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策—傅园慧与“了体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2 02:53:56

点击上方“剑兰人语” 可以订阅哦!

转载自8月19日《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



娱乐可以无处不在,但应该与积极、乐观、健康、阳光画上等号,而绝不能成为逐臭的理由——
傅园慧与“了体诗”,看上去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

傅园慧大家都熟悉了,这个在里约奥运会上因爽直、诙谐甚至有点无厘头的答记者问而迅速蹿红的女孩,现在已经是全国人民的新宠,人们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以往国家队运动员们少有的一种新面貌,嗅到了一种全新的快乐气息。

再看“了体诗”,前不久因某市隆重召开的作品研讨会而走红,有诗歌界大佬盛赞此种诗体“生活情趣和盘托出,雅俗共赏,纯真直率”,此说法如用来形容傅园慧,也似乎说得通。但大佬们欣赏的诗是什么样的呢?仅举一例:“早早辞别热被窝,雨中登山乐趣多;两条花狗林中配,一旁观战是鹩哥”。
各位,恕我在此郑重声明,此诗系不得不引用之,绝非本人喜好,敬请原谅。

严格说,“了体诗”也给人们带来了某种快乐。如果仅从这一点上说,也算是和傅园慧事件多少有了些共同之处。但细想想,快乐和快乐也有高下之分,傅园慧和“了体诗”,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傅园慧代表了一种乐观向上的积极精神,代表了一种个性张扬的直率和坦承。特别难得的是,她的乐观建立在战胜无数困难的基础之上,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坚韧蕴涵其中,有一种云淡风轻的从容。这其实是一种中国精神在一个优秀个体身上的体现,傅园慧因此不能不受到全体中国人民的喜爱。

“了体诗”则不然。作者的兴趣低下粗俗,文学素养也停留在当年“狗肉将军”张宗昌的诗作水平之上。如果说“雨中登山乐趣多”还让我勉强联想到一位退休老人的闲适,后面两句则只能让读者脸红。

可就是这样不堪的诗作,居然惊动了省一级文化部门的“重视”,惊动了不少诗歌界大佬来捧臭脚,据说某作协领导还为“了体诗”梳理出了思想性、艺术性、可读性、大众性、根源性五大特征。难怪连“了体诗”的作者也受宠若惊地说:我一直不知道我的作品算什么,现在我放心了。

这样的闹剧是怎样出笼的?我们不能不问个究竟。

娱乐化,已经横扫当今社会。不仅是文化艺术界,许多本应该是严肃认真的领域,现在也是嘻哈一片,没个正经。其实,让广大人民群众身心愉悦是文艺工作者的任务,寓教于乐更是重要职责。从这个角度说,傅园慧也算是给文艺工作者们上了一课,她的率真,她的乐观,甚至她那张表情丰富的脸,告诉人们的绝不仅仅是那句“洪荒之力”,而是这个90后小姑娘的勇敢和坚强。而应该承担起责任的某些文艺工作者,竟然在为不堪入目的“了体诗”捧场,请问在娱乐化的所谓潮流中,你们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根本职责呢?

这样的闹剧还有很多。不能不看到它们已经产生了某种错误的引领作用。本应该被关注的事情,现在有意无意地被忽略。本应不被关注或者不应成为头条新闻的,现在闹得甚嚣尘上。某位男演员的离婚案,现在几乎是所有媒体的焦点,而同一时间的日本投降纪念日,一个具有“勿忘国耻”重大意义的日子,媒体却只字不提。我是喜爱那位男演员的,尤其喜欢他的奋斗精神。我也非常同情他目前的境遇,希望事情早日解决,他能重新振作起来。但我仍然认为,对抗日精神的宣传,对抗日英雄的缅怀,应该是更重要的事情。

傅园慧和“了体诗”,引发了我的思考。娱乐可以无处不在,但应该与积极、乐观、健康、阳光画上等号,而绝不能成为逐臭的理由。有人在批评“了体诗”时,说其不过就是打油诗罢了,但其实在中国诗歌的发展进程中,打油诗也绝不是等闲之辈。鲁迅先生当年讽刺国民党的诗作《南京民谣》,诗曰:“大家去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那便是投向国民党的一把匕首,现在的“了体诗”,岂能同日而语?


(图片源自网络)

微信:JLRY83731230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