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堂直击|海德格尔孙女携书来华:非常遗憾,祖父加入纳粹终生未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4:23:02



文/文汇讲堂高烨  文汇报记者李念


存在主义大师海德格尔,无疑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海德格尔的思想,给予了其后的萨特的存在主义、列维纳斯的伦理学、伽达默尔的诠释学、德里达的结构主义以丰富的启迪和营养。然而,因为其思想的伟大,在诸多公众眼里,作为哲学家的海德格尔和作为平凡人的海德格尔往往是割裂的,作为哲学家的海德格尔太过喧闹,而作为平凡人的海德格尔则始终静默。


就在海德格尔的代表作《时间与存在》被翻译到中国30年之际,2017年元月的第一个周末,海德格尔的孙女,62岁的葛尔特鲁特·海德格尔女士受邀来到中国,以《海德格尔与妻书》的编者身份,向中国读者讲述了首先作为平凡人的“静默”的海德格尔。于是,海德格尔的哲学强光在其凡人的丰富性上呈现了不一般的粉色、玫瑰色和灰色——海德格尔“诗意栖居”的托特瑙小木屋,海德格尔情感世界的中的几位女性,海德格尔与纳粹的关系,一位立体的思想家海德格尔向中国民众走来。



海德格尔的孙女,62岁的葛尔特鲁特·海德格尔女士


小木屋,诗意栖居的的粉色:“家园”中的主人,磨咖啡、劈柴、写作


随海氏孙女同来的是由主办方之一南京大学出版社去年8月翻译出版的海德格尔和妻子之间通信集的中文版《海德格尔与妻书》,还有海学的中国研究学者——香港中文大学王庆节教授、同济大学孙周兴教授、南京大学哲学系王恒教授以及《海德格尔与妻书》的译者常晅教授等。1月7日下午,蒙蒙细雨中,从南京先锋书店移至上海闹市区的南京路钟书阁,这场名为《生活世界中的海德格尔》的新书朗诵会在孙周兴、王庆节、王恒的点评和翻译中展开。


 《生活世界中的海德格尔》新书朗诵会


见证祖父生命的最后20年,被授权整理祖母所拥有的海德格尔书信

格尔特鲁特·海德格尔走进钟书阁书店,首先引起济济一堂听众注意的是她近一米七八的身高,“肯定没有得祖父遗传”,听众悄悄议论,要知道海德格尔身高只有一米六三。在海德格尔女士的德语叙述中,海德格尔家谱徐徐展开。格尔特鲁特的父亲约尔克是海德格尔的长子。她于1955年出生在位于托特瑙的小木屋,21岁时,祖父海德格尔逝世,1979年以后,她成了小木屋的主人。


格尔特鲁特向读者介绍,海德格尔逝世后,她的祖母埃尔福丽德·佩特里把海德格尔生前写给她的上千封信件赠予她,但要求她“不能在2000年之前公布”。1999年,自己开始誊抄这些信件,按照不同的主题归类,用不同颜色标记,再把重要的、能够串联祖父祖母生活片断的信件遴选出来。格尔特鲁特坦言“这项工作很困难,首先海德格尔的字很难辨认,其次是信中众多的人名、地名需要核对。”令人欣慰的是,2005年,名为《我心爱的小心肝》的德文版书信集出版了,此后,该书相继在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出版,其中文版《海德格尔与妻书》由南京大学出版社于2016年8月出版并获版权。


南京大学出版社于2016年8月出版《我心爱的小心肝》中文版 《海德格尔与妻书》


哲学的核心意象:呵护、经营每个人如小木屋一样的“家园”

