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社会的扭曲:奇葩的政策必然催生变态的心理

独木村 2018-05-21 12:23:19


                                        




 

01


前几天,去一个挺大的公司面试,我本能的还是希望能够留在南京,也许这里并没有我认识的许多亲人,有时候许多事情还是需要一个人面对,但是我突然发现我对这里已经产生了一种依赖,一种不明所以的挪不开步伐。但是,我在内心深处似乎早已有了答案,即使通过了这次面试,我也要离开了,我想只有离开,才能够再一次的改变自己。哪怕一切重新开始,也好过麻木不仁的状态。


面试的时候,面试官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南京的房价现在这么贵,你打算以后留在南京吗?我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每个公司都希望员工能够稳定,保持人事运转的稳定性与持续性,然而显然我不满足这一点,不满足的原因就是我在这座城市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处房子,更甚的是这座城市的房价高的离奇,有时候,看看自己可怜的工资,在对比一下城市的房价,突然觉得有种异想天开的感觉。


记得小时候,万元户是有钱人的统称,而现在,万元户似乎连一个乞丐都不如,哪怕你月入上万,在这座城市能够讨到一处有证的房子不吃不喝也得耗费整个青春。有时候想想,人本来就是不公平的,然而归根结底,是出生的不平等。你出生在城市,不必担心房子,而大部分出生农村的人,却需要耗费整个青春哪怕一生的时间去完成这个夙愿。是啊,多么的可怕,你为这座城市贡献了全部的力量,到头来,榨干了自己,到老了,返回到无力的家乡。


城市越来越现代,越来越美好,你却越来越衰老,越来越有心无力,而你的家乡依旧如前,破落、衰败,毫无人气。


贫穷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循环往复,你也许早已意识到,只是无能为力。

 

02


昨天的一则新闻在微博刷屏,只是更吸引我的是这则新闻的标题,“重磅!南京出台住房限购政策!”看到这则新闻过后,对于我而已,或者大部分人而言,只是微微一笑,就像天边出现的一朵彩色云,并没有什么惊喜,不管限购还是不限购,对于没钱的人而言,说到底并不是买不到房子,而是没钱买房子。于是,你再如何的限购,我觉得总体而言,并不会对南京的房地产业产生什么影响,更不会因此南京的房价就会有所改变。大部分的政策只不过缓兵之计,缓群众的责骂,诉政府的不作为,而出台了限购,就以为有所作为了。


我一直以为,城市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停止发展,也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理由而停止聚敛政府的金库。而理所应当,能够快速增加财富的方式就是房地产。一平方米就足够一个普通白领几个月的工资,有时候想想自己,不生在北上广就算了,好得也生在个二线三线城市的啊。这并不是我的抱怨,而只是我的自嘲,唯一庆幸的是,我的家庭还算幸福。


南京房价的限购政策一出,随之而来的就是网络上各种段子。

有一则写道。记者在南京采访路人:如果你中了五百万,打算怎么花?

路人:先把房贷还了。

记者:剩下的呢?

路人:剩下的慢慢还。


还有一位写道:无论贫穷还是富有,不管疾病还是健康,我都会爱你尊重你,白头偕老,直到房价将我们分开。


不知道看到这些笑话之后到底是应该笑呢还是哭呢,可是不管笑还是哭,到底是买不起,除非某一天发生经济危机,巨大的房产泡沫席卷而来,不然想在这里拥有一座房产,应该是大部分人的痴人说梦吧。

 


03


南京本地的报纸扬子晚报发了一条微博,标题是:南京离婚真扎堆,原因你“懂的”。原因显而易见,离婚了就可以多买房子,就可以多一份保障,就可以给儿孙世世代代的财富。


在房产、财富面前,婚姻就是一场儿戏,而这场儿戏的演员与导演却同是人类,一种自诩高级动物的物种。从这里面流露出的价值观让人失望,似乎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于金钱、财富的时候,所有的亲情、爱情都沦为了阶下囚,都变得不再重要,毫无意义。


以前看过许多的电视剧或者电影,片中的桥段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就是兄弟姐妹或者家庭成员互相争夺着家产,使尽了各种卑劣的手段,最后两败俱伤,亲情破裂,而横亘于他们之间的就是财富,似乎谁争夺到了财富谁就是王,似乎没有这笔财富谁就会最终死亡。而我却觉得,这大部分的欲望无非就是作为人的贪婪,虎毒不食子,而人类在金钱财富面前,再重的东西也可以轻如鸿毛,再深厚的感情也可以瞬间撕裂,亲情也毫无例外。


