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对话苏玄:舞!舞!舞!| 围炉·CityU

围炉 2018-06-12 16:17:25

和苏玄约一个时间聊天并不容易,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学业和舞蹈训练间来回奔波。她是香港城市大学的舞蹈社团Dan苏o的成员,在大学里经历了多次表演,包括Mass Dance(在十所香港院校的校园内进行的大型舞蹈表演)和IVDC(全港大专舞蹈联赛)。香港有不少纯真的舞蹈爱好者,她便是其中之一,天生笨手笨脚的我,可真想听听一个舞者的人生经验呢。


武子淳=武

苏玄=苏


武 | 我感觉你最近挺忙的。


苏 | 超级忙,每天都在训练,就爆炸了。因为最近在排那个IVDC的比赛,已经训练了一个月,然后再训练一个月。我是final考完第一门的时候就接到了电话,然后一考完final第二天就开始训练。像我们之前一些前辈的话说,如果你排这个比赛,那你这两个月,你的生活只有跳舞、睡觉和在课上睡觉。


武 | 这是一个什么比赛?


苏 | 全港大专舞蹈联赛,每个大学会派出一个20人左右的队伍,去剧院的那种舞台上,然后展现一种主题性的舞蹈。


武 | 有什么主题呢?


苏 | 就是香港那些舞蹈家,然后他们会编一些舞蹈,去反映一些社会问题,或者反映一些人性,或者是对个人成长的反思。比如说有的时候会排一些政治性的,或者是排一些关于环境、社会问题的,比如说动物保护啊。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在YouTube上可以搜到,比如说之前的《牛鬼蛇神》,《褪色的城市》之类的。


还有去年拿了第一名的教院的《窒‧釋 Suffocation/Freedom》,从天而降几十个氧气罩,我觉得应该是想展现当今社会的一种让人窒息的压迫感吧。Youtube上就可以搜到视频的,还是挺震撼的。


武 | 那你们这次的主题是?


苏 | 这次不能说(笑),秘密,什么都不能说!但是结束了可以在Youtube上搜到。


香港,舞动的世界都会

武 |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跳舞?

 

苏 | 应该是从小学的时候,小学因为好像每个人都会学那么一两个兴趣爱好。

 

武 | 比如说…独轮车。

 

苏 | 对,哈哈。然后跳舞的话只是为了单纯打发时间,小时候学,一直在学拉丁,但是因为小学毕业以后到初中基本上就放弃了,因为太占时间了,家长也不会允许你花那么多时间在兴趣爱好上,所以放弃了。但是到大学又重新开始。

 

武 | 所以你是初中和高中就再没碰过?

 

苏 | 不是,我会在外面,也会参加学校的一些表演,然后是在高中毕业summer的时候,在南京跳舞。

  

武 | 这里有个问题,我不会跳舞,但是呢,因为从小到大学校里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我大概也知道排练舞蹈是什么样的感觉,其实不是特别爽快的一个感觉。但是当最终表演成功的时候又会很愉快。

 

苏 | 对,但是…不是每次都会很成功,像我第一次排表演,在AC3那个平台上,我有个非常明显的失误,最后我看视频的时候,发现就有一个很简单的,所有人都应该起来,我一个人在下面,非常明显,而且那是我少数几个在比较前排位置的动作。然后结束了以后就非常失落,因为觉得很遗憾,非常遗憾。但是当时就很多danso的同学就,就会安慰我说真的没有关系,因为你会有非常非常多的performance,很快就会忘掉,但是我真的很难过。后来Mass Dance我觉得还是挺成功的,之后也很开心,所以我觉得这次IVDC也是,也会觉得压力很大,因为如果你失误了,你不仅仅是你感觉一个performance失败那么简单,而且可能是因为你的失误导致扣分,导致比赛失败。所以压力就会更大。所以舞蹈不仅仅是“成功了很开心“这样的心情。



武 | 香港这个舞蹈的氛围是一个什么?目前是什么样的态势?有没有一些了解?

 

苏 | 香港的舞蹈氛围真的很棒,包括我们请到的一些tutor,这些老师都是香港非常厉害的、很有想法的年轻舞蹈家,他们很愿意到大学里面来排舞,用大学这种team,来展现她内心的一些想法。我一开始以为跳舞就可能不一定有太多的文化,可能只是跳舞。我一开始这么想,是因为在大陆我的一些舞蹈老师,可能就没有什么很高学历,就专门跳舞那种。但到了香港,我会发现他们,你会看到尤其是IVDC,可能会排出挺多有想法的作品,真的能够震撼到你。只要是在剧院跳的那种,就真的会不仅是停留于舞蹈艺术上,也会让你感觉到一种看完了以后会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如果是在Mass Dance,就是在学校的那种每年的表演,那个可能只会让大家觉得很开心,很High。所以我更推荐去看IVDC或者Annual Performance,对对对。在香港这些舞蹈家,他们不仅仅会编舞,还会P图,还会音乐处理,舞台布景,还有灯光各种都会,所以很强。

