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货聚八闽川广之地   语杂两浙淮扬之所——江西之行铅山县河口镇

河口古镇旅游 2018-05-15 15:57:42



        上饶市位于江西省的东北部,东邻浙江衢州,南连福建南平,西濒鄱阳湖而接九江,北连景德镇和安徽徽州,居于闽、浙、皖、赣四省结合部而成为江西的 东大门 ”,上饶风景优美,有黄山姊妹山之称的三清山、有中国最美乡村之称——古徽州所辖地婺源、中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江西四大古镇之一的河口镇、天下第一“峰”景区的龟峰等等。诸多诱惑,会让人生倾慕贪恋之心。

 

        河口镇是江西四大古镇之一,晋商翻阅武夷山后来到上饶铅山县河口镇,把茶、纸、砚台、竹制品等当地特产,以及生活必需品通过河口的信江,进入鄱阳湖,然后运到九省通衢的九江再进长江水道,抵达汉口,最后到达河南的社旗,整条水路链接南北交通,在古代陆路不安全与不发达的情况下,水路是最快捷与最得力的交通枢纽。

 

        在高速遍布的今天,我们从九曲溪漂流上岸后,10点坐大巴抵达铅山县河口镇已经中午14,上饶市政府分管领导迎接晋商代表团热情不减,午餐结束后,亲自带队参观了现在依旧保持古代风貌的河口镇。




        这条滔滔不绝的信江,造就了当年河口镇的崛起。河口镇现在是铅山县的县城所在地,该县旅游资源丰富,有河口、石塘等保存比较完好的商业古镇,有朱熹与吕祖谦、陆九龄、陆九渊等理学大师曾经千年一辩的鹅湖书院,还有葛仙山等宗教胜地,南部与武夷山市交界处的黄岗山是武夷山的最高峰,其海拔2158米,也是中国东南大陆的最高峰,有“华东屋脊之称。

 

         紫溪斗笠石塘的伞,铅山的女子不用拣”。古镇现在靠近信江的一条明清古街上迎来久违的客人,铅山县领导带队引领我们游览了这条古风依旧、繁华犹存的长街。我们在小弄里穿过,这里的弄堂狭窄而悠长,从街上一直延伸到信江码头。曾经有九弄十三街的说法,其中既有其准确的街、弄名称,也概括了这里的建筑规模之盛。铅山还是出美女的地方,在铅山个个女子都很漂亮。口之所以有这么多的美女,在长达几百年的商业繁荣时期,这里商贾云集,舟楫遍地,又是离家在外,因此就难免择天下美女娶做妻妾,在此安家落户,繁衍后代。匆匆行进没有看到美女,但是河口镇的繁华往昔如风乍起,吹皱一江涟漪倒是不争事实。


        河口最早的时候叫做沙湾市,早在北宋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个人烟稀少的乡村集墟,但是在它的西北相隔只有2公里的汭口镇,则由于曾扼铅山河与信江交汇之冲,以转运当时全国三大铜、铅产地之一——铅山场近200万斤的矿产品、冶炼原料以及10余万采矿工人的生活必须品而日益繁荣,成为赣东重镇。在明嘉靖年间,铅山河下游永平一带山洪瀑发,一场惊天动地的洪水使铅山河改道,转由河口东入信江。两水交汇口的突变,造成了水运码头的位移,也为发展到了顶峰的汭口在瞬间画上了一个句号。于是,河口取代了汭口的位置,迅速崛起为货聚八闽川广,语杂两浙淮扬的八省通衢。形成了建筑面积达到20多万平方米、以九弄十三街为主体的繁华市镇。明晚期,河口镇的人口已经达到了5万。




        整条明清街,宽不足5米,两旁的院落几乎是一个摸样,有福建会馆的旧址在其间散落,让笔者欣慰的是如今拆迁盛行的政府官办作风中,古老的河口能原汁原味呈现在大众面前,置身其间更像置身于熟悉的邻家弄堂里面,木色斑驳,枯黄的后面是历史繁华的帷幔在慢慢打开,这个沉浸在过去遐思里的古老小镇让游者浮想联翩。褐色的木门有的半敞、有的大开、一个老者听到外面大量人群的喧哗,打开半扇木门,伸出疑惑的眸子,想按快门的我极力捕捉老者的神情,安详的下午时光让老者定格在我的相机画面了吗?他被快门声吓的缩回了头去,我知道毁了。就那么一秒,他的回头让我的画面成为模糊的一片。但是河口200年的辉煌与繁忙场景却在一伸一缩之间拉近了距离。

 

         当初的晋商们在河口整顿休憩踏上浩淼水路,有翻阅武夷山被蛇咬伤的晋商需要治疗、有家乡的会馆大戏台正在开锣演绎新的曲目、有需要周转的货物来往调运。河口留下太多聚散依依的故事有待挖掘,河口的信江一眼望不到头、河口的舟楫已经变作扬起风帆的巨大船只等待起航、河口的人声鼎沸在层层叠叠、纷纭而至。

 

        在信江江畔的古街上,沿着青石铺就的街路从一堡街到二堡街、三堡街。这条古街原来有5华里长,现在还基本保存完好、原貌不变的地段有约3华里。路面大多是用长条石、麻石铺成的,街道悠长深邃,许多或大气或精致的店铺门面在街道的两侧鳞次栉比,千姿百态。可以想见当年车水马龙的繁华闹市。苍老得有些低洼不平的街道上,那些汪水的地方,亮亮的水面映出街道两侧那些门店的古老面孔。在一条小弄里,青石板的路面上还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车辙痕迹,清晰可见。据记载,明清时期的河口镇,曾有纸号、茶行、布店、药铺、油行、银楼、酒家、书局以及手工作坊等540余家,现在保存较好的还有300多家。在许多店面的额坊上,老字号的印记还依稀可辨。