在现场,葛尔特鲁特女士讲述了祖父平凡又伟大的一生,并穿插了九封不同时期的颇具代表性的信件;接近尾声,她和读者分享了一段拍于1958年的小木屋生活录像,这部录像是格尔特鲁特的父亲拍摄的,作为献给海德格尔70岁生日的礼物,并在生日庆典上首次播放。从录像中可以看到,小木屋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口钟和德国诗人黑贝尔画像,木屋旁边有一口木井,上面刻有一颗木质星星。海德格尔日常生活中的场景,比如起床、用餐、午休、劈柴、提水、闲聊、道别、滑雪,等等,一一“活生生”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存在与时间》一书的译者之一王庆节评述,小木屋是一种“家园”的意象。“婚姻生活是一个小木屋,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居住的小木屋。海德格尔哲学的核心意象就是我们怎么样维护、经营、呵护我们生存的小木屋。”



海德格尔在小木屋外提水


葛尔特鲁特介绍,小木屋是海德格尔的妻子埃尔福丽德送给他的礼物。1922年,埃尔福丽德在托特瑙山买下一块地,开始设计并聘请木匠筹建小木屋,同年8月,海德格尔和妻子就搬了进去。这座小木屋位于德国最大的森林山脉黑森林的南部,海拔1115米,距离海德格尔工作地弗莱堡30公里。海德格尔的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在这个小木屋里度过的,小木屋见证了《存在与时间》、《林中路》、《人诗意地居住》等著作的创作历程,在战乱年代为海德格尔提供了灵魂的栖居地。



海德格尔的妻子埃尔福丽德


哲学实践和思考来自小木屋:孤独中思索生活本源

海德格尔在《人与思想者》一书中这样深情地描述小木屋的生活:只要我一回到那里,甚至是在那小屋里“存在”的最初几个小时里,以前追问思索的整个世界就会以我离去时的原样重新向我涌来……在这里体会到不是寂寞,而是孤独……孤独有某种特别源始的魔力,不是孤立我们,而是将我们整个存在抛入所有到场事物本质而确凿的近处。


王庆节分析,小木屋不是遁世之所,而是象征着对本真生活的追求。2012年,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张一兵教授造访海德格尔位于托特瑙的居所,坐在海德格尔生前时常伏案的书桌前,翻阅他的手稿和藏书,观赏小木屋中的装饰,同海德格尔的大儿子一家交谈,张一兵在南京的朗诵会上分享,“理解海德格尔的哲学必须和他居住的环境密切相联。”由此也有了2012年邀请葛尔特鲁特女士来南京大学做《我眼中的祖父》的演讲。


香港中文大学王庆节教授


海德格尔的父母是农民,他的言谈举止透着一种农民的朴实之风,他把农民的生活描述为扎根于大地的、贴近自然的、“自主静谧的”、“源始单纯的”。在葛尔特鲁特女士分享的小木屋生活录像中,海德格尔像孩子一样欣喜地磨着咖啡,爬上木梯从落满灰尘的阁楼里取下木柴,挥舞着斧头劈柴,到井水边提水,正是在这样的生活中,海德格尔贴近了存在的本源,而存在的本源是他哲学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可以说,小木屋中的生活就是对他哲学的实践,他在那里哲学地思,也哲学地生活。


葛尔特鲁特为中国读者还原了哲学家哲思和生活的粉色的基调:小木屋。



小木屋外景



在小木屋内的海德格尔


情感的多彩,玫瑰色的变调:哲学家的思想、死亡与生活


当同时代的哲学家还沉浸在超验的形而上学迷思中时,海德格尔扬言要“克服形而上学”,关注日常生活,拷问人之存在,这是他哲学思考的伟大,而这场拷问中,他和普通民众一样,也面临了情感和死亡的抉择。


妻子是如何面对海德格尔和阿伦特的恋情的坦白

在格尔特鲁特的描述和分享的九封信中可以看出,与笛卡尔、康德、叔本华、尼采等终身与婚姻绝缘,或者如萨特、罗素对婚姻另类实践不同,海德格尔重视婚姻生活,许多信也是以“我的小心肝”开首,事实上,1915年两人在海德格尔的研讨课上相遇,一见钟情,此后冲破家庭阻力而结合,海德格尔对妻子满怀尊重和感激,也从其音乐天分中受益颇多。尽管如此,他的玫瑰色的婚姻也曾面临危机。最为人熟知的一段危机源自哲学家汉娜·阿伦特。而在现场,格尔特鲁特女士朗读的第六封信也见解地涉及了这段情感,信中表达了作为妻子所承受的痛苦。