 

我们一个team中水平最高的可以在外面教课。他们可以达到代课老师的程度,然后还会愿意返回到学校和我们一起排舞,他们真的是很喜欢跳舞,也对City Danso很有感情。再比如说我一个同学就是跳舞跳得非常好,然后我们一起排了第一个performance之后,他从CityU转到了专门跳舞的学校去。包括我的很多本地同学就是毕业了以后就直接在外面带舞蹈课。其实我觉得怎么说呢,专门跳舞的这种表演者,或者说舞蹈家,在香港的认知度,或者说社会认可度可能会比内地更高。如果你在国内说“妈,我不想学了,我要去跳舞”,我觉得很危险。但是在香港,我有很多老师,她们会到大学排很多很多的表演,然后同时也会给明星或者是做伴舞啊什么的,然后会在外面教班,同时可能有些有自己专门的工作,不仅仅是跳舞。你像我现在tutor是poly毕业的,然后他有自己的工作,对。还有的我之前的tutor有在迪士尼什么当那种全职演员的那种,对,就很棒,是我很向往的那种生活。

 

武 | 我自己有这个感觉,我觉得可能是,一个是他们社会更开放,还有就是,尤其是对文艺和体育界的人,他们会有一种专业者精神,很尊重这些人,不会说读书读不下去了这种,再一个跟他们演艺工作很发达也有关。


苏 | 很发达,对。


武 | 他们确实太发达了,这个有关系。我觉得就是感觉在人群当中,从事艺术工作的人的比例会高很多。


苏 | 对对对,而且像香港的大学这种,我觉得Danso应该是算比较大的社团了,可能在每个港校里面都算一个挺大的社团。每年的活动也会非常多,真的参与人数也非常多的,就这种氛围不仅是从大学开始,像这种IVDC、舞蹈联赛,其实从中学他们就有,他们很多人在中学就参加过,像我现在一个team的同学,她们中学就去剧院看过这样的比赛,所以真的从中学到大学,她们这种舞蹈的氛围就非常浓厚。中华地区,港澳台地区的氛围可能好一些,包括日本这种氛围也是非常棒的。


Mass Dance,燃烧的舞台


武 | 来聊聊Mass Dance吧,我想现在你可能更累一些,但是这个我们好像更了解,真是学校的盛世呢,当时Mass Dance你排练了多久?


苏 | 我是从一开学就报名,然后排到了第十二周表演这样。每一星期一般会排两次,然后到最后的时候可能会加到三四次这样。主要是我们那team,真的厉害的人非常多,就很多老鬼,就是已经毕业的,很多final year,还有很多庄员,就真的很棒。然后请到的tutor也是特别棒的。我觉得是一段非常非常难忘的经历,因为主要是Mass Dance,它就是不管是排练还是演出都会比较开心,然后你会想到很多好朋友也会来看,不会像在元朗或者在其它的剧院,很少人能真的跑那么远去看。


武 | 我当时觉得那个场面特别的酷炫,确实是,我感觉是大家放弃了政治上的偏见,放弃了经济上的仇恨,分享着一个CityU学生的身份,这是我在学校从来没感受过的一件事。


苏 | 对,但其实我参加的时候就一个老鬼跟我说,他说很意外我会参加,几乎没有非本地学生参加MaDan,几乎都是本地同学。


武 | 我也觉得。


苏 | 很意外。


武 |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local的社团。


苏 | 但它不会有什么排斥的现象,它每学期都有开这种教学班的话,会有很多非本地学生来报名。

其实Mass Dace,CityU有四个队,一个是freshman,就是几乎都是year1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的home team,是只在城大表演一场,还有一个RunU team是在香港十所学校巡回演出,因为那个真的太忙了,我觉得我没时间参加。


武 | 那是最厉害的位置对不对?


苏 | 对对对,但其实它报名和home team也是一样的性质,只要你直接报名就可以了,但只是限制于freshman是不可以报名的,一定要是Current。但是那个真的非常累,而且愿意参加真的一定是很喜欢跳舞,所以也差不多都是水平挺高的,像我,我真的觉得我要参加那个,我大概GPA就要不过3了。然后还有一个是老鬼的team,可能20到30个人,真的就是完完全全上班了,然后他们真的感情非常深,但是每个星期晚上很晚下班还会返回学校然后来排练,对。


武 | 描述一下比赛时的感受吧!


苏 | 当时比赛之前那一个星期,整个人都处于亢奋阶段。因为我会想到肯定会有朋友来,就算路过可能也会看到。而且其实一般都会觉得,Local应该会比我们mainlander跳舞要好很多,所以我还是有挺大压力的。



武 | 你还有这样一种心态啊?