       历经沧桑之后的宁静与泰然让河口镇苍凉古朴,街上的行人不多,没有机动车出入,只有那些大红色蓬顶的人力三轮车静静地缓缓地行驶在湿漉漉的街道上,那从容的节奏仿佛让人回到了旧日的时光之中。进那些老房子,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在临街的店面走进去,房屋连续多进,有的进深达数十米。临街头进多为门市铺面,里进是居室、库房和作坊,最后面通达河边的码头。沿信江一侧通向公用大码头,不靠近信江那侧,则有人工河相连通,建有许多自家的小码头。小船自由穿梭,水乡风情尽现。

 

        从一条幽深的小弄走到信江的边上,信江宽阔的江水依然滔滔不绝。在当年,这里公用的大码头就有10处之多,大型码头都是用巨大的青石、麻石垒砌而成的,多呈半圆型、长方形或梯形。其中的官埠头建于明代,清代扩建,是用来专门停靠官船的。

 

        在与河口相对的信江对面,是著名的九狮山,沿江并列地坐落着色如生铁型如狮群的九座山峰,它们犹如九头雄狮盘踞在江边,山体是光滑圆润、漆黑如铁的丹霞地貌。因此这一段的信江也叫狮江。曾经,在这一段宽阔的江面上,商船、客船穿梭不息,绕岸皆是,码头上的货物日吞吐量达10万斤。由此可以想象得到当年码埠上争先恐后,吞吐不已的盛况。因此当时人们曾经将河口与汉口相提并论,有“买不尽的汉口,装不尽的河口之称。




        走在侵蚀过历史旧痕的青石板上,往昔的岁月幻化做不肯离去的魂魄,有种恍如隔世的情绪一直萦绕着我。有好奇的狗透过玻璃注视着泛着豪情的我们熙熙攘攘而来、急急切切而去,匆匆走过去的人们看不透现实河口镇里孕育着的清雅与闲适,同样试图探寻先辈痕迹的我们也不可能融入到远走的乡音与足音里去。

 

        轻飘飘的时光飞絮,掩映不出厚重的历史轨迹。南下的晋商们在河口镇的繁忙足音,百年后再次踏响,里面坠入了多少江南旖旎的景致就不得而知了。

 

        空荡荡的码头链接浩淼水路,万里茶路三千里的水路刚刚开始,迎风而立的我,盼望着一场百年魂牵梦绕的离愁别绪,明明知道不可能了,但是依旧盼望。像隔了五百年的距离就在咫尺,伸手可及,挑帘即老相识在那里散发出迷人心魄的微笑,沉醉于梦里的欢颜在寂静的古老河口镇里越发令人迷醉,着实让人不忍离去。

 

         河口镇与景德镇、吴城镇、樟树镇并称为江西四大古镇,河口镇的工商业十分发达,初进河口镇可以看到贩卖竹制品的商贩,位于铅山河与信江的交汇口,水路交通占尽了优势,曾经与闽、浙、皖、湘、鄂、苏、粤、川等省及海外的一些地方有着十分密切的商业往来,因此素有八省码头之称。信江是江西注入鄱阳湖的五大河流之一,发源于上饶玉山县与德兴市交界的信源山南侧,滔滔江水一路向西,流经上饶市区,过铅山、弋阳县城,到达鹰潭市之后转向西北,在南昌市余干县瑞洪镇与上饶市进贤县三里乡之间入鄱阳湖。




        当地出产的名茶河红是用产于武夷山北坡的毛茶精制而成。制作河红的茶师被国内茶界称为河帮茶师。在明万历年间的《铅书·食货书》就有这样的记载:“宋先有周山茶,有白水团茶,有小龙凤团茶,皆以佐建安而上供。 说明这些茶在当时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准。

 

        清初,铅山除信江两岸的河谷平原外,茶叶种植遍及南部山区和中部丘陵地带。当时,福建的茶农成批进入铅山垦荒种茶。铅山的茶山面积达到了20多万亩,有“红茶产高山者为最,每年约出百万石的记载。与此同时,河口的纸市也是极其繁荣的。明代,铅山的手工造纸业与松江的棉纺织业、苏杭二州的丝织业、芜湖的浆染业、景德镇的制瓷业齐名,而成为江南的五大手工业区之一。

 

        乾隆年间,河口的纸庄、纸栈、纸号、纸店达数百家,向海内外经销成千上万担的纸张,每年销售额达四五十万两白银。河口持续了几百年的繁荣,使这个江畔小镇热闹繁华,莺歌燕舞。到了清晚期,随着茶叶生产销售重心的转移及手工造纸业的萧条,河口也逐渐走向衰落。

 

        一路走来在河口镇没有见到纸庄、纸栈、纸号及其茶庄甚是遗憾,悠闲的居民过着处事不惊和逍遥自然的生活,安逸的阳光照射着静谧的信江。川流不息,暗流汹涌的时代不知道何时再掀起惊涛骇浪,只是此刻的河口,依旧像极了退场之后的残幕,卷帘半抡,隐约恍惚……




        (本文转自陆华农新浪博客,陆华农,女,山西晋中人,作家、记者;图片柯援生拍摄)




河口·中国历史文化名镇

万里茶道第一镇 · 河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