度诗人。



    芷妍作品                 zhiyanzuoping

     赏析:古道西风铁马


(作者近照)



姐 姐  



现在好多人叫我姐姐了
化妆品店的店员,超市收银员 

新来的同事
都这样叫我
以前好多人都叫我妹妹的
称呼长高了
我的心长矮了


赏析
shangxi


都叫我姐姐了,是岁月在增长。心长矮了,是成熟了,放弃了幼稚的心高气傲(或许是被动放弃的)。有意思的是诗人选取叫我“姐姐”的人物,他们是“化妆品店的店员,超市收银员,新来的同事”,这里面包含着一种意味深长的讽刺性表达,给合“以前好多人都叫我妹妹的”这一句,读来让人心生怜惜。

 


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孩


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孩
窈窕,扎着马尾辫
穿着简单体恤衫牛仔短裤
她的腿又长又白
从我身边飘过
她是从诗经里落到人间的吧
忽而心生悲凉
祈祷
愿这女孩永远如此
不经岁月而容颜苍老
愿她有如意的男生
却不受婚姻坟墓的苦
愿她一生总在恋爱中
不会跌落在柴米油盐
愿她纯洁,善良,简单,干净
不在岁月中长出圆滑,冷漠的茧
不做岁月的蛹
我知道只有我一个人

在海滩上胡乱的种花
雨到了秋天就成熟了
是啊,我已经站在秋天的雨中
心里却还揣着四月的春

赏析
shangxi

对面的女孩,仿佛诗人自己,因为写诗的人,都是从诗经里来。悲凉人间,愿我们都好。诗中,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描述,分外美好。这些缘于诗人怀揣着春天,缘于她一个人在海滩上种花。


过徐州



火车过徐州
绿在窗外反复皴染
是个阅人无数的男子
过一座古城
耳边没有嘶喊马鸣
古战场腐烂发酵成楼房
我不配感叹
也不配咏史
一块沉戟不过历史中待哺的乳儿
我是风的千分之一
过一座古城
只是路过而已


赏析
shangxi


火车过一座古城,人过一座古城,风过一座古城,我过一座古城,短短几句,却凭窗怀古,容量很大。而用古战场上林立的“楼房”来喻今,让人深思过去,现在,和未来。这样的写作在当下年轻人推崇个人情感发散为主的诗歌领域,是有所启示的,也是有力量的。

今晚不说醉  



今晚

酒做的海站在浪花额头
恍惚
登科及第
一路跃马扬鞭
酒杯里已是暮春时节
钿钗斜倚
脚步狼藉
暖风在给众生分发玫瑰
数不清的殷红坠落
护城河睡了
周围是安息的黄钟大吕
今晚我不说醉

赏析
shangxi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不由得记起少小时读过大诗人白居易的古诗句。钿钗斜倚,现代诗里很难读到这样特定的词句了。脚步狼藉,是生活的写照。为何而醉?女人大抵都是为情而醉,为相思而惆怅。酒做的海有多深?相思就有多长!诗人的酒杯好大,惆怅好寥廓。今晚,我不说醉,是我不怕醉,而独怕醒。诗人用心良苦。

吻  你  


你说让我吻你

好吧
那就罪大恶极的吻你
到山穷水尽
到万物归一

赏析
shangxi

初见这个题目,我有排斥反应,内心是拒绝往下的。但读过之后,却很是欣羡。她明明是在鞭挞某些现实,却如此地香艳,不得不叫好。首先,要我吻你一一“要“是被动的,是出乎于情事之外的。接下来,“好吧”是勉强的,应该止乎于理!而现实往往出乎于意外,剧情不可更改。那么,“那就罪大极恶地吻你“,那么,等世界“山穷水尽”,“万物归一”,我们原谅一切罪过。这样的思量何其强大。
当然,这一首也可以作为一首纯粹的小情调诗来解读。那样的话,为诗的意义不大。
作为我,更喜欢前一种意蕴。

        


窗前桑果落尽

树荫开始稠密                  

麦田收割进入轮回   

借用三十多年的时光      

挑拣经纬                                         

一点点安放世间的指鹿为马

溶解黑白颠倒

如转身处忽然发现

山石丛林中隐藏的柔软溪流                                            我是良田千里 

流光,雨水,蝼蚁,麦芒,都在经过

还有什么可说的

赏析 
shangxi 

这里的“度“,既是度人,也是苦度。前面的铺垫是岁月的铺垫,后面的“挑拣经纬”,是诗人文字世界里度人的真实写照。我是“良田千里“,我蕴含着生命的真相,这就是度日度年度生之本。至于“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人间阴暗,度它到消溶一切泥沙的时光流水中去吧。