苏 | 我是觉得正常来讲,我来香港之前都会觉得香港local跳舞,肯定会比我们厉害,可能是有一些偏见在里面。所以我刚进那个team压力也非常大,因为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在里面。所以之前也会很紧张,因为再加上我mini B有犯很严重了错误,所以我就压力也是很大的。


武 | 这是你的翻身之战。


苏 | 对,翻身之战,但是跳的过程中,就是当你真的听到你已经听了几百遍的音乐在城大广场上响起来的时候,心里真的是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会觉得非常开心,然后你想到这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在跳了几百遍以后最最后后一次跳这个舞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其实非常振奋。


武 | 好燃啊。


苏 | 对对对,真的是好燃啊,然后我们那个是抽烟醉酒style,有hiphop,有popping,有jazz funk,还有house,就是四种舞不同的style。一开始刚开篇的时候,是用popping展现的那种你喝醉了的状态,完完全全是醉酒的style,然后还有是很hiphop,那种会有抽烟烟头扔地的感觉那种,很燃很燃,但是对你肌肉控制其实还是要求很高,不然你没有办法把你想表现的东西表现出来。所以真的,而且每个人的动作老师编的时候,都会给你留有自我发展的空间,有很多动作是每个人不一样的,你自己想,自己free,所以很担心自己编的动作跳出错,跳得怪怪的,跟大家感觉不一样。然后包括后面很sexy的jazzfunk,会把衣服都脱掉,不是都脱掉…


武 | 肚子会露出来惹。


苏 | 把外套脱掉,就会很燃,就感觉非常开心。本来我们都会担心如果在场上笑不出来很紧张怎么办?但其实完全不会,在上面听到下面尖叫啊欢呼啊,会自然而然笑得很开心,到最后其实平时训练跳到最后会很累的,但是当时就完全不累呀!还能再跳十几遍啊,就是这种感觉,真的跳到最后就非常非常enjoy了。然后最后一个动作,一个定格,每个人pose出来了以后,下面欢呼,然后喊着City的时候,真的那种感觉非常非常棒。我们上去之前,每个performance之前所有人都会一起击掌,然后我们平时训练也会,就是那种围成一个圈喊口号,但是那次表演前喊口号就会觉得特别特别想哭,因为是最后一次。然后当我们一个team喊口号的时候,其它四个team会“哄”一下拥上来,然后围住跟着你一起喊,然后下面会一起喊City City,那种感觉真的非常非常棒。



就想到我之前围观第一届JointU Battle,就是香港第一次全港港校的battle,最后我们City是拿了第一名,然后当时跟理工有一段视频,在网上也可以搜到的,非常激烈,8个还是9个评委全部都举“×”,无法判断输赢,然后持续了好几轮,然后最后我记得不知道是一个还是两个,评委把手指向了City,然后所有在场的City的同学都尖叫,当时场上放的是Fantastic Baby,所有人尖叫然后唱,然后跳,真的非常非常激动,然后很多人都流泪了,我当时就哭了。那种感觉真的非常非常亢奋,就觉得虽然不是我去比赛,但是当你看到,真的就是经了这么苦战以后赢了,会觉得很自豪,很感动。


“所有人都是会跳舞的”


武 | 虽然说我根本没有体验过,但是我也被感动到了,真的是非常感人的团队的那种感觉。你觉得学校里有很多的集体活动,各种比赛啊、表演啊。你说为什么只有舞蹈才能够如此的振奋人心?


苏 | 我是这么想的,为什么我特别特别喜欢danso这个组织,因为我觉得大家都是简简单单是因为真心喜欢这样一件事情,没有其它任何的想法,不是单纯的把它当作一种课余生活,一种消遣时间或者是认识朋友的一种方式,而是真的因为很喜欢很喜欢它,可以为它牺牲掉很多学习的时间。然后真的觉得不会像其它的一些活动,就是说可能会有其它很多目的,如果我参加了很多活动,参加宿舍的活动,可能为了保宿,对不对?


武 | 对。


苏 | 但是你如果参加一个performance,不会有人说我来了我不训练,我不为了训练,我为了其它的事情,其实不是,大家真的是会为了跳舞这件事情,甚至非常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情也会不断重复在做。


对,是件很enjoy的事情,然后包括我们会有team man,就是两个负责的同学,他们可能是老鬼可能是庄员,他们非常辛苦,每天要嗓子都会喊哑了喊节拍,然后一边自己跳。但是我就结束了说,真的辛苦你了,真的很感谢,然后他就说不会呀,我觉得非常开心,他觉得这件事情是他非常荣幸或者非常乐意去做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包括,跳舞是在用你的身体去展现一种,你所想的一些东西,可能说唱歌或者是让你听到那个声音觉得很治愈,但是跳舞,是用你的整个身体去展现这种情感。比如jazz,香港这边jazz是芭蕾舞演变而来的。会很抒情的,适合失恋以后跳,然后包括hiphop,可能很多会展现很欢快,很开心的一面,然后你看完了以后就会觉得很兴奋,觉得他很酷,包括你的音乐选择,精致的一些舞蹈服装,给你看完以后会觉得很震撼的感觉。