每个人都在试着积累财富,唯财富不嫌多,于是越来越贪婪,越来越不知足,就像洪水猛兽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你的限购政策一出来,我便有了相应的对策,不就离个婚吗?先把婚离了,等房子买好了,再复婚就是,一切如螺丝帽一样,紧紧的扣在上面,严丝合缝。说到底,限购政策就好像给涉世未深的孩子讲了一个小矮人的童话故事一样,你栩栩如生的讲完了,孩子最后问:是真的吗?你说:是的呀,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而这个政策就是想象美好的看不到。


于是有人便建策献意,说政府可以再出一个政策,就是离婚的人十年内不准买房。乍一看这个方法行得通,估计这个政策一出,不仅婚姻登记中心的公务人员露出了笑脸,那些买不起房的也会乐开了花,心想,我买不起你买得起却不给买,大家都一样,可这样的事真的只是一个梦罢了,如果谁都不买,政府的财政怎么办,要实现的计划营收怎么办,因此,这样“无知”的政策政府显然不会采纳。同时,对于社会的维稳也不利,这个政策一出,那些本就打算离婚的人需要买房,而你却不给买,这不是政府故意找茬吗?显然对于社会的稳定不利。真这样的话,估计社会大众就会哭爹喊娘,拿着旗子去申诉与抗议,最后政府又会迫于压力,释放房地产的自由购买。


最后买不起的依然买不起,买得起的依然把房子买来租给买不起的,这个社会依然没有什么改变,说到底那些政府部门潜行研究房地产的社会经济学家也不过是政治家罢了,只是有了一个经济学家的标签而已,就像许多的演员一样,演的跟真的一样。

 

04


有时候我会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每个人在聚敛财富的时候,真的有想过这一辈子为什么而活,自己又应该怎么活着吗?有时候回家看到家乡的小县城房地产业如火如荼,县城当中并没有足够多的产业支撑,却把无数的人圈到了城市里,而大部分的房屋只是老一辈人居住在里面,他们带着滞留在家里的孩子在城里读书,而孩子的爸妈依然在遥远的大城市里。


县城的政府部门把百年基业的学校搬迁了,只为卖那偏远地区的房子,据说学校的教学质量越来越差,在贪欲与自己的政绩面前,牺牲的是人民群众,是最不知情的普通人民。


五千年的历史走过,最不幸的依然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只是这一切看似合理的政策与安排,核心解决的或许并不是问题的根本,或者问题的根本就不是房价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国人太多了,多的就如沙漠中的沙子一样,看得清数不清,说到底是历史的问题,是解放之初的政策、人多力量大的政策的失误,或许在那时候很合理,而在今天,却成了最大的难题,而这个难题却没有办法解决,于是与之相关的诸多问题,最后无一例外的回到开始,走在了死胡同里。


我对房子的概念仅停留在住上面,白天可以有一个地方生火做饭,晚了有一个地方可以安然入眠,或许我对于它并没有那么的在乎,有时候我想大不了老了以后回到家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想,那时候我对于城市也已足够厌倦。而唯一让我想在城市里有一个固定落脚的地方的时候,就是每次搬家,一箱一箱书籍的厚重,扔了于心不忍,留下全身湿透,最后依然没有舍得扔掉。我想某一天如果我有一处房屋,不需要多大,三十平、五十平,我要放上一个大大的书柜,,然后买好多好多的书,还有好多植物、鲜花,填满里面的空无。


房子空无了还有植物、鲜花、书籍可以填满,可人心的空无呢?

 

05


这座城市的夜晚,街上的霓虹璀璨,人影匆匆,城市的鲜明印记或许就是一座座高楼,一座座住宅,还有无数吸引人的灯光。而有时候这楼太高,这灯光太刺眼,必要的时候,需要你我合起眼来休息一下。


我们太疲倦与慌张了,这无疾而终的生死疲劳。我只希望,安静地躺在一处草地上,漫天的星光,点缀了我的遐想。



▲文字/陈禄  ▼图片/网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