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午夜救援祁门两名孕产妇脱险

黄山国防 2018-06-19 01:32:56

  汹涌澎湃,夏水汤汤。6月18日下午,祁门突降暴雨,延绵近30个小时。暴涨的洪水猛然击中猝不及防的人们,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然而洪水无情人有情,祁门人武部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始终将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全力奋战在抗洪救灾的第一线上。



   
19日下午5点,倾盆大雨。祁门人武部紧急出动一部军用吉普载着一台冲锋舟急速赶到芦溪乡芦溪村。达到村口,这里是大水一片,无法进村。祁门人武部政委陈小烽下车与现场指挥的县领导商定后,立即与4名官兵装卸冲锋舟,准备沿公路下行去救人。原来,下午查湾村一名叫周锐的产妇带着刚出世一周的孩子,租了村里的一辆车准备到芦溪街上来。查湾是祁门海拔最低的地方之一,最低处只有79米,当时水位已经上到77.93米。结果车子走到中港组的时候,上游的洪峰来临,车子被卡在一个两头都被淹没的小岭上,进退不得。暴雨一直下,身上又冷又饿,刚出世的孩子一会就要吃奶,周锐又惊又恐。她赶紧给110报了警,并联系了乡政府。乡党委书记张永强接到报告后,立即和前来指导抗灾的领导作了汇报研究,考虑到产妇和新生儿的安全,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消防大队、平里派出所携带皮划艇从祁红方向赶到中港,另一路由人武部官兵乘坐冲锋舟从芦溪方向赶到中港。然而,过了不久,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传来,由于水势湍急,消防大队的皮划艇无法靠近。而人武部的冲锋舟因为遭遇到很多倒塌在水里的毛竹、树枝的障碍,导致前进速度很慢。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暴雨还在下,洪水一直在涨。官兵和干警全部在水里,危险系数很大。为避免引发更多的灾害,决定让干警和人武部官兵暂缓行动,先撤到安全的地方。让中港组组长、老党员李先学带上饭菜和牛奶,和其他两个熟悉地形和水性、体力好的农民翻山赶到周锐所在的地方。当周锐看到本村人打着手电,给她送来饭菜的时候,激动的哭了起来。虽然暂时解决了饥饿问题,但救援任务没有完成。子夜11时,暴雨终于歇缓,水势有所减少。祁门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学恩等几人,开车涉水到周锐所在地方,将其接上,送往芦溪。夜12时,周锐所坐的车辆也顺利回到查湾村。但所有参与救援的30多名干部因为道路漫水,无法回县城,而在芦溪乡政府一直侯坐到早上4点。


 
   19日晚上10点28分,祁门县妇幼保健中心主任曾桂芳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这个电话是溶口乡医院院长郑祖成打来的。在电话中,郑祖成向她报告了一个情况。在离医院一公里的溶口村有个叫胡梦芳的女孩,已经到了预产期。今天肚子痛得很厉害,到医院来检查,发现羊水已经破了,估计马上要生产。但目前乡镇一级医院,基本不做生产手术,现在应该怎么办?是否请县里给予支持?曾桂芳挂断电话之后,一骨碌就从床上起来,立即打电话给县人大副主任、县医院负责人朱生贵,请求他们支持。朱生贵一听这事,马上说:“我马上派人派车,我自己陪你一起去。”11点22分,祁门县医院120救护车带着妇产科主任桂皓亮一起赶往溶口。然而,不巧的是,当车辆走到塔坊侯潭地段,由于道路漫水,车辆被阻。几个人不顾夜深水凉,趟过齐腰深的水,和前来接应的塔坊镇领导会合。但塔坊镇领导告诉他们,前面平里路段已经有一米深的水,车子完全无法通行。怎么办?时间不等人,那边孕妇情绪非常不稳定,她第一次面临生产,恐惧害怕。大家准备从塔坊沿铁路线走到溶口,全程估计要3个多小时。但后来听说,晚上还有一班上海到鹰潭的火车要从这里经过,能不能请求他们支援呢?朱生贵和火车站联系之后,火车站告诉他们,这班火车是快车,小站不停。但他们同意将这个情况向南京铁路分局汇报。结果,南京铁路分局领导得知这一情况后,为县里干部的行为所感动,愿意破例支持。晚上1点多,4个人从侯潭登上快车,1点半,在溶口下车。院长郑祖成接上他们,直奔医院。桂皓亮赶紧给胡梦芳做了检查,诊断出虽然羊水已破,但生育体征尚良好,眼下先采取一些保护措施,等天稍亮、水势稍退,建议还是去县城生产。早上6点多,救护车将忙碌了一夜的孕妇和朱生贵、曾桂芳、桂皓亮带回县城。10点多,胡梦芳顺利产下一名男婴。


常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

黄山国防投稿邮箱:1369538867@qq.com 咨询热线:0559 283713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