从众多传记和相关人描述中得知,1924年,汉娜·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相遇,阿伦特18岁,还是一名青涩的大一学生,慕名从柏林前去听课,海德格尔35岁,是马堡大学的哲学教授,他在课堂上靠着窗边,低头边思考边言说的风格,迷住了很多学生,被誉为“来自梅斯基尔希的小个子魔术师”,而阿伦特则是伽达默尔所说的“穿着绿色衣裳出现在各种场合的引人注目的姑娘”。海德格尔把阿伦特比作席勒诗中的“陌生地飞来的女孩”,并在致阿伦特的信中说“您将始终内属于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将因您而获得绽放”。


而阿伦特则在恐惧和渴望的两极中撕扯。他们的地下恋情维持了三个学期,二战的爆发前夕,阿伦特离开德国,此后的半个世纪里,他们分隔两地,彼此的通信时断时续,彼此之间存在分歧,最后又和解。1949年,阿伦特探望她的导师雅思贝尔斯,当她向导师透露了她和海德格尔的恋情时,雅思贝尔斯未置可否,只是说:“这是一个十分动人的故事”。195027日,阿伦特到弗莱堡拜访海德格尔,后者在阿伦特到来之前向妻子埃尔福丽德坦白了这段感情。


格尔特鲁特女士朗读的第六封信,就是在阿伦特来访后不久,海德格尔于1950214日写给埃尔福丽德的。信开头的称呼已经有所改变,从“亲爱的小心肝”变为“我亲爱的夫人”,信中第一句就说“我感谢你又一次帮助了我。那一刻,我必须要告诉你,在过去的那些年中什么特别感动了我。”在信中,海德格尔把他和埃尔福丽德的婚姻归于深知,在他看来埃尔福丽德的存在是他思想的一部分,“你的存在,始终与我共在,永远进入了我的思想”而这句话也被孙周兴誉为永远动情的恋爱名言。海德格尔在信中阐明他的婚恋观,用最古老的爱神厄洛斯作比喻,每当他在思想上面临关键性的一步时,厄洛斯的振翅之声都会触动他,婚姻及婚姻之外的恋情对于他思想的运帷都同等重要,但他又责怪自己对赫拉和对厄洛斯的分量经常判断错误。



第六封信开头的称呼已经有所改变,从“亲爱的小心肝”变为“我亲爱的夫人” 


格尔特鲁特随后朗读了1956年6月28日祖母埃尔福丽德写给海德格尔但始终未寄出的一封信,祖母在信中表达了她的苦闷和伤痛,开首便是“因此你就不会理解,我是怎么样——被你——从我的中心抛离出去的。”一方面她理解哲学研究是丈夫全部生命的中心,这种研究有时候需要激情来催化,另一方面她感觉到自己的信任和宽容被丈夫滥用了。信中写下了发自肺腑之言,“你一再地说或者写道,你和我是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联系的纽带在哪里?这不是爱情,也不是信任,你在别的女人那里寻找“家园”——啊,马丁——你又是怎么来看待我的呢——以及我所承受的冰冷的孤独。”



1956年6月28日,埃尔福丽德写给海德格尔但始终未寄出的一封信


向死而思:目送祖父离去,墓碑上刻“向一颗星星走去,只有这个”

