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他是国家击剑队的颜值担当,奥运会一天涨粉20万| 新青年

新浪图片 2018-05-15 04:32:09



我叫孙伟,国家队击剑运动员,身高1米93。有很多人一开始因为我腿长关注我,有一次节目里,主持人给我起了个外号“腿哥”,后来微博上也开始这样叫我。记得上快乐大本营时,官方微博还发出一张我跟何炅老师比腿的照片,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摄影:杜国平  编辑:夏可欣

新浪图片出品,严禁转载,欢迎分享。



小时候,陪着哥哥去体校练击剑,教练觉得我条件也不错,想让我一起练。结果第一次训练只跑了100米就吐了,教练都傻眼了。最开始的时候,经常跑着跑着就晕了,把队友吓的够呛。后来父母为了让我锻炼身体而留了下来,谁都没想到我会成为职业运动员。



凭借着还不错的天赋,我竟然一路从体校进入了省队。但一路上伤病随行,队友调侃说,只要训练场上看不到孙伟,去医院找他准能找到。我还一度想过,将来可一定得找个护士当女朋友。



记得伤得最严重的一次,差点儿终结了职业生涯。几年前的一次训练中,我的肺保护膜破裂,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手术完,医生说建议我以后不能继续从事竞技体育了。回家休养的日子里,是真的想放弃,因为恢复起来太难了。



后来我在电视里看到队友们比赛,重新激起了斗志,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我还是属于剑道的,我一定要回到那里。伤愈复出之后,我真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无论再苦再累,我都会告诉自己,要像个爷们儿一样去战斗。



我深刻理解傅园慧说的:“我对自己很满意了,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为了五星红旗能在赛场上飘扬,每个运动员都付出了太多太多。我最终并没有拿到奥运冠军,也受到过一些质疑,说我靠颜值而不是靠实力走红。但我觉得,我对得起自己的每一滴汗水就好。


做运动员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经常陪在家人身边,常年在外征战,过年也在国外集训比赛。过去一个奥运周期,见我父母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能在家人需要的时候出现,我其实特别内疚。为了多弥补这份遗憾,我每天都要跟爸妈发微信聊天。



其实能站在奥运舞台上,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过去一个周期,我们要连续打一年的积分赛,亚洲前两名才能拿到奥运会入场券。今年3月的世界杯韩国站,我排名亚太区第二,为中国队获得了唯一一张男子佩剑个人赛的参赛席位。



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南京体育学院训练,校园里有一条冠军路,两边都是奥运冠军的照片和荣誉,这是我跑步时最喜欢经过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我的力量和梦想。



作为一名运动员,除了拿金牌,我还有其他的梦想。我希望能用自己小小的影响力去推广击剑,成为青少年推广大使。击剑非常适合小孩子,既能让人感受到对抗中荷尔蒙的迸发,同时又是个点到为止的绅士运动,不会有强烈肢体接触。买一套装备能用很久,课程费用还没有一些补习班贵呢。



最近我在忙于去大学校园演讲,我的粉丝里大部分是学生。里约奥运会前,我的微博粉丝数是11万,如今已增至66万,里约奥运会时一天内曾涨粉20万,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有人说,年轻的时候,喜欢什么样的人,就会变成那样的人,我希望我能给这些年轻人做好榜样。



我想带着大家一起,真正去为学校的素质教育做一些事情。我进大学校园推广的也不仅仅是击剑这项运动,而是希望呼吁大家爱运动、爱体育,多多锻炼身体。



最近在采访中经常被问到,要不要“出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想专注于训练、比赛。最近虽然也参与了一些节目、杂志拍摄,但前提是不影响正常训练。我觉得多接触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很有意思,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可以看看更大的世界。



我以前并不是特别在意穿着,但是随着出国比赛的机会越来越多,觉得欧洲那些运动员都打扮得特别绅士。我觉得穿好看一些,是出于对自己、对别人的尊重。因此就开始慢慢留意一些时尚博主的微博,看时尚杂志,学习一下怎么搭配。



很多人说做那些与训练、比赛无关的事情叫“不务正业”,对我来说,本职工作当然无比重要,为国争光也是一直谨记在心的目标,但我人生中的“正业”,还包括让自己成为有趣有爱的人。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很感谢那么多人喜欢我,我希望可以让大家对我的爱,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如果你喜欢这个栏目

不妨点击下面关键字

查看往期文章


 退役冠军之路 |穿越无人区

 美女私人教练  | 我在联合国实习

 | 钢管舞者 | 女纹身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