中元日午睡醒来  




睡醒来
恍如隔世
我像一颗草
安静大如宇宙又葬在发丝
听说死了和睡着是兄弟
是一样的
不知死后还会做梦吗
中元日
无生死
一茬茬用旧的灵魂啊
洪荒之间皆是生者
天地苍茫都是亡人

赏析  
shangxi 

每年中元节是地官大帝的生日,要打开阴间或地狱之门。这样祖先、鬼魂都会从地狱来到人间,享受人间祭祀。从而形成中元节。

这一首,写午睡醒来,仿佛地官大帝打开了地狱之门。死和睡并无区别,而选择在中元日这天的中午,来说生与死,要有大智慧。“中元日,无生死”。生即是死,死亦是生。名为天地相通,实则偷生梦死。

老  五  


住在妈妈家

窗外又传来熟悉的吆喝声

豆腐——

卖豆腐

这叫卖声翻遍我童年的每个角落

老爸依然拿碗出去买

卖豆腐的还是老五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也不知道姓什么

大家都叫他老五

卖了二十年了和街坊邻居很熟

老妈说他有一个月没来卖了

最近才知道唯一的儿子死了

看看窗外的老五还是原来的样子

不过走路缓慢许多

今天阳光不茂盛

老五的影子在地上软软的

和他做的豆腐差不多

赏析  
shangxi  

前面诗人拿自己的童年作为铺垫,用真切的角度,透视生活的本真,让人物出现更值得关注。而老五的影子软软的,是老五的命运软软的,还有他的生计,本身也是软软的。其实,人间都是相对软软的。

中秋随笔   

今夜一切圆满的飞扬跋扈
深情世界如此厚待我
却把我宠成一片汪洋的薄情
这人间你可明白
我用有生之年练习分离

练习忍受练习忘记
练习不疼
练习不贪恋所有美好
那些开在晨露中的牵牛花
小小娇俏的脾气
我爱过了
那些坐在夜空,四处飞舞的星星啊
我爱过了
那些矫情小美好的所谓爱情

已经漫过我的眼睛长发,手指
我也爱过了
我已经是一片汪洋的薄情

赏析  
shangxi 

这一首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描述外部世界自然之中的月圆花好,属于“深情的世界如此厚待我“。“却把我宠成一片汪洋的薄情”,让人心生怜惜的转化,实际是告诉我们,诗人在忍受着薄情的煎熬。

第二部分呈现内心所承载的现实,一组排比句之后,甚至说不敢贪恋人世间的美好,这是怎样的纠心动魄,让人肝肠有断,涕泪交加。

第三部分承继到超越现实阴暗的“牵牛花”上,用“我爱过”,来抵消人间薄情,成效蜚然。那怕“我已经是一片汪洋中的薄情”,我的世界,依然光鲜,因为今夜,明月惠我。


我想和你游荡在长安街头  




我想和你游荡在长安街头
不是西安街头
镜头是怀旧的黑白色
我希望你腰佩宝剑不用骑马
我把头发缵在头顶穿着靴子胡服
世人皆以为我们是兄弟
喝酒猜拳我们和衣而卧
醉在酒坊
酒醒后无所事事
过钟楼,鼓楼,绸缎庄,

过碑林,过大兴善寺
人群中听你絮叨对面

姑娘杏眼梅腮的漂亮
买花 ,听琴,论棋谱
大骂朝廷奸臣当道
或者除暴安良打一场架也好
等到月上东山九尺高
我们依然游荡在长安街头

赏析  
shangxi 

首先我们看:“我想和你游荡在长安街头”,能做什么?诗人都说出来了,而没有说出来的是什么?诗人只说:“等到月上东山九尺高/我们依然游荡在长安街头”,至于隐约的部分,留给读者去思考。


再来看为什么“我们依然游荡在长安街头”,而不愿回到“西安街头“?很明显西安街头没有“我”想要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我想了很久,最后想到辛弃疾的《临江仙》:手拈黄花无意绪,等闲行尽回廊。卷帘芳桂散馀香。枯荷难睡鸭,疏雨暗池塘。 忆得旧时携手处,如今水远山长。罗巾浥泪别残妆。旧欢新梦里,闲处却思量。还想到木心先生的诗《从前慢》。




   

(本期照片除作者提供以外,皆来源于网络。如涉版权,请致意本刊删除处理)


本期编辑:燕南飞  


执行主编:邰婉婷    


责任编辑:修村


美工编辑:北采荷


动画制作:卷馨采








推广



北京"天天一泉"弱碱山泉水家用机,商用机。

全国招商销售热线:13531764551


本刊推广及商务合作:   qq 390816063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