在格尔特鲁特看来,祖父的死亡也是他运思的一部分。据格尔特鲁特回忆,在1976年春天开始,海德格尔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526日早上,他再也没有醒来,528日,他安葬于家乡梅斯基尔希的墓地,他的墓碑上面有一颗星星,上面刻有他《思的经验》当中的一句话“向一颗星星走去,只有这个”。格尔特鲁特说:“爷爷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去世。我年轻的时候当过护士,我在医院里面目睹了很多危重病人的死亡,我了解濒死的体验,那是非常痛苦的,有时候像闹剧一样。但是我觉得爷爷是看破生死的,他面对并慢慢走向生命的终结,拒绝人为的延长寿命的方法。他的死在我看来是非常坦然的。”


 海德格尔墓碑上面刻有他《思的经验》当中的一句话“向一颗星星走去,只有这个”


评判哲学家,其思想重要还是故事重要?需剥离神化色彩

孙周兴在朗诵会后进行了点评,他认为对思想家而言,重要的是思想而不是故事但有时候故事更切近一个人的本质,他还进一步指出,海德格尔的哲学抛弃了传统的理性说教,换之以能打动人的思想、语言。在海德格尔哲学中,人的本质是一种自由的绽开,是不可规定的,人与动物不同,人总是能够重新启,重新选择,重新实现。而王庆节也提醒听众,人是唯一能意识到自己死亡的动物,但在当今时代,人类把自己放到了神坛上,以为人无所不能,而忘记了自身的有限性和有死性,这是最大的灾难,海德格尔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能够给当代人以启示。


 同济大学孙周兴教授朗诵会后进行了点评


与纳粹关系,无法抹去的灰色:孙女和家人坦承这是祖父的错误


海德格尔与纳粹的关系是海德格尔无法抹去的灰色,2014年被称为“黑色笔记本”的海德格尔私人笔记首度公开,其中包括海德格尔于1930年至1940年所写的日记,涉及到他的反犹立场,海德格尔又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场朗诵会上,格尔特鲁特就祖父的这一政治问题作出了回应。


"作为孙女,非常遗憾,祖父终生未退出纳粹党也未道歉"

互动阶段,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学生周鹏问及,如何评价海德格尔出任弗莱堡大学校长时的政治观点?葛尔特鲁特女士说自己同祖父间隔的时间太长,并不清楚祖父当时的主张,但她没有就此回避。她说:“现在回过头来看纳粹运动,我们知道它最终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当时的人看不到,他们对这一运动的想法肯定和我们的想法有所不同,置身某一历史运动中的每个个体,他们对它的想法也都不尽相同。1933年,很多德国人认为纳粹运动将变革德国社会,它能够为德国社会换上崭新的面貌,在当时的大学,知识分子阶层中的很多人响应了纳粹的号召,我的祖父是其中一员。我个人作为孙女非常遗憾,我的祖父终其一生没有正式退出纳粹党,也没有就纳粹方面的言论进行公开道歉。”



钟书阁内济济一堂,听众慕名前来聆听生活中的海德格尔


雅斯贝尔斯、马尔库塞、阿伦特、伽达默尔的劝阻与理解

193353日,海德格尔任弗莱堡校长之后加入纳粹党。从现存的书籍和资料中可以看到记载,当时,他的朋友和学生都极力劝阻。雅思贝尔斯曾批评海德格尔对国家社会主义的行为就像一个“做梦的孩子”(《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爱与思的故事》,商务印书馆,第314页),批评他作为哲学家“误导人们离弃现实性”,海德格尔在致雅思贝尔斯的信中说自己卷入官僚机器、权力斗争中不能自拔。在那一时期的通信中,雅思贝尔斯都会提及此事,他提醒海德格尔进行反思,希望海德格尔纠正自己的言行,但直到二人彻底断绝通信,海德格尔都没有就此作出任何回应。


