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上海郊区老头老太喝茶嗑瓜子的茅草亭,竟是中国几十年来最伟大的建筑

先锋空间 2018-06-19 04:35:02

用竹子和茅草搭建的这个小亭子,

为什么会被称作“全中国没有第二个能超得过的伟大建筑”?

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王澍,

竟然给予了这个建筑极高的评价。




来看看冯纪忠先生(1915—2009)的代表作,

位于上海松江方塔园的何陋轩,究竟有多牛!


我是王澍。最早我是在我们东南大学建筑系的资料室里,《建筑师》杂志上看到何陋轩的照片。

当时非常惊讶,它是一种特别中国的感觉,击打着我!当时中国整个建筑业,还停留在“革命现实主义”、“革命历史主义”的阶段,像这样的建筑不可能出现的。

我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济大学的冯纪忠教授。


他是用竹子的结构,茅草屋顶,像是中国山水画里在水边隐居的一个亭子,特别像元朝倪瓒的画的感觉。

我这个人有一个习惯,特别打动我的东西,不是直接奔过去看。我经常会与它保持距离,长期地辗转反侧之后才看。

像何陋轩,我1981年看到它的图片,真正现场看它,是15年之后才去的。在这15年里面,我经历了狂热地学习西方现代建筑、再批判中国当代建筑、再重新思考中国传统建筑的过程。1996年,我终于下定决心,到现场去看。

我认为,改革开放之后老一代建筑师里面,他是最出色的。

我仍然可以断定,在中国没有第二个可以超过何陋轩的建筑,

既让你感到震撼,又让你有种悲哀的感觉。


冯先生其实不只做了何陋轩,他是做了方塔园整个园林规划设计。

在这个领域,全中国迄今为止,我也没有见过超过方塔园的作品。带有一种隐隐的中国传统的气息,但整个手法又很受现代建筑的影响,最后两者合到一起,是一个想象中的境界,非常简洁朴素。



何陋轩其实是在方塔园一个很隐僻的角落里。真正的隐居之地一定是貌不惊人的。它是一个偶然的发现,没有一个专门的路线,偶尔走到一片小砖头墙,砌得也不算太好,但稍微有点特别,转了两个弯儿之后突然发现,有这样一个地方。



砖头墙是短的小弧线的墙体,我觉得冯先生一定很喜欢音乐,一看就是弦乐的感觉。



传统的建筑,都有很多柱子。现在技术突破了,柱子都可以拿掉了,形成大的空间。那么大的空间如何与传统结合,这是他在研究的。他用很细的竹子撑起了一个看上去很重的屋顶,举重若轻的感觉非常奇妙,而且是一个很现代的桁架式结构。



何陋轩的空间里,也是有高有低的。高度朝下走,一直引着你的眼睛,前面有一个小小的水塘。

其实这个水潭非常小,就像一碗水一样那么小,但是这个屋顶压下来之后,你看不到它的边界,觉得好像挺大的。

如果冯先生做一个20万平方米的建筑,很多建筑师很高兴,因为可以直接抄。但是如果做一个200平方米的何陋轩,你是没法直接抄的,中间要有转换,而这个转换很少有人想。

结构、材料、环境、空间等等,做一个建筑,无论是200平方米,还是20万平方米,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冯先生都已经一一作答。


何陋轩是一个文人的主题,用的是最简陋的材质,竹子茅草等等,实际上就是一种精神和伦理观念的宣示。面对这个世界,我要保持精神的自由,那可能就要付出代价,生活变得简陋。但是简陋的材料,恰恰宣示了我品格的高洁。

竹子应该怎么做,技艺的问题,冯先生都用了很多的脑筋。


所有竹子的节点的地方,他都用油漆做了一个描绘,感觉像是钢结构。这也是非常有趣的手法。




就像昆曲,讲究的是每一个身段动作都是清楚的,绝不出现含含糊糊。在冯先生的作品中你可以看到,每一个交接点都是清楚的,绝对没有含糊。这就是大师!



它有一个鞋,我称之为给竹子“穿鞋”。竹子怕水,但你要是把它保护得很好,它是非常耐久的。

它其实是一个现代建筑,不是传统建筑,意义就在于此。

没有说一定要用钢铁才是现代建筑。现代建筑是一种空间的精神!



冯纪忠先生,其实是中国建筑里的先驱者。

中国建筑师留美回来的,主要就是把西洋古典的那一套,盖了一个中国式的大屋顶。冯先生就不一样,他是在维也纳学习的。带有空灵感觉的现代建筑语言,是在维也纳诞生的。

维也纳有个很著名的建筑师,叫做阿道夫·卢斯,他有一句名言:“装饰就是罪恶的。”所以他们早期的探索,都是非常干净的语言,带有传统的优雅的气质。

冯先生回国之后,很重要地提出了“空间”的教学。建筑的核心是空间,不是装饰,不是样式,是空间。

他想要琢磨的,是怎么样把现代建筑的先锋精神和中国传统艺术的独立人格,两者结合到一起。这个结合是很伟大的,相当于是创造了一个新语言。



中国传统建筑也是以空间为主题的。我们几乎可以下一个结论,中国传统建筑,天然的就是现代建筑。但是我们认为它是“传统”,抛弃了它,完了我们变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门童,懵懵懂懂地去模仿抄袭西方的现代建筑。

这是非常愚蠢,无法描述的过程。

我想,有一天,冯先生微笑地想通了这一点,他就非常轻松地做出了这个新的作品。

高水平的文化的存在,其实是很脆弱的。清朝的文坛领袖袁枚,在南京做了一个随园。当年是独此一家的私人园林,文人墨客纷纷登门拜访。他和儿子说过大概这样一句话:“有一天我去世,你们能守住这个院子30年,我就心满意足了。30年之后,哪怕变成吃饭的饭馆,山村野老们聚会的场所,那是一定会发生的,我也不在意。”

我去何陋轩的时候也是一样,都是退休老人在喝茶嗑瓜子,非常嘈杂。我觉得还蛮中国的。中国社会的变迁,起起伏伏,就是如此嘛。



何陋轩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中山东路235号方塔园

电话:021-57838594


一条视频建筑栏目联系邮箱:architecture@yit.com




最热视频 | BEST








点击,更多美好生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