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这些话与其说是经 不如说是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1-01 22:00:06

汪贵沿 笔名(桂园、沿江),现居江苏无锡市。中国散文诗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四川什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先后在《诗刊》、《人民文学》、《澳门月刊》、《世界散文诗集》、《四川文学》、《青年作家》、《星星诗刊》、《绿风诗刊》、《诗神》等发表文学作品数百篇,作品被收入多种选本。全国公开出版发行《沿江的歌》、《总有人会感动》、《爱情麦克风》国内首部诗集配光盘、《汪贵沿作品选》、《商旅追梦》、及国内首部诗歌影像集《涂鸦路上》、《栅栏内外遗落的文字》等七部作品集。四川方言体诗歌、skyiy1997【健鹰•宽诗堂】和【土裙部落】wangguiyan66公众号平台创始人之一。

微信号:13921181133



汪贵沿的诗




诗人是在寺庙里说话的人

 

左边一个言,右边一个寺

一定是在寺庙里说话

这些话与其说是经

不如说是诗

因为诗和经一样

一个悟字就阐释了一生

所以诗经也佛经

都是讲做人

 

写诗是禅悟

一种对生命与自然的理解

如果要当一个诗人

就一定学会打坐

学会发呆,学会孤独

学会和一片叶子,一朵花独处

说与众不同的话

做一些常人无法做的想象

 

诗和人站在一起

就成了诗人,诗人也是哲人

把简单问题复杂做

直线不是最短,转过弯就是艺术

耳朵里能飞出大象

蚊子和猛虎搏斗

鱼在天空飞翔,而且越说越不像话

 

诗歌是说话的载体

是一种神的语言

是灵魂出窍的胡言乱语

写诗的人没有逻辑

写诗的人不会有逻辑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经常和灵魂鬼混

 

所以写诗的灵性

就是来自疯子的逻辑

把不逻辑的思维

放在逻辑的地方

把病句放在正确的位置

如济颠一样,貌似疯癫

心却明镜

 

诗经常与莲花有关

与佛塔有关,与尘世情缘有关

七步生莲花七步成诗

一半是人间烟火

一半是未改初心

诗就刻在三生石上

诗就住在经堂里

 

诗人就是在寺庙里说话的人

今夜出家我为诗狂,诗为我疯

你为我捡起一串文字

挂在屋檐下做成风铃

每当有风经过

我便疯狂的想你,直到把你弄疼

疼成一种空灵

 



想念,成都宽窄巷子

 

在江南想故乡

必坐在宽窄巷子的餐桌旁

宽窄巷子太长了

长得如串串火锅的香味

走到哪里,哪里都成了故乡

 

有故乡的味道

就有宽窄巷子

就有四川方言的吆吼声

穿越堂前的巴蜀烟雨

穿越杜甫草堂的二百余首诗行

你就守在茅屋外,一等千年

 

从望江楼的翘檐回廊

到九眼桥的卧波长虹

我分明看见一个拈花女子

从蜀绣的针孔中走来

把川西的红月亮

挂在了城南的红照壁

 

这一照便是万里辉煌

这一照所有西南的墙壁都生辉了

这一照巴蜀的山水都柔情了

柔成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

漂洋过海,穿越古今

穿越大大小小的弄堂

 

想念,宽窄巷子

其实就是想念成都

想念远去的童年

想念一些妈妈的味道

听见唤归的小名,在多少个黄昏

刺破云层深处

这个声音一直留在天空

夕阳西下

我背着一个希望走在回家的路上

 

        2016.03.12无锡南长街

 



月亮是乡愁的影子

 

月亮是乡愁的影子

走到哪里都照亮每一寸肌肤

影子是一怀相思

相思圆了

圆在酒中就是李白

相思瘦了

瘦在梁祝就是飞舞的蝴蝶

 

千年秋思,半阙宫词

从大唐到江南

从江南到巴蜀

穿越尘世烟雨

牵一帘月色到川西

摆上一桌诗会

邀吴刚来献酒

请嫦娥来伴舞

吟诗作画,品千里桂香

 

今夜,让我们满上这多情的月光

不管对影成几人

只要一饮而尽,就能豪情壮语

再多的月色都会咬缺心事

枕着运河的柔情

静守一段光阴

始终想念故乡那一轮的满月

 

或许千年之前

我曾用你来海誓山盟

多少年挂在中天

多少年住在人间

住在我们的心上

醉倒了川西,醉倒了江南

醉倒了擦肩而过的前世宿愿

 

趁着这影子的光芒,举杯与天涯同醉

举杯与海角同歌

卷帘西窗

你就是我今生难以书写的惆怅

 



上海,泗泾古镇太古了

 

泗泾古镇太古了

古得不见了踪影

古得只剩下瘦瘦的牌坊

骑在头上像一条裤衩

 

我和汉江兄一路追寻

始终不见它的背影

不见了柳永,不见了辛弃疾

不见了《钗头凤》的爱情

 

只有模棱两可的方向

让阿叔阿姐不知所错的迷茫

只有小鱼儿的热情

使泗泾的水依然美丽缠绵

 

还有石生对时光的呐喊

驾驶他的枣红马穿梭

在字里行间

忙碌着诗歌与星星的碰撞

 

泗泾原来就是一条河

是上海的老根,可以直通宋朝

直通歌舞升平的宫殿

这个宫殿有长袖善舞

 

泗泾去了,去了远方

所有的传说都成了一种传说

泗泾的水就是一幅水墨画

流淌千年也流不尽小镇的沧桑

 

泗泾古镇,就剩下那一方塔了

塔成一方印盖在长长的画卷上

让遗落的古镇收藏我们心底

如逝去的青春,一去难返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