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西游回忆录·序章

墨笔文字原创 2018-06-07 23:02:02

1.

猴子死了以后,故事就结束了。

好多年后记者问我,是什么让你们在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上坚持下来。

我说,「是信念」。

至于信念是什么,我不知道。

2.

狮驼岭那件事以后,大家都消沉了很多,只有猴子对灵山之行展露莫大的期待。

下棋的人不明白棋子为何会反噬自己,也许只是因为棋局的破绽太多。

3.

秃驴加冕功德佛那天雷音寺下了很大的雨。

万佛来朝的庄严被雨水冲刷的七零八落。

猴子倒提铁棒,孤零零走向那座莲台。

如来失算了。

区区五百年又怎么能磨灭孙悟空呢?

4.

那是我见过最绚烂的「以卵击石」。

浴血的咆哮在殿前萦绕了一千年才湮灭不闻。

5.

后来大家都很默契,绝口不提那个名字。

秃驴在佛前讲经。

敖烈酒醉闹事,被锁在天池。

卷帘仿佛想做第二个猴子,在凌霄殿杀红了眼,之后遁入弱水下落不明。

还是我过的最好。

净坛是份好差事,清闲自在。

每年三月我都会去须弥山钓鱼,顺道和弥勒打牌。

天气好的时候就去上清宫喝茶,看羲和驾着金乌从天边驶过。

6.

生活就是这样,少一些质问就多一份轻松。

但我有时会忍不住想,当初如果没有观音的禁咒,我会不会也杀上去。

像在那些欺山赶海的日子里一样。

答案是不会。

度过了那么多劫难走到最后,就算「正果」是一场幻梦,我也没勇气醒来。

7.

这段时间老做梦,梦见猴子揪我耳朵,刚要抄家伙,梦就醒了。

也许他在提醒我有些事情还没做完。

但那又如何呢?

车库里的钉耙已经很旧了。

8.

翠兰问我,「能忘了西游吗」?

我说,「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