雅思贝尔斯所著的《阿伦特与海德格尔——爱与思的故事》


他的学生马尔库塞认为纳粹政权是对“西方哲学传统的致命讽刺”,海德格尔加入纳粹是对西方哲学传统的否定,马尔库塞曾致信要求他发表一个公开的政治声明,海德格尔拒绝了。他在给马尔库塞的回信中说他“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期望是生活完整性的一种精神更新、社会对抗的一种和解、西方此在免于共产主义危险的一种解救”,他还说自己于1934年意识到自己的政治错误,并辞去弗莱堡校长一职以示对国家社会主义的抗议,同时,他把同盟国对东德人强制性人口安置同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相提并论,这一点激怒了马尔库塞。


阿伦特认为海德格尔是思想的巨人,“但他在政治上不具备责任能力”。她把他加入纳粹的行为理解成思想的困境,她用颇具寓言性的文字表述了她的看法,她说“海德格尔是只狐狸,但他不够精明,总是掉进别人设下的陷阱里,最后干脆把陷阱当成自己的窝。”阿伦特认为,海德格尔以为现实要迎合观念,所有实在是他的思想结出的果实,正是在这样的思想困境中,他误把国家社会主义看作精神更新。


同样是海德格尔学生的伽达默尔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在1999BBC所拍的海德格尔的纪录片中,伽达默尔讲述了自己曾前往海德格尔的出生地梅斯基尔希,从一位老人那里打听到,海德格尔小时候看上去是最瘦弱、最吵闹、最无用的,但他总是能指挥他的同龄人,最后,伽达默尔意味深长地说“(海德格尔)具有非凡的领袖气质,对于拥有这种独特领导才能的人,想要不把它用在错的地方是十分困难的”。



海德格尔的学生伽达默尔


海氏儿子海尔曼,以历史学家的严谨公布了纳粹时期所有信件

尽管海德格尔本人生前从没有公开致歉,但他的后辈就他的纳粹言论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了歉意。据海德格尔女士介绍,葛尔特鲁特的叔叔,也就是海德格尔的小儿子,海尔曼·海德格尔是一位历史学家,他以历史学家的严谨,把海德格尔在纳粹时期所有的文本全部公布出来,作为海德格尔的儿子,海尔曼对自己的父亲所犯的政治的错误感到痛惜,但他仍坚持以客观的、诚实的态度去呈现和处理。格尔特鲁特将手头上能找到的1933年至1938年的所有信件毫无保留地收入《海德格尔与妻书》中,海德格尔这一时期关于国家社会主义的反犹太政治言论都被公之于众。惟其如此,海德格尔与纳粹的关系才有望澄明。



南京大学哲学系王恒教授主持新书朗诵会并点评

在62岁的格尔特鲁特眼里,海德格尔更多是她的祖父,而不仅仅是那个大哲学家,他像普通人一样会经历感情和政治上的过失、失意而遭受痛苦。然而对于中国读者,海德格尔更多的是现代思想的启蒙者,从1933年开始由在弗莱堡聆听海德格尔课程的熊伟、沈有鼎的引介开始,海学的形成和兴盛从1980年代末开始,据北大教授靳希平统计,从1989年到2007年间,国内出版的研究著作就达45本,论文700多篇,海氏研究成为“显学”。《存在与时间》的中译本迄今的30年间,已经行销20余万。“此在”、“被抛”、“澄明”等德语名词都变成了中国的语汇和思想。而海德格尔曾引用老子《道德经》中思想之说,在21世纪的中西哲学对话中也增加了透明度。



 海德格尔的代表作《时间与存在》被翻译到中国已有30年


此时此刻,作为海氏后代的格尔特鲁特的中国之行,向读者展示了一个海德格尔思想背后的真实故事,将中国读者和海德格尔之间的时空压缩,甚至拉成如历史学家汤因比所说的“共时态”,如孙周兴和王庆节所言:海德格尔的思想,对于当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人更有启发和借鉴作用。



相关链接:

讲堂直击|高宣扬:六十年流浪的“此在”,与列维-斯特劳斯、德里达、熊伟、郑昕、洪谦同行的时光


图片来源|现场:高烨、李念,其余网络,感谢南京大学出版社

微信编辑|袁琭璐 





wenhuijiangtang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