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窗帘价格联盟

他是少将, 他的堂弟表弟也都是少将, 堂兄弟相见竟然不相识!

陈冠任 2018-06-14 22:36:12

在解放军将领中,如今兄弟共为将军的不少,而在开国将军中,兄弟将军有,但不多。其中,三个兄弟同为少将的,可谓是十分罕见。他们就是戴克林与戴克明、程启文。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戴克林与戴克明是堂兄弟,共爷爷;戴克林与程启文是表兄弟,共外公。戴克林生于1913年,戴克明和程启文均生于1915年。

三人都是湖北红安县人,三家相距不算太远。

三人中,戴克林年纪居大,但参加红军最晚,可他有红军瘾。三人中戴克明首先参加红军。堂弟一走,戴克林就像丢了魂儿,只好与表弟程启文一起玩。两人每日琢磨的事情,就是如何参加红军。可是,由于年纪太小,他们多次被拒绝,红军的理由很简单:“你们还没枪高呢。”

1929年春节一过,没枪高的程启文却参军去了。他走的是后门——由一位表叔介绍,找到在当地活动的红军三大队长程绍山,好说歹说,才被收下了。由于走得太急,他没来得及告诉戴克林一声。

过了几天,戴克林去姨妈家找程启文玩,一听表弟参加红军了,竟连午饭都不吃就跑回家。之后,他也参加了红军。

他走的是什么入伍路子——无人知道。

几天之后,他在七里坪,居然见到了程启文。

戴克林参军时15岁,戴克明是13岁,程启文是14岁。

参军后,三兄弟虽然都在红四方面军,但是,兄弟俩天各一方,无法联系。

(程启文一家)

1939年,戴克林奉命去皖南参加新四军。一天,他来到了安徽省无为县一个兵站,与一个人同住一个房间。两个“陌生”人便相互攀谈起来。

戴克林先问道:“同志,你是哪里人?”未待对方回答,又说道,“听你口音好熟悉”。

“我是湖北红安人。”对方回答。

戴克林一听是红安人,瞪大了眼睛追问:“哪个湾子?”

“戴家塘。”

“你莫非就是道奎?”

“啊呀,你是道驹哥!”

道奎是谁?道驹是谁?

戴道驹,就是戴克林,戴道奎就是戴克明。参加红军后,两人都改了名字。兄弟俩战地重逢,悲喜交加。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热泪盈眶。哥哥问:“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戴克明。你呢?”弟弟问哥哥。

“我叫了戴克林。”

天下竟有这等奇事。两人分别十年,从儿童长成小伙子,哥哥参加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弟弟坚持了大别山三年游击战争。兄弟俩经历严酷的斗争考验竟然在全面抗战爆发后,都来到了新四军工作,且两个都把原名中排行的“道”改成“克”,一个叫克林,一个叫克明——两人相隔千山万水,都选了一个“克”字!

这天晚上,兄弟俩促膝长谈,直到黎明。吃罢早饭,又启程,各自执行任务去了。兄弟俩戏剧性的相遇,终成一段传奇的佳话。

随后,戴克林去了新四军三支队,戴克明去新四军四支队。有趣的是,程启文也在新四军,在戴克明所在的四支队政治部担任总务科科长。可惜的是,他与戴克林都不知对方在新四军,也没见过面。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夏戴克林与程启文才在南京会面。

三人都是少将,但不是1955年将军。

程启文在新四军干了一年总务科长就转行去了战斗部队,先后担任副团长、团长、支队司令员、军分区副司令员、副师长、师长,副军长。解放战争时在四野部队。于1961年晋升为少将。

戴克林在新四军担任旅司令部科长,后任团参谋长、团长、师长、副军长。解放战争时在三野部队,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

(戴克林全家)

戴克明则多是在机关,先是当电台警卫队队长、会计科长、组织科长,后来担任团政委、军分区副司令、副政委。解放战争时在中原军区部队,于1964年晋升为少将。

戴克明于1986年去世,终年71岁。

戴克林于1990年去世,终年75岁。

程启文于1994年去世,终年79岁。

欢迎关注陈冠任微信公众号:cgr0000001

长按二维码可订阅



友情链接