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朱剑:南京大屠杀

诗歌是一束光 2018-06-19 03:04:51

南京大屠杀

诗/ 朱剑

品 / 了乏


 

墙上

密密麻麻写满

成千上万

死难者的名字

 

我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

就决定离开

头也不回地离开

 

因为我看到了

一位朋友的名字

当然我知道

只是重名

 

几乎可以确定

只要再看第二眼

我就会看见

自己的名字



↓↓↓



品 


提起朱剑,大多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那首《陀螺》。毫无疑问,《陀螺》是难得的好诗,但两者相较,我更喜欢这首《南京大屠杀》所展现的冷静、沉稳、克制、隐忍。

 

初读这首诗时,一看题目,心里咯登一下,坏了,这么大的题目,短短十六行如何能支撑得起来?可我印象中的朱剑在诗歌创作中并非冒险之人,且写作能力很强,尤其对语言的取舍拿捏有着自身严格的纪律约束和文本要求,绝不会为了吸引读者眼球而妄而为之。带着这份疑虑读完整首诗,果然,朱剑没让我们失望,他用自己独特的叙述和切入角度,驾轻就熟带我们接近这个沉重的话题。

 

     墙上

     密密麻麻写满

     成千上万

     死难者的名字

 

第一节,开门必见山,直接道出眼中所见。参观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人,都曾触摸过这样的场景,即使没有到过现场的读者,读到上述句子,脑海里也会浮现一张诗人所描绘的画面,这是口语叙述应当具有的魅力。许多读者会因此相信以上画面是诗人亲眼所见,其实这并不重要,对于有着“短诗王”美誉的朱剑来说,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他在靠想象“杜撰”现实。伊沙在《口语诗论语》中写道:“真实而自然,是口语诗的基本方向和最高境界”。即便身临其境真实而自然的表达也很不容易,更何况不在现场,却要给读者一个真实可靠,现场感极强的场景或画面,非高手不能为,我相信朱剑有此实力。

 

     我看了一眼

     只看了一眼

     就决定离开

     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一节,让我惊讶。这类题材的写作,通常情况下,采用递进式推进的居多,即先点题,再铺垫,最后出一狠招,抵达诗核,掀起高潮。而在这首诗中,诗人没作任何铺垫,就直接给出答案,且用了两组递进式句子,干净利落,令人措不及防,又有些担忧。后面该有怎样的“解释”,才值得诗人这么决绝地给出结果?只能期待。

 

     因为我看到了

     一位朋友的名字

     当然我知道

     只是重名

 

     几乎可以确定

     只要再看第二眼

     我就会看见

     自己的名字

 

结尾两节,很震憾。无论是事实的“发现”,还是诗思的“捕捉”,都堪称完美,消解了我之前的担忧。诗人以看到了朋友的名字,进而会看到自己的名字为由,来回应第二节“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结果,显得顺理成章。

 

至于为什么看到朋友的名字,进而看到自己的名字,诗人就退缩、离开呢?这里面潜藏的深意即是本诗的诗核。在这里,诗人没有展开过多叙述,对“度”的把握点到为止,把无穷的空间完全留给读者。我们可以从多种角度来解读:一是看到熟悉朋友的名字,再看下去会有更多朋友的名字,会有自己的名字,会有更多亲人的名字,哪怕早就知道这些都是重名,但仍然难掩悲伤的情绪,不愿直视,所以选择离开;二是不见得真看到了朋友熟悉的名字,但作为每一个中国人来说,这些死难者都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朋友,我们的亲人,不敢直视,所以选择离开;三是如果我们生在那个时代的当地,也难以改变必将成为密密麻麻死难者中一员的事实,不忍直视,所以选择离开。……这些言后之意佐证了,真正让诗人选择“头也不回地离开”的是题目所点的“南京大屠杀”这五个血淋淋的汉字,面对大屠杀后密密麻麻死难者的名字,他无言以对,只能以诗人独有的选择离开的方式,来表达对残酷战争的谴责、对死难者的沉痛哀悼和拒绝回首那段历史的决绝。

 

这首诗从点题立意、行文方式、切入角度、叙述力道和诗核的潜藏与升华等方面,都显示了作者高超的诗歌修养和老到的创作能力。从诗学范畴上讲,具有很高的借鉴意义。

 

一首杰作,推荐给大家。



↓↓↓



点击下面音频,可收听阿熊的朗读。


↓↓↓


布光者


朗读-阿熊

题图-傅文俊

责任编辑-兔子



诗歌是一束光

ID:shigeshiyishuguan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