武 | 这真的是人类持续最久远的艺术,其实在很原始的状态下,可能人都还不会唱歌的时候,唱歌都没有词的时候就会跳舞。


苏 | 对。


武 | 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这种生物天生就会对舞蹈有一

种潜力。


苏 | 对,所以最热闹的地方,比如说酒吧你会放音乐,然后大家就开始跳起来,虽然不知道自己跳的是什么,也会很开心的跟着音乐跳。如果到平常的话,你听到音乐去跳,然后会觉得很开心啊,可能会是压抑宣泄的一种方式。过后会觉得很舒服,因为怎么说,因为它是让你感觉像是一种运动,而且可以通过你听到很开心的一些音乐,然后去很free的去做各种各样的动作


武 | 我觉得就是freedom,我觉得你说得很对,就是一种自由感,就是不自由的人是没有办法跳好舞的,对吧?


苏 | 所以其实跳舞不存在会或者不会这样,其实所有人。所有人听到音乐都是会跳舞的。


当然,像我们每次训练结束围着一个圈圈,大家围着圈圈说话,有一些同学就说我是真心的很喜欢,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天赋,像我就没有天赋。但是我还是会一直很喜欢下去,对。只能说如果,反正我觉得就是回顾大学,最难忘很珍贵的回忆,我觉得可能还是参加这些表演。


武 | 我非常羡慕。


苏 | 但其实讲真的训练时,当你参加的时候会很枯燥,现在我们排练,每个人都到了崩溃的。现在我觉得我排了一个月,天天排8个小时,真的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


武 | 我怎么没看出来呢?(笑)


苏 | 你每次去,有的时候大家都会说,昨天就有人说着说着说哭了,说觉得是一种煎熬,就真的大家很敢说出来,说是一种煎熬。你一个动作,只为了一个人,这遍你错,那遍他错,你要不停不停的跳,不停不停的跳,真的是非常非常痛苦,有的人说可不可以想更好的方式?但其实没有,就要一遍一遍的跳,不然你到最后的效果是肯定不行,就只能通过——即使他们跳得非常非常好的人——也要通过很多,也要跟我们通过几百遍的这种不断不断的重复,才可以把performance排好。


武 | 要想求仙术,哪能不吃苦啊。


苏 | 就像我们老师说,最后跟我们排了一个月,看我们跳到最后,每次说fled out,就是说你要把你所有的当作是show一样,把你的情感完全展现出来表演一次,大家就是要发疯一样卖力跳了以后,tutor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曙光。”然后那个时候我真的要哭了,真的,就可能一开始我们都觉得不行,因为我们可能都没有特别特别厉害,然后当tutor这么说以后,大家都觉得一定要把它排好,哪怕它要排几百遍,哪怕不断不断重复,可能到最后tutor说,希望你们到最后不是说“妈呀!终于结束了”,而是说“啊,结束了”,这样的。我们tutor属于特别煽情那种,她每次讲完我都想哭。


武 | 你觉得舞蹈,对于你截止目前的人生来说意味着什么?


苏 | 我觉得它是陪伴着我大半个人生,就是从陪伴了我从很小开始,一直到现在,我刚开始是没有那么喜欢的,然后一直到现在,然后包括也经历了不同的环境,我觉得成为我平时生活中挺重要的一个部分,然后可能在将来我不清楚我以后会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可能会跟舞蹈再也没有一点点联系——我觉得这是非常可能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会一直喜欢下去吧!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将来如果能从事时间比较灵活的一些工作,在香港会继续回来参加performance,或者当我哪一天打怪兽打到最高级了,非常非常厉害了,可以教小朋友跳舞,那也是真的非常非常开心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还需要走很长很长的,要一直不能放弃,要一直喜欢下去!


武 | 我觉得这样的状态是最好,我可以感觉到你的那种力量,你现在的生活状况,从你跟我说话的时候你的精神状态,我感觉可积极了。


苏 | 真的吗?我现在可颓了,我平时可颓了。


武 | 没有,我真的我感觉你在跟我说这些事的时候,就好像有一团火焰一样。


苏 | 大概是我觉得在城大特别特别开心的事情,这也是我来到香港以后最最最不后悔的一个存在。


武 | IVDC的比赛什么时候开始呢?


苏 | 2月22号。


武 | 祝你成功!



文 | 武子淳 

图 | 苏玄 

编辑 | 陈欣

